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四十八章 朽木不可雕也

  反省许久后沈轩才开始修炼,他当然不会听信她们的话,连乾坤符都被没收,他更应该拼了命修炼才对。只有变强,他才有能力面对任何突发情况,也能摆脱现状!
  现在不止是沈千霜,连沈天雌都开始反对他修炼,那所谓六宗大比看来她不会再支持。
  沈轩只能靠自己,他越来越向往有钱有矿的金刚宗,金刚宗中的种种炼体宝物,实在适合天绝霸体。身体才是根本就算被一群人抓住身体好才能扛得住,初出茅庐的他也需要强大宗门的庇护。
  一夜苦修,胡安安的那块火云石又被沈轩的右臂吸收了一圈,一早上他就觉得右手充满麒麟之力,想要挥霍。
  遗憾的是他不能像那些护卫一样在外面练拳,只能在房间中偷偷练习风掌,闭着眼睛幻想自己的双手都在沈千霜凝聚的风球之中,细细感受风的力量。
  没办法,既然没人帮他,他只能云修炼,沈轩相信有效果,他云了好几天,现在还真的能用左掌大力甩出一点掌风。
  沈轩一直云修炼到小雨到来为止,让他感到蛋疼的是沈天雌还真的说一不二,不止让小雨给他带来了各种“男人”该看的书,还安排了一位大爷教他礼义廉耻。
  这位打扮的一丝不苟,头发油亮,斯斯文文的大爷让沈轩顿感不妙,他立即对小雨低声吩咐道,“快,让胡安安来找我。”
  小雨听命办事,马上让沈狗盛去通知胡安安,这种跑腿的事自然是女人来办。
  “沈少爷,今后的这段时间小人会贴身指导你,势必让你成为言行端庄,秀外慧中,知书达理的窈窕淑男。”史俊贤胸有成竹对着沈轩说道。
  “窈窕淑男是吗……”
  沈轩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内伤,他有气无力罢了罢手,“你先出去。”
  “少爷,老奶命我时时刻刻跟在你身边,不用理会你的意思。”史俊贤一丝不苟应道。
  “这么恐怖的吗。”
  沈轩脸色难看点头,知道这件事没法善了,他也没大吵大闹,小不忍则乱大谋。
  而这时史俊贤却愣住了,好像比想象中还要不文雅。
  接下来也证实史俊贤的想法,沈轩一个大家闺秀吃饭都非小口小口,细嚼慢咽,他马上纠正,硬是把沈轩的食欲给纠正没。
  为了接下来的计划沈轩没有大闹,只要等到胡安安到来,让胡安安顶替史俊贤就行,沈轩相信沈天雌会答应,昨天她可是对胡安安赞赏有加。
  可沈轩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他遭受非人一般的折磨……
  “微微含胸。”
  院子之中,史俊贤皱着眉头对沈轩说道,听到这话沈轩有气无力地后背一弓。
  “眉眼低垂!”史俊贤深吸了口气。
  沈轩弯着腰,垂着眼帘,努力去学如何优雅,但怎么学都感觉现在自己更像是肾亏少年。
  “腰再直一点,步伐轻盈柔美,我们男人要走小碎步。”
  史俊贤胸口不断起伏,身体虚弱,心脏不好的他差点没被沈轩给活活气死。
  还好沈轩最后学会了,走起路来配上他俊朗无双的外形与出众的气质,让他显得贵气逼人,史俊贤都不由点头。
  接着史俊贤又开始教他插花。
  沈轩对大爷也是佩服的很,一把年纪随意插几朵花就能说的天花乱坠,要是在他的那个世界,说不定还会受不少女性追捧,只是他没有这样的口才,大爷让他插花,沈轩是完全懵。
  所以就算这个修真世界是男女颠倒,学插花有什么用?培自身素养,还是博女前辈一笑?
