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二十二章 男孩子不要太野蛮

  想要自给自足自然是需要赚钱,那些修炼资源都可以用金钱买到。
  “话说那些穿越者好像都是靠各种金手指,炼丹药,杀人夺宝还有出门捡神器发家致富,或许……”
  沈轩这时候自然而然想到了那些小说主角,羡慕他们是挂比的同时又觉得炼丹可行,这里这么多人修仙,连那种直接让人长生的丹药都有,炼丹师一定是世界上最成功最顶尖的职业,他若是可以炼丹必然前途无量!
  沈轩越想越觉得太行了,他要是会炼丹哪还需为资源烦恼,他完全可以帮人炼丹,然后收他们材料修炼。
  沈轩再也坐不住,马上在床头的一堆书籍中寻找有关于炼丹师的书,在之前他已经吩咐过小雨让他准备各种书籍。
  很快沈轩便找到目标,看了一会后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样,炼丹师就是世界上最有前途的职业之一,地位崇高,受人尊敬,毕竟不管哪位修仙者都离不开丹药,凡人逆天改命不知何其艰难,若是没有丹药的辅佐,每次突破都得面临巨大的凶险。
  当然,想成为炼丹师极其困难,需名师指导,还要投入大量的资源与时间,并且对自身修为也有一定要求,还需要极高的天赋与悟性,可以说缺一不可,这导致炼丹师数量稀少,就像保护动物一般稀缺。
  炼器师,阵法师还有符师同样如此,她们都是世界上最尊贵的职业,社会地位崇高,无数宗门愿意供养她们,无数美男投怀送抱……该死的,书写这种书籍的人为何特意提到这些,到底如何不正经……
  对这种人生赢家一般的职业沈轩自然是无比向往,可他意识到短时间内他根本没办法成为炼丹师,他现在除了帅外一无是处,连会教人炼丹的戒指爷爷都没有,更别提还需要大量资源学习,他现在不就缺资源修炼。
  “难办了。”
  苦恼的沈轩不知不觉走出房门,忧愁望着太阳逐渐升起的东方,喃喃自语,“这功法不适合穷逼……”
  沈轩郁闷之后又开始练拳,学着沈狗盛她们那样对着院子里的大树打拳,据大家所说凝体境就是需要拼命锻炼自身,而且他也得习惯挥拳头,毕竟想参加六宗大比与人打架是少不了的。
  沈轩学着电视中看到的拳击手那样,对着大树试验,越打越是来劲,这种感觉很棒,一拳一拳全力轰在树干上,而且拳头一点也不会受伤。
  “你在做什么……”
  冷冰冰的声音让沈轩不用看也知道来者是谁,他急忙停下动作,看向……呃,她怎么站在墙上?
  一袭白装的沈千霜立于两个院子的阻墙之上,她蹙着眉头不解看着沈轩,随即就飘了下来,宛如九天仙女,白裙飘飘,让人心动。
  沈千霜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心中却是翻江倒海,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平日里举止还算端庄的沈轩现在像个泼猴一样,对着一棵树蹦蹦跳跳,打打踢踢……
  “千霜姐早啊。”
  沈轩先自然打了个招呼,然后解释道:“我在练拳,毕竟我也是个凝体期的修炼者。”
  “练拳也不是像你这样……”
  沈千霜都有点哑语,她本是处惊不乱,泰山崩塌也能面不改色之人,但现在却有点动容。
  “看清楚,灵力汇聚于手掌,对着目标,冻。”
  沈千霜对着大树伸出如雪一般的手掌,冻字一落,周边突然喷发出无数寒气,一转眼功夫,那棵大树已经变成一座晶莹剔透的冰雕!
  沈轩双眼几乎都要瞪了出来,他这个凡人何时见识过法术,太强了!
  “男孩子不要太野蛮,你要练就练法术,现在安心修炼,等你到了凝气境开始凝聚灵力时我教你几个防身法术。”
  沈千霜也不知是天生说话如此还是现在就是这个意思,冷淡的话语中透露着不容拒绝之意。
  “大家不是都有练拳?”这话沈轩就无法认可了,他还得参加六宗大比,外加修炼天绝霸体,绝对是离不开拳脚功夫。
  “你是千金之躯,怎可与其她人相比,还有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衣衫不整的,成何体统,你……你不穿肚肚……肚兜!!!”
  沈千霜不满拉了下沈轩的衣服,随即却如触电一般缩回手,脚步慌乱连退,震惊看着沈轩。
  “呃,忘了……”
  沈轩愕然,没想到他不穿肚兜能把高冷无双的沈千霜吓成这样,沈轩都不知道沈千霜还会有这样的一面,完美无缺的容颜顷刻间如醉酒般微醺红润,煞是让人惊艳。
  当然,沈轩不是忘了,他丝毫没有要穿肚兜的想法。
  “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忘!快给我进屋,把衣服穿好!”
  沈千霜难得失态,盯着好像天真无邪的沈轩,严重怀疑沈轩是气不过昨日不教他法术,故意戏弄她,她一个女的都时时刻刻穿着肚兜,更别说沈轩一个男儿家!
  但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该不穿肚兜,一个男的到底是如何浪荡才会不穿这种贴身衣物,沈千霜背过身,急忙催促沈轩快点进屋,都顾不得责骂他,一想到站在眼前的沈轩不穿肚兜,她的脑袋就一片混乱……
  沈轩摸了摸鼻子,换位思考的确奇怪,他现在应该就跟原先世界不穿内衣的女性一样,还是在古代。
  还别说,这么一想沈轩发现他好骚啊!
  不过再想想自己穿肚兜,那特么不是更骚吗?这就陷入两难的境界……
  沈轩也懒得在这种事上多说,他装模作样回到房间,过了一会才打开房门,这时候沈千霜已经恢复回平日里的样子,不,比平日里更冷了,沈轩一开门只觉得一阵寒气扑面而来,站在门口的高挑沈千霜已经寒着脸走进来,又重新把他逼进房间。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你男孩子家家怎么能连亵衣都不穿!听闻昨日还和上官菱,孤女寡男一起独处,你小时候念的三从四德、男诫、烈男传都忘了吗?你难道不知道她会对你不轨或者败坏你的声誉?”
  沈千霜拿出姐姐的威严,一步步逼退沈轩,越说声音也是越冷,身上传来的无尽压力让沈轩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沈轩这时候都傻住了,男诫和烈男传又是什么鬼,还有连和上官菱见面的事都冒出来,看来有护卫偷偷跟沈千霜告密。
  沈轩总算是体会到家教严厉是什么情况,或许这确实为他好,但说实话,自由惯的沈轩不喜欢被严管,这时候他已经止住脚步不再后退,身后就是桌子,他也懒得管带球撞人的沈千霜会不会撞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