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四十一章 不觉得

  沈轩见众人一个个神情陶醉,心中不由一松,他一开始还担心这群修真世界的人听不惯现代歌,如此一来他便放下心来。
  “请。”
  沈轩随后就看向一旁走神的刘青云,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轮到他献丑了。
  刘青云脸色微变,如果是在之前他肯定毫不犹豫到中间开始边唱边跳,但现在看大家一个个陶醉的反应她就不由迟疑。他当然不认为沈轩唱的有多好,但耐不住她们都被这骚狐狸给迷惑住,现在他怕是唱什么都没用。
  刘青云皱着眉头思考该怎么应对,这可是关系到灵器灵物的比试,他必须慎重。
  这时候其她人也是纷纷回过神来,沈轩唱的大鱼实在令她们惊艳,她们也不知该如何描述,明明怪异,却只觉得耳目一新,沈轩充满磁性又温柔的天籁之音,荡人心弦,就算现在歌声依然在耳边环绕,让人忘乎所以。
  “妙啊,旋律绵长优美,歌词画面感丰富动人,从恢弘场景过渡到细腻情感,如诗一般直戳人心,再配上沈公子的妙音,着实让人惊艳,不知此歌何名,可是沈公子所创?”
  宫如月身为一国之主什么样的歌没听过,但沈轩这种奇怪却好听的歌曲她却是头次听闻,此刻实在忍不住问道。
  其实她还有不少问题,但怕唐突到公子家也只能憋在心底,方才唱这歌时,沈轩就连声音都是忧伤,充满故事,若非情真意切,又怎么会如此轻易打动到人。
  大家对宫如月的问题也都十分好奇,纷纷看向沈轩。
  “歌名大鱼,非我所创。上次被群贼人抓走,有幸遇到一位前辈高人相救,事后为了缓解我的恐惧,他唱了这首神乐。”
  沈轩说起这句话时视线一直盯着刘青云,而刘青云神色不变,感慨道:“沈轩弟弟也算是因祸得福,学到了别人的佳作。”
  沈轩眉头微皱,刘青云的话总给他带刺的感觉让他厌恶,他也不想跟他废话,催道:“到你了。”
  “你以歌代舞,以歌比舞,我何须要唱,就以刚刚那惊鸿舞与你相比,我可不想落个胜之不武之名。”刘青云嘴角一扬,舞是舞,歌是歌,他倒要看看大家怎么强行拿来相比。
  这与刚刚截然不同的态度,沈轩哪里会看不出他是没自信了,他好笑撇了撇嘴,跟小孩似的,不过他也不好说什么,以歌代舞毕竟是他提的。
  接下来自然就轮到胡安安,他也想逼刘青云唱曲,开始边唱边跳,不少人这才想起真正的歌曲是什么样的,但大家却是索然无味,没有沈轩的大鱼那么悦耳,那么打动人心。
  沈天雌也跟很多人一样都没心思欣赏胡安安的歌曲,见沈轩还悠哉欣赏胡安安的戏曲,沈天雌就觉得奇怪,忽然问向身边的沈千霜,“你可觉得轩儿这阵子有点古怪?”
  沈千霜先是看了沈天雌一眼,随即摇头,“不觉得。”
  “我还是觉得很不对劲,是不是他最近修炼压力太大了?”沈天雌不放心问道。
  “或许吧。”
  沈千霜默默为自己沏茶,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曲子,怕你飞远去,怕你离我而去……
  在胡安安唱完后叶晴微笑看向宫如月,“月小姐远来是客,而且见多识广,三位公子的胜负由你来定夺,不知可否?”
