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三十八章 小儿特准备献舞一曲以示祝贺

  沈轩深思之际不知不觉来到城主府的大院中,此时此处聚满了不少人,皆是欢声交谈的声音,其中基本都是女声,格外的响亮。
  今日整座秋水城都是如此,大街小巷处处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特别有节日的气氛。
  城主突破对平民百姓来说也是件好事,她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能够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生存,靠得就是强者的庇护,城主越强,她们也就越安全。
  沈天雌直接带着沈轩和沈千霜进入大殿之中,就像电视中看过的皇宫一样,天花板何其之高,金碧辉煌,大气磅礴。
  大殿左右两侧,摆着不少蒲团与小桌,一人一对,不少人已经盘坐那里,很有修炼之人的风范。
  能进入大殿的显然都是贵宾,秋水城的大家族都在其中。
  胡安安矜持坐在一位妇人旁,在这场合他格外乖巧,只是对着沈轩眨眨眼睛,然后一动不动,端庄坐着,但沈轩注意到他时不时偷偷看向沈千霜,还莫名其妙脸红害羞……
  胡安安身旁的妇人比沈天雌还要年长,外貌与胡安安有几分神似,想必就是胡安安的母亲,胡家现任家主胡一刀,筑基中期的修为!
  见到沈天雌,她就大笑道:“沈老妹你闺儿生得这么俊俏,也难怪会被人掳走,要不嫁入我胡家如何?我们胡家一定会好好照看他。”
  沈轩听到这话就蛋疼,他总觉得自己随时会有被嫁的风险。
  如果是别人提起沈轩被掳之事沈天雌一定会大怒,但对这位时常口无遮拦的人她却很无奈,只是带着沈轩坐到她身边,嫌弃道:“等你那女儿什么时候会顾及自己形象再说吧。”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感到好笑,胡家的女儿是什么样大家都知道,满脑子只有修炼,每次出现都是匆匆忙忙,披头散发,就跟野人一样。
  胡家本来还有位大女儿倒是不错,可惜早已命丧妖口。
  沈轩看到了刘百合和刘青云坐在他的对面,今天这两人也是盛装打扮,尤其是对他视若无睹的刘青云,那身显眼的青衣领边还有巨大的花边,相当骚气,而刘百合则是一身靓丽的黑裳,对他微笑点头。
  这时候沈轩立即感到一丝寒意,他下意识就看向身边的沈千霜,果然,此刻她寒着脸,就跟看死物一样看着刘百合。
  这股寒意不是只有沈轩可以感受到,本来还算嘈杂的大殿中徒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骇然望向沈千霜。
  刘百合哪不知沈千霜是在警告她,她面不改色,还对沈千霜笑了笑,然后起身,向沈天雌抱拳问好。
  “你家那老家伙还没出关?”沈天雌停下与胡一刀交谈,问向刘百合,同时按住沈千霜的肩膀。
  “刘小女你还是劝刘老鬼早日出关,天赋不够就不要强行突破。”胡一刀阴阳怪气说道,话中含有嘲讽之意,让大厅气氛瞬间严肃起来。
  她与刘家主一直不和根本不是秘密,曾经刘家窥视胡家的火云石矿利益,两人没少动手。
  “家母还在闭关。谢胡伯母关心,小侄必将转达。”
  刘百合抱手感谢,看起来没有丝毫动怒,还是那般谦谦有礼,让胡一刀冷哼一声,不管是快要突破筑基期后期的死对头,还是人家优秀的女儿,都让她很不爽。
  这里显然长幼有序,沈轩也跟别的年轻人一样,沉默不语,默默听着长辈们说话,在谈话中他了解到不少信息,比如今天来参加的都是秋水城之人,城主也算借机感谢下大家一起维护秋水城安稳。
  在沈轩认真聆听之时,坐在旁边的沈千霜忽然一声不吭拿起自己的一盘桂花糕放在了沈轩桌前。
  沈轩惊疑看了过去,可沈千霜别说是说话,连一个表情都没有,就算沈轩道谢也没点反应。
  沈轩大脑急速运转起来,沈千霜不是怀疑他么,怎么还会分他好吃的?还是说这也是试探?又或者纯粹是他想多了,沈千霜其实只当他记性不好?
  沈轩这时候也在拼命翻找脑海中与桂花糕有关的记忆,可惜什么都想不起来,最后决定不管怎么样都要跑路,另一边的沈天雌和胡一刀聊完他被掳的事情后又很自然聊到他嫁人的事上,两人相谈甚欢,胡一刀表示她女儿其实没有传言那么不堪,每个月都有好好洗一次澡。
  然后沈天雌承诺只要胡安安的姐姐能够注意点形象,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有时间两人可以交流一番。
  沈轩都已经听不下去,干脆神游天外,在脑海中演练风神腿,这门武技他这两天也没少研究,武技修炼方法就在他手上,他说不定可以自己练成。
  在所有人都到齐后城主叶晴终于出现,她神似叶云欣,但看起来十分健壮威猛,走起路来也是大步流星一般,让沈轩莫名汗颜。
  在她身边的是一位气宇非凡的绝美女子,而叶云欣则跟在她们身后,两人走在一起,让本来还挺漂亮的叶云欣像是绿叶一般平凡。
  “抱歉诸位,在下来晚了。”
  叶晴向大家抱拳道歉,随即请宫如月坐在在主位旁边,在宫如月坐下后她才忐忑坐到主位上。
  如果不是宫如月想低调,叶晴都想让她坐在主位。
  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出了宫如月的不凡,就坐在城主身边不说,身后还站着两名让人看不出深浅的侍卫。
  不等大家好奇发文,叶晴就主动介绍道:“这位是对在下有恩的,月小姐。”
  叶晴没有多做介绍,话罢就闭口不言。
  “原来是叶姐的恩人,幸会。”
  沈天雌眼睛一亮,率先向宫如月表达了善意,她单从宫如月的高贵气质上就知此人非富即贵,人中凤龙,来历必定不凡,绝对可以列入沈轩婚配候选人的前三名!
  又在感叹修仙世界俊男美女的沈轩心中莫名一寒,看着眼睛发亮的沈天雌,他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能猜到这位母亲在想什么。
  “想必前辈便是曾凭一己之力击杀数头妖兽的沈家主吧,有礼了。”
  宫如月没有自持身份,面带温和微笑,起身对沈天雌拱手行礼。
  接着她又对着沈千霜和沈轩一一作揖,温文尔雅的态度让沈天雌更加满意,她已经准备私下问问叶晴看她的来历。
  其她人也是纷纷向宫如月示好,有本事有恩于城主的人,有机会交好当然得交好。
  看着与大家好像一见如故的宫如月,叶晴的脸颊不知什么时候有一滴汗水滑落。
  她怎么也没想到皇上会亲临她的突破宴,甚至送来重宝,现在她哪还管的了自己的事情,满脑子都在想该如何让皇上觉得不虚此行。
  一声声恭维与恭贺让她索然无味,原本她是想讲解突破的经验,可想到皇上身边那么多强者,想必是看不上她的经验。
  就在她苦恼宫如月会对什么感兴趣时,沈天雌主动说道:“叶姐突破实乃秋水城之幸,小儿特准备献舞一曲以示祝贺。”
  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沈轩脸都要绿了,他才跟沈天雌透露他从马车跳下来不小心扭到脚,最近身体也有点不适,哪知沈天雌二话不说就站起把他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