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六十八章 你这男人不对劲!

  “多谢叶姑娘,不过我没事……”
  沈轩没想到这时候叶子悦都敢仗言相助,尽管听起来十分怪异,但他还是真心道谢,然后看向挠头的凤傲天。
  “为了不吓到人我才特意把脸挡起来,你确定要看?”
  沈轩看着安然无恙的凤傲天眉头不由一皱,凝气境的对手还是有点难顶。
  “吓不吓人要看过才知道。”
  凤傲天总觉得沈轩在糊弄她,修仙之人再丑也不会丑到哪里去。
  时间不足,凤傲天没再废话,干脆丢掉手中的刀,与沈轩徒手相接。怜香惜玉之心她还是有的,只是想看下脸而已,本来她也没那么想看,但沈轩越是不肯,她就越想要看,这还是第一次有同辈男人骑在她头上……
  “害。”
  沈轩叹了口气,如果好言好语他说不定还会考虑,现在这态度不是在逼他动手,不能鼓励没礼貌之人。
  “你应该尊重别人的隐私。”
  沈轩也不管她是龙傲天还是龙傲地,一腿狠狠扫向她,两人立即战在一起。
  在战斗中沈轩发现这个女人也很扭曲,符合这个坑爹世界的尿性,抓住他的腿后竟然还嘿笑夸道,“俏腿如枪,世间至宝!”
  “找死。”观众席上沈千霜目光森然,冷冷吐出两个字。
  沈轩神色凝重,迅速挣脱开凤傲天,风神腿运用到极致,一双腿如打沙袋一般对着凤傲天狂轰猛砸,在沈轩猛烈的攻击下就算是凤傲天也只能转攻为守。
  风神腿威力巨大再加沈轩的双腿已经炼得坚如磐石,每一腿都能在地名砸出一个大坑,嘭嘭嘭的轰鸣声十分震撼眼球,让周围的人目瞪口呆。
  “是芳香脚!”
  另一边擂台上的刘青云受到吸引,一眼便认出沈轩使用的是芳香脚,尽管沈轩的芳香脚更加刚猛霸道,但这肯定就是芳香脚!
  沈轩发现即将突破的凤傲天也没有想象中的不可对付,攻势瞬间变得更加猛烈,既然如此那就借用她来让金刚宗明白他这个男人炼体炼得比女人还要强!
  “肌肤如雪,拳如精钢……”
  凤傲天面色略显憋屈,本来她还准备让一让,免得被人说欺负男人,结果这男人真她爹的凶猛,转眼间把她逼到擂台角落,被踢中的地方也是疼得不行,可她却不敢大胆反击,还得分神压制自己突破。
  到最后凤傲天实在忍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她这个大女人的脸就丢尽了。
  “五行掌!”
  凤傲天一声怒啸,双掌如铁如游龙,不仅硬接下沈轩的腿攻,还伸手抓向沈轩脸上的面具,沈轩险之又险躲过,两人直接缠斗起来,在擂台上打得难分难解砰砰啪啪作响。
  现在不止是观众们目瞪口呆,就连凤傲天眼睛都要掉了出来,她的五行掌极为刚猛,就算是女人都得暂避锋芒,结果眼前男子还敢跟她全力硬碰,最主要他一时之间还真扛住了,就算扛不住被她击退又会马上扑上来,甚至还要和她以伤换伤,打法比她还要凶猛!
  “我抽!你这男人不对劲!”
  凤傲天实在忍不住吐槽一句,一掌把沈轩拍退后她再也挡不住灵力,周围灵力突然强行灌入她的身体,让她全身一颤。
  “不对劲的是你!”
  沈轩这时候不得不停下,只见大量淡蓝色灵力在眼前浮现,朝着凤傲天涌去,灵力之多,甚至遍布了整座擂台。
  沈轩就算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突破凝气境也知道这不正常,更别提周边人都在尖叫。
  修炼者在步入凝气境时就会开始凝聚灵根,一个人的仙缘有多强,凝聚的灵根就会多好,灵根代表着修仙天赋和修行五行法术时的五行相性,可以说是修仙之根本!
  排除废灵根,灵根分为下中上极天五品,寻常修仙者一般只是下品灵根,天赋好点的也就中品,至高上品。
  而极品灵根传闻非要十世功德才能换得,至于天灵根那是绝世罕见。照凤傲天这架势,她凝聚的灵根至少是上品灵根!
  六大仙宗的各长老激动的脸色涨红,上一位能让她们如此惊艳之人也就只有沈千霜而已,据说是上品变异冰灵根。
  “凤傲天是吧,我乃御剑宗长老范雪,愿收你为亲传女徒!”
  “老妇乃金刚宗长老,安铁可,也愿破例收你为亲传女徒!”
  ……
  六大仙宗除了玉男宫外,所有长老都纷纷表示愿收凤傲天为亲传,在她们因为收徒而争吵之时,沈轩却发现这些犹如实质的灵力他可以用天绝霸体直接炼化。
  这种好机会沈轩自然不会放过,本来他是要等到凝聚出灵根才能炼化这些天地间的灵力。
  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在凤傲天身上的时候沈轩趁机吸收,大量的灵力在擂台汇聚,大家一时也看不出什么异常,在场的所有人中可能也就只有一直盯着沈轩,和知道沈轩功法的沈千霜知道他在干什么。
  待台上的灵力消失的差不多了沈轩才急忙停下来,而这时候凤傲天已经凝聚出变异灵根,风灵根,听着周边又是一声声惊呼声,沈轩都已经麻木了。
  正式突破到凝气境的凤傲天没有再对沈轩出手,郁闷抓着头,说道:“你说你一个男儿家没事干嘛把身体练得这么夸张……哎,我这人好奇心特别重,想做的事没做成觉都不会睡好。你也看到我是天才,打个商量,让我看看你的脸,过得去的话本小姐以后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恐怕不行。”
  三号擂台上,上官菱的悦耳声音忽然传来,在把对手一脚踢飞后她扭头看了过来,看着凤傲天,咧嘴甜笑,“那是我未过门的相公,这位天才请不要再骚扰他,不然别怪我不讲道理。”
  说到天才两字时上官菱脸上的笑容更甜了,她已经认出沈轩了,这狂暴的战斗方式,还有声音,不是沈轩又是谁。
  “哦?”
  凤傲天眯着眼睛看向上官菱,怎么感觉比她还要狂妄,都亲眼见到她突破时引起的异象还敢说这样的话。
  凤傲天的视线自然而然落在上官菱广阔的胸怀……这人她不知怎么特别的反感,笑起来似狡猾的狐狸,随即她又看向沈轩,问道:“你是她未过门的相公?”
  周围又是一阵愕然,这又是一出什么大戏,今年的六宗大比难不成还要上演什么感情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