  有宫如月在场,叶晴自然把做主的机会交给她,而且这次她实在不好评判。
  “三位公子才德兼备,秋水城人杰地灵之名当之无愧。”
  宫如月没有客气,她也知叶晴维持三大家族的平衡不容易,把灵器给谁都会惹另外两家不舒服。
  “本小姐喜好云游四海,广交能人异友,可沈公子的一首大鱼,今日当真是头次听闻,实在是大开眼界,毫不夸张的说开阔了我对声乐的认知。”
  宫如月声音温柔如水,配上好听的话语不知多么让人舒心。她感到十分新奇,原先她还以为沈轩名不副实,喝口茶还能喷水……现在来看确实是才貌双全,歌好,人唱的更好。
  随后宫如月又看向刘青云和胡安安说道:“刘公子的惊鸿舞与胡公子的水仙同样不凡,只是歌舞难比,各有各的精妙之处,想必不管我选哪一位都会让大家不服,要不这样,头筹我加一件防身的二品灵器,另外两个名额各一个二品灵物,三位公子再以琴棋书画定输赢?”
  宫如月哪里看不出刘青云不肯服输,她把第一给沈轩,沈轩一定会落人话柄,还不如让他们好好比比琴棋书画,顺便送件灵器,算是给沈千霜个人情。
  宫如月之前了解过,沈轩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周围首屈一指的才男,夺个第一想必不难,她也相信沈千霜的眼光,顺便就丢出一块冰魄石。
  “月小姐好大的手笔!”胡一刀惊坐而起,二品灵器就算是筑基期修士都要眼红,这位月小姐到底是什么来历!
  众人也是一阵哗然,刘青云惊喜交加问道:“当真?”
  宫如月轻笑点头,看向叶晴,略微不好意思说道:“还请城主勿怪在下喧宾夺主。”
  “哈哈哈,无妨,我想在场没有谁不想看我们秋水城三位才子一较高低。”
  叶晴罢了罢手,宫如月还会在意她的感受让她真的很舒坦,难怪有那么多人追随她,不过叶晴现在实在太过震惊,为了这种事皇上竟然连二品灵器都拿出来,莫非她也喜欢美色?
  “我们一定要赢!”胡安安偷偷来到沈轩身边,激动说道。
  “……”
  沈轩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对于这些事他脑袋空空毫无记忆,但他绝对不能放弃,宫如月的二品灵器和两件二品灵物已经拿出来摆在桌面,他离家出走的话这些东西对他帮助极大!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枚戒指灵器上,金钟戒,能够触发一次二品金系防御法术金钟盾。
  触发后还能自动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自我充能,别提有多吸引沈轩,简直是为他这个要离家新人量身打造的保命灵器!
  下人先一步把笔墨和纸张呈上来,最先比的是作画。
  刘青云和胡安安看了一会立即动笔,而沈轩尝试回想画画技术,可惜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他也只能相信身体的肌肉记忆,握住了还用不习惯的毛笔。
  很快沈轩就知道自己信错了,看着被画得不成人形的叶晴,沈轩额头不由有一滴冷汗滑落,手中的毛笔甚至一不小心就被他给扮断,画成这样他怕不是都会被人打!
  见有人开始过来,沈轩豁然站起,巨大的力气一不小心更是把桌子给按塌,墨水四洒,成功毁了那副会被城主打的画像。
  大殿中不少人瞳孔皆是一缩,惊愕看着沈轩。
  “敢问在场的各位前辈同辈,可都是以修炼为主?”
  沈轩神色凝重,朗声问道,照这样下去他必输无疑,为了这些宝物沈轩不忍了,拿完就跑路。
  “当然……”叶晴愣愣应道。
  “没错,对我们而言修为才是根本,叶伯母,月小姐,恕小子直言,我辈修仙之人求仙问道,大道争锋,要比就该比修为!今日又是叶伯母的突破宴会,我想大家对此也是更有兴趣。”
  沈轩说完又看向胡安安,给他使眼色。
  大家都被沈轩惊得说不出话来,沈轩的修为有多糟糕大家又不是不知道,而现在他竟然想和秋水城五杰,今年就有希望拜入六大仙宗的刘青云比???
  胡安安很是迟疑,就算沈轩有认真修炼,他还是认为跟刘青云比琴棋书画更有胜率,可见沈轩不断暗示,他只能硬着头皮附和道:“安安也是这么认为。”
  “这……”
  叶晴不敢做出决定,而是看向宫如月,按理说沈轩说的没错,可他们是男的,在这些场合比琴棋书画实在太过平常,还能给她们这群大老娘们助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