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二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什么东西?娶我为夫???”
  已经做好对方发难准备的沈轩顿时懵了,他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东西……呵,确实,我上官菱确实配不上你。”
  上官菱见沈轩就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嘲讽,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吸着冰凉的空气,上官菱不禁自嘲笑了起来。
  虽然脸笑了,但她的明亮双眼中却毫无笑意。
  “你沈轩貌美无双,天资聪慧,又是沈家少爷,而我上官菱平平无奇,天赋也是奇差,任何人提及此事都知道我上官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啥?这还平平无奇?
  已经很混乱的沈轩听到上官菱睁眼说瞎话越来越是混乱,他上下看了看这位身材出众,漂亮可爱到可以碾压无数明星网红的少女,实在看不出她到底哪里平平无奇。
  还有到底是什么情况,沈轩完全无法理解,怎么好像他这边才是想退婚的一方,最主要听起来是自己不想嫁给这位美少女???
  沈轩很确定自己还是个男的……
  “菱儿闭嘴!还不快坐下!”
  上官岚见女儿失态,立马怒声呵斥。
  “娘,我已经不是小孩了,这件事由我自己解决。”
  上官菱倔强站着,视线坚定不移固定在沈轩身上,她不想母亲再因她蒙羞!
  解除婚约她认了,但沈家竟然连个当事的正主都没出来,只是派个养女,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母亲说出解除两家婚约,让她母亲丢尽脸面,这已经触及了上官菱的逆鳞,她母亲怎么说也是声名在外的一族族长,而现在却再次因她而成为大家的笑柄!
  上官菱知道沈天雌是个顶天立地的真娘们,向来重守承诺,就算她是废物,沈天雌还是遵守年轻时与母亲的约定,坚持要把如花似玉的儿子下嫁给她,不然这种可笑婚约也不会拖到现在,还有她刚刚毫不知情的反应,都说明了幕后主使应该就是沈轩。
  其实上官菱不用猜也知道,虽然从小到大只见过几次面,但沈轩一直对自己这个未婚妻嫌弃有加,甚至认为自己与他的婚约是他的人生污点,怕是做梦都想废了这段姻缘。
  上官菱也有自知之明,因顾全两家脸面与关系,她没有主动解除婚约,只是私下跟沈轩承诺她闭口不提此事,会当做是双方长辈酒后戏言忘却,她也会想办法说服大家,可沈轩却还是做出这种事来,明显是不放心她,怕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原本上官菱是真的想解除婚约,但现在她不想了,她就要把这个看不起她的男人娶回家!
  上官菱越想越怒,再次恭恭敬敬对着沈天雌抱拳,朗声说道:“沈伯母,菱侄女明白如今的自己根本配不上沈轩,但请给我五年时间,五年内我一定挑遍烈阳国所有年轻天娇,成为全国年轻一辈第一人,到时候还请把沈轩名正言顺下嫁于我!当然,若是做不到,就当我上官菱没这福分。”
  ”菱侄女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沈天雌听到这话,纠结的脸色顿时一肃,这话可不能乱说,想当全国年轻一辈的第一,这话要是传出去上官菱不知道会惹怒多少人,而且人家可不会跟你客气,拳脚无眼,决斗时被打死简直不要太常见,
  上官菱是什么货色沈天雌很清楚,六岁修炼,一修炼就遇到瓶颈,一卡就是十年,现在街上随便抓个修炼者过来都能打得她满地找牙……
  “我知道,还请伯母同意。”
  上官菱神色认真,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她接着又看向自己的母亲,突然五体投地跪了下来,咬着牙,坚定说道:“也请母亲同意。”
  “这……”
  沈轩虽然目睹了一切,但他还是不是很清楚到底是啥情况,怎么这个女的好像要娶他的样子,还为了能配的上他要挑战全国所有年轻天才?这正常吗?
  可好像就他觉得不正常,另外两个长辈此刻的神色可是非一般的严肃!
  上官岚低头看向自己的女儿,沉默片刻后认真询问道:“你真的做好决定了?”
  “是。”
  “不后悔?”
  ”不后悔!“
  “哈哈哈,有种!不愧是我上官岚的女儿!”
  上官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格外响亮爽朗,笑得一边的沈轩差点以为她是哪里来的糙大叔。
  哦,对!
  沈轩总算发现了哪里不对劲,他从这几个女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特别不适合她们的气质,就比如他旁边的母亲,外貌上明明是个风韵犹存的贵夫人,但却有着一种十分威严的气势,坐姿也是大开大合,就像是一方霸主,而那个刀疤妇人就更夸张了,给沈轩的感觉就是披着女人皮的铁血硬汉!
