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二十八章 你娘子要撑不住了!

  “住手!把武器放下,不然我杀了你同伴!”沈轩提着大牛对把上官菱逼入死角的邓云威胁道。
  然而邓云置若罔闻,头都没回,对上官菱的攻势还越来越猛。
  “够狠,连自己的姐妹死活都不管。”
  沈轩脸色难看,他的右拳都疼得抬不起来了,真没把握对付明显比大牛还可怕的大姐。
  这人属实彪悍,拿着小匕首就轻易把拿着长剑的上官菱压着打,还能时不时砍中她一两下。
  “相公快点跳个小舞或者嗯哼几声!你娘子要撑不住了!啊!”上官菱话还未说完又中了一刀,距离命球子还极近,吓得她胸口发凉。
  “你怕不是傻了……”
  沈轩差点绊了一跤,他正准备偷袭邓云,然而上官菱这么不知配合,竟还叫他跳舞,有时候沈轩真的特别好奇这里女人的脑子结构。
  见邓云转过来,沈轩心头一震,此刻的邓云未免也太过奇怪,满面通红,一双眼睛死盯着他不断喘着粗气。
  “爷爷的。”
  邓云暗骂一声,只觉得沈轩是那么的诱人,就连声音都撩人到极致,把她一切的注意力都被吸走了,吓得她直接在自己身上扎了一刀,剧烈的疼痛才让她稍微清醒一些。
  沈轩看得冷汗直冒,这里的女人杀红了眼,竟然连自己都捅!他幼小的心灵今天是何其震颤!
  “我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邓云暂时没管沈轩,疯了一样扑向上官菱,她现在只想快点解决上官菱,她很清楚自己思想已经不流畅了,满棍子都是脑子。
  “等等!沈轩你为何宽衣解带!”
  上官菱狼狈躲闪之余还不忘冲沈轩喊了一句。
  若是平时邓云绝对会无视,可此时听到这话她全身一震,下意识扭头,只是很快她便意识不妙,但还是慢了一步。
  “一步穿心!”
  原本只会躲闪格挡的上官菱,忽然目光一凝,娇喝一声,一剑飞刺而去。
  这一剑快到就连邓云这样凝力境中期的修炼者都没办法躲闪,准确无比刺入她的心脏,让她一声闷哼,举起匕首就想和上官菱同归于尽。
  眼看邓云最后一击要扎中上官菱的眼睛,沈轩及时赶到,从背后直接把邓云的手扣到身后。
  “卑鄙……”
  邓云充满不甘瞪着上官菱,没想到她还藏着一个这么厉害的武技。
  “若能活下去,卑鄙又何妨。”
  上官菱冷哼一声,抽回长剑。
  邓云疲倦闭上双眼,意识逐渐模糊,是啊,她从一个穷苦人家到炼体大成,再到离修炼仙人法术只差一步,靠的不就是卑鄙,无所不为,可惜,儿时的梦想明明就要完成……
  “谢了。”上官菱虚脱般坐在地上,不忘感谢沈轩一句,她很意外沈轩竟然还有点用处,印象中明明是个娇生惯养的没用少爷,想到这,上官菱脑海中又不自觉浮现出沈轩对战的画面,又突然凌乱了……
  沈轩默默审视着邓云尸身,久久难以平静,上官菱的大眼是眨都不眨一下,他算是彻底明白这个世界的残酷性。
  “方才的无礼之言请不用在意,全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
  上官菱没有多解释,这种暗器效果出乎意料的妙,她还想多搞点,这东西可比灵符便宜的多。
  想到灵符上官菱就是一阵肉疼,灵符可是珍贵至极的宝物,就算只是封印着一个小法术,但价钱也是高昂的吓人。
  上官菱心疼得马上翻找邓云的尸身,期望能找到什么好东西补偿。
  “你不先处理下伤口?”