  “你一个千金少爷,该不会连最基本的插花都不会吧?你是不是连最基本的《男训》,《男诫》都不懂?”史俊贤强忍着吐血冲动问道。
  “大爷稍安勿躁,我懂。”
  沈轩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大爷,怕他出事也怕他要教自己那些书,决定表现一下,把花插得有寓意这点事努力一下自然难不到他这个优等生。
  沈轩接着便拿起桌上的一朵叶子较大的花放进花瓶中,然后又找来一朵细小的花从叶子穿插而过,见史俊贤意义不明,笑道:“这叫插翅难飞,你看这叶子就是翅。”
  见史俊贤轻易就被震得说不出话来,沈轩觉得他震惊的太早了,简单的寓意他还是想的出来。
  沈轩随后又在花瓶中插进数支兰花,见史俊贤还是看不明白,无奈解释道:“就像你说的,插花要有各种寓意,而我这些花已经充满寓意,兰上加兰,难上加难,男上……呃,难分难离,难舍难分……”
  “你你你……噗——”
  史俊贤大爷颤抖指着沈轩,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一口逆血涌上喉头,喷了出来,捂着胸口倒了下去。
  最后的优雅让他倔强把头扭到一边,避开沈轩。
  但沈轩还是脸色大变,好巧不巧沈天雌刚好见此一幕,还以为沈轩不想学习把史俊贤给打伤,也是惊怒交加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沈轩下意识觉得大爷碰瓷,就算不满意也不该吐血这么夸张,他仓促解释一句便查看,大爷神色痛苦,嘴唇微动,低声说着什么,沈轩听不清楚立即凑近,“大爷你想说什么?”
  “朽……朽木不可雕也……”话罢,大爷双目安详一闭。
  “……“沈轩。
  令人庆幸的是沈千霜马上出现为史俊贤治疗,她发现是急怒攻心,不由看向一边的沈轩,想不明白为什么沈轩学个大家闺秀知识,都能把儒雅的老先生气到吐血。
  “怎么回事?先生是不是被轩儿气着了?”沈天雌扫了一眼石桌上插得乱七八糟的花一眼,脸色难看问向沈千霜。
  “先生体虚,身负重病。”沈千霜微微摇头,听到这话沈天雌脸色才好看一些,不然她实在不敢想象沈轩到底是做了多么夸张的事能把温柔似水的史俊贤气到吐血。
  在法术帮助下,史俊贤很快恢复,在他要怒气冲冲对沈天雌告状前,沈轩就提前说道:“先生既然身体无恙,那请听我把这兰花的寓意说完,希望先生能指出不足之处。”
  “你……”
  史俊贤一愣,沈轩也没管他,自顾自说道:“兰花的象征意义众多,它象征着姐妹兄弟手足之情,若与别人结拜成为姐妹兄弟,可将此称为“金兰之好”,我这盆男上加男正是此意,代表着深厚的兄弟情义,比如我和我的这位挚友。”
  沈轩话罢指向刚刚到来的胡安安,也不管他满脸感动,沈轩又继续说道:“兰花也象征着高尚的品质,能代表具有高尚品德的人。郁郁芳兰,幽人撷之。温温恭人,哲后求之。”
  在大家细品深意之时,沈轩温和一笑,笑容从容不迫且充满自信,“别看我插得普通,但看似平凡的它,却有着不平凡的深意,正是代表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单是看着它,我就忍不住想吟诗几首,远闻香淡近闻浓,紫穗丝丝吐雪茸。不识幽人殢姝子……”
  史俊贤还没张嘴,沈轩又背道:“阳和煦九畹,晴芬溢青兰。潜姿发玄麝,幽花凝紫檀……”
  “好啊!”
  还不等史俊贤说什么,沈天雌却是激动到忍不住大声叫好,响亮豪迈的声音差点没把史俊贤和胡安安的小心肝给吓出来。
  ……
  狗盛手札……
  天元两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年,三月廿六。
  手札被师见矣,师曰复敢写有郎之手札即打折吾腿,幸非臂,吾犹能续书与郎之点点滴滴,即连臂亦折矣,吾亦当作于心。
  鼻青脸肿的沈狗盛放下毛笔,颤颤巍巍拿起刚写好的手札一看,靓丽无存的脸上勉强扯出一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