  上官菱同样如此,身为女的被退婚不哭不闹,反而不是咬牙就是握小拳头,还傻乎乎说着要挑遍天下无敌手然后娶他,就差来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他特么到底是穿越到什么鬼地方……
  “你还笑得出来,你该不会真答应吧?”沈天雌愕然问向还在大笑的上官岚。
  “我怎么可能阻止想要前进的女儿!五年,要是在五年内她真把烈阳国所有年轻天才踩在脚下,到时候你敢不把儿子许配给她,我非与你决一死战不可!”
  上官岚眼神犀利看向沈天雌,神情就跟刚刚的上官菱一般认真。
  “她要是真能达到那地步,我无话可说,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爷们唧唧的,怎么跟个男人一样。”
  上官岚不满打断沈天雌的话,然后神色复杂看向上官菱,沉默一会后才沉声开口,“在确定你天赋奇差时我就想断了这门亲事,你配不上人家,但既然你如此不甘,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走,从今天起给我拼死努力,你被别人踩在脚下的尊严,终归还是要靠自己一片片捡起来!”
  上官岚话落就起身离开,也没跟沈天雌道别。
  “老岚……哎……”
  沈天雌望着步伐不稳的上官岚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一叹。
  上官菱临走前对着沈天雌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随后又看向沈轩,认真说道:“我上官菱现在的确只是一介废物,但不代表我一辈子都是废物,你就继续保持现在貌美如花模样,等着我来娶你,嘿嘿……”
  上官菱说到最后,一直板着脸突然对着沈轩咧嘴笑了起来,一双大眼睛都弯成月芽状,配合着耳坠碰撞清响,说不出的俏皮可爱,让沈轩都忍不住一阵失神。
  “神经病啊?你才貌美如花!”
  沈轩回神过来终于忍不住爆发了,这都啥跟啥?
  “哈哈哈!郎艳独绝,世无其二,当我上官菱的夫婿正好!”
  上官菱俏皮欢笑,转身离去,清脆悦耳的笑声特别容易感染人心。
  “慢着!”
  沈天雌忽然叫住上官菱,随手一抛,一个细小盒子直接飞向上官菱。
  在上官菱仓促接住后沈天雌才继续说道:“既然菱侄女已经做好了决定那我也不说什么,几颗聚气丹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聚气丹!”
  上官菱微微色变,只觉得手中的小盒子顿时变得沉重起来,这可是炼气神丹!
  “谢伯母。”
  上官菱郑重道谢一句才带着盒子离开,她很想谢绝,但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她很明白自己需要这个。
  沈天雌望着上官菱离去的方向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从刚刚她接盒子的反应就可以看出她真的不行,但沈天雌还是看向沈轩,“没想到她这么有魄力,以前是我小看她了,说不定将来你真的要嫁给她。”
  “我真的得嫁……嫁人???”
  沈轩捏着要炸的脑壳问道,他现在不是一般的混乱,这到底是什么鬼世界,他是男的啊!要嫁人这么恐怖的吗?
  “当然,女大当婚,男大当嫁,你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沈天雌肯定点头。
  “呃,我还不急,再……”
  “母父之命,媒妁之言,其她事可以由着你胡来,但婚姻大事必须由我说了算!上官菱要是真有本事,你必须得嫁给她!”
  沈天雌的脸瞬间沉了下来,直接打断沈轩的话,随后她更加不满说道:“你姐也是越来越胡闹,竟然提都不提,直接跑去解除你的婚约!该不会是你拜托的吧?”
  说到最后沈天雌怀疑看向完全懵的沈轩,她这次真的很生气,沈千霜竟然擅自跑去找她的生死之交,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开口解除沈轩的婚约,虽然她也想解除,但怎么能如此无礼!
  她一直在等合适的机会,都准备了珍贵无比的聚气丹以表愧疚,结果被沈千霜搞得一团糟。
  沈轩看了看不讲道理的沈天雌,然后转身离开。
  “轩儿你去哪?”
  “睡觉。”
  沈轩现在只想回去再睡一觉,他怀疑都是幻觉,这里实在太不正常了!
  “还是先吃点饭吧……”
  沈天雌张了张嘴,心里明白沈轩一定是气她把他许配给上官菱,但她怎么感觉自己的儿子一天到晚都在睡觉。
  不过沈轩除了睡觉好像的确没什么事可以做,这孩子从小对修炼和琴棋书画都很有天赋,可惜一直兴致缺缺,怎么劝都不听。
  沈天雌也从没逼迫过他修炼,毕竟沈轩是男的,不是女的,女的将来要成家立业,扛起重担,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女人不止要修炼,还必须要强,不然将毫无立足之地!
  而男的只要懂得相妻教女就行,古往今来,一向如此,何况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可不舍得让沈轩步入腥风血雨的修仙世界,她自会保护好他,沈轩就算嫁人也一定是嫁给一位优秀到可以保护他,让他一生无忧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