  沈轩问道,上官菱身上明明有不少伤痕,少女雪白的肌肤皮开肉绽,更是插着几把飞刀,而她竟还跟没事人一样在翻尸。
  “咦!你是在担心我吗?是不是我救了你,让你芳心暗许。”
  上官菱停下动作,饶有兴趣看向沈轩,她发现原来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这家伙,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你帮了我,我也帮了你,所以两清了。”
  沈轩可不想被这位想三夫四郎的女人误会,现在的上官菱脸色苍白,挂着这么甜美的笑容看着他,倒只像是普普通通,清纯靓丽的美少女,恐怕没人想得到她的思想如此扭曲,甚至在战斗时候也在胡言乱语。
  上官菱意外沈轩如此平静,顿感无趣,又继续扒邓云,见沈轩竟然还不害臊盯着,她实在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是那个沈家大少爷,沈轩?”
  沈轩懒的回答她,见她好像没事,便走向大牛,想把她弄醒问些问题。
  “你怎么会被三个凝力境抓住?还带出了城外。”
  上官菱也没在意沈轩无视她,又问出最在意的事来,对此她是真的想不明白,沈伯母必定给沈轩安排了一群护卫,也一定少不了防身宝物。
  “她们预谋已久,连通向城外的地道都有。”
  沈轩话还没说完上官菱脸色大变,马上挣扎从地上站起来。
  “这洞不能待,快走,一定还有其她人来接应。”
  上官菱越想越不简单,一定还有更可怕的人站在她们的背后。
  沈轩看了看受伤的上官菱,纠结一番还是决定先带她到安全的地方。
  沈轩单手拖着大牛,就想把受伤的上官菱也扛走时却发现她居然拿着剑在挖土。
  “你干什么?”
  “哦,挖我的东西,之前埋在这里。”上官菱垂着头默默应道。
  沈轩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张羊皮纸看得上官菱总觉得不对劲,他马上走过去夺走纸张。
  “你干什么!?这是我的!”
  上官菱顿时急了,就想抢夺。
  “你当我是傻子吗?”
  沈轩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张地图,还是这个山洞的图,上官菱所挖的地方刚好有个x标记,怕不是刚从邓云身上搜到的。
  “好吧,是她们的,你这大少爷难道还看得上这群流氓的破东西?”
  上官菱见被发现也懒得辩解,加快手上的动作,想快点挖走东西跑路。
  “是看不上,不过我最不喜欢别人骗我,五五分。”沈轩看到金票眼睛一亮,他不是很想花家里人的钱。
  “才这么点东西你都想跟我抢?”
  上官菱打开盒子,快速点算了一下,暗爽不已,五千两黄金的金票!一块奇怪的铁片,两颗疗伤用的上好金疮药。
  “行吧,你这大少爷不缺钱,破铜烂铁也没用,就分你一瓶金疮药。”
  上官菱见沈轩想拿铁片,急忙缩回手,忍痛分他一瓶金疮药,若不是这群人刚好抓了沈轩她说不定就完了,谁能想到辛辛苦苦找到山洞,竟然是别人的藏宝老巢。
  “你嫁给我后你的东西还不全都是我的,好了,快点回去告诉沈伯母有人要对你不利,这群人不该有这么多钱,十有八九是收了钱财替人办事,还有别暴露了我的存在,我不想被幕后主谋记恨上。”
  上官菱理所应当抱着盒子一马当先向洞外走去,有了这些钱,她能变得更强,连沈轩都步入凝力境了,她必须更加拼命才行。
  “我不止吸引注意力还解决了一个,就给我一瓶药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沈轩抓住上官菱的肩膀,有点无法接受这分配,最主要对上官菱理所应当的态度很不爽,可谁知上官菱马上惨叫一声,捂着肩膀痛苦倒在地上。
  碰……碰瓷!
  看着轻咬贝齿,面容扭得跟雪白包子一样的上官菱,沈轩真心觉得白瞎了这张女神容颜和魔鬼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