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这个世界的女孩超凶 > 第六十章 看你人好,劝你一句

  沈轩见状急忙停住脚步,这好像是灵器。
  “给奶死!”
  崔元霸全身无处不痛,瞪着沈轩的眼睛目眦欲裂,她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个未步入凝气境的男子逼到这一步,母亲给她的那些部下也没剩几位。
  崔元霸没再犹豫,把瓮口对准沈轩,突然掀开盖子。
  若是不用这种东西她今天根本就没有活路。
  “快退!是鬼魂!”叶子悦见到瓮口有黑雾飘出,脸色就是大变。
  沈轩不用她提醒也明白,那团黑雾竟是一个个扭曲的人脸,朝着他涌来,带着一股阴森至极的气息,让人心底发寒。
  见鬼魂迎面冲来,沈轩根本就没有犹豫,立即摸向了手中的金钟戒,一道金光护盾就以他为中心张开,把他罩在其中。
  这枚从宫如月那里得到的二品灵器使用方法宫如月已经教过他,只要摸着它,心中想着启用就行。
  二品法术金钟罩成功把那些人形鬼魂阻挡在外,她们面容扭曲,神情痛苦冲击着护罩,但却怎么也冲不进来,见此沈轩心中不由松了口气,看来不需要使用乾坤符。
  不过身体没受伤,他的心灵倒是受到不少冲击,他算是亲眼见到冤魂长什么样了,一个个冤魂就这么在他面前疯狂扭曲着,他的脸不吓白都难。
  崔元霸脸色同样苍白,很明显沈轩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而这样的一个男子竟然跟个流落街头的人一样。
  叶子悦这时已经解决了身边的敌人,她惊疑不定看向沈轩,不明白他是什么来头,不止实力强横,灵器还不是一般的多。
  防护罩坚固非常,一直到冤魂自主消散在天地间,也才暗淡了几分。
  见沈轩安然无恙,叶子悦不由松了口气,随即挡住了想要逃跑的崔元霸道路,剑指她的脑袋,怒道:“畜生!你竟然囚禁亡魂!”
  不让亡魂入轮回,而是强行囚禁起来当做武器使用,简直天理难容,人人得以诛之!
  “你不能杀我,我娘是……啊!”
  崔元霸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子悦一剑解决。
  “你完了,人家都说自己母亲是谁了你还这么把她杀了。”沈轩捡起地上的瓮还不忘提醒一句。
  “如此丧心病狂之人,无论是何等背景我绝不放过!公子放心,一人做事一人当,人是我叶子悦杀的,与公子无关。”叶子悦斩钉截铁说道,丝毫不后悔。
  “当然和我无关,现在我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是谁。”
  沈轩无奈摇头,还和叶云欣是本家,他真心觉得叶子悦属实不理智,果然修炼世界姓叶或者姓萧什么的都得远离……
  “呃……”
  叶子悦一愣,还别说,脸脏兮兮的,真的很难辨认,但她还是义正言辞说道:“君子坦荡荡,杀这种恶人我问心无愧,也无须遮掩!”
  “姑娘我看你人好,劝你一句,以后再遇到这种事记得易容蒙面,杀完人后还得处理好作案工具和尸体,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闭关。”
  “这种故事我听多了,接下来她母亲会来找你报仇,你杀了她母亲,她奶奶会找你报仇,奶奶死后,又会有个闭关千年的祖奶奶冒出来,没完没了。”
  沈轩好心指导,听得叶子悦头皮发麻,这么恐怖的吗?难怪母亲说世间险恶,但这位公子好像也不大,为何就像是混迹世间多年一样……
  “别发呆了,现在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刀拿剑在她身上多捅几刀,造成她被乱刀砍死的假像,这样以后她们找仇人也会针对群体,你可能会很不屑,但别忘了你实力还不够,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还是苟一点好。”
  沈轩没再和她废话,马上开始搜尸。他现在出门一把剑,装备资源全靠捡。
  叶子悦被说的一愣一愣的,总觉得很有道理,可见沈轩一个男儿家竟然不在意什么女男授受不亲在女尸身上乱搜,她急忙说道:“公子你要找什么我帮你。”
  “不用管我。”
  沈轩快速搜了几个人,结果就在崔元霸身上搜到一千两金票,他马上又冲进旁边的帐篷,果然在里面看到装了不少东西的箱子,沈轩把瓮装进去后直接扛起箱子就跑。
  “一千两金票分你,我先跑了,你也快点。”
  沈轩丢给她金票,然后匆匆离开,他没有上官菱那么小气,也不会欺负老实人,有出力,他就会与人分享成果。
  “诶?公子我不需要,这……”
  叶子悦还没来得及拒绝就傻傻看着沈轩一个男儿家扛着个大箱子风风火火跑路,愣是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也急忙跟了上去。
  沈轩不是往前跑,而是往回跑,谁知道前面还有没有人,更何况他还扛着这么大的目标。
  “公子且慢,箱子让我来帮你拿吧。”
  叶子悦追上沈轩后说道,见沈轩顿时戒备起来,她才明白沈轩误会了,急忙解释道:“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身为女人,我实在没法看着一个公子家扛着这么重的东西……”
  “不用,还有别跟着我,你再跟我就当你是贪图我这份战利品。”沈轩断然拒绝。
  “公子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拿走的那个瓮实在邪恶,必须销毁。”叶子悦苦笑道。
  “放心,我会销毁的。”
  “我想亲眼见到……”
  见沈轩不耐,叶子悦急忙发誓道:“我叶子悦愿对天发誓,除了此事绝没有其她想法,否则,必当天打五雷轰!”
  “你一个修仙的早晚天打五雷轰啊。”
  沈轩不屑,但此刻也没时间管她,而是拼了命赶路,现在还是逃离案犯现场要紧。
  “……”
  叶子悦不想沈轩担忧,与他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只是默默在沈轩身后接受着各种三观的冲击。
  男孩子不是应该举止优雅、干干净净、说话不大声、微笑要掩嘴、体力不好、走路小步的吗?而眼前这位打架小拳头能把女人打得抬不起头,邋邋遢遢,还能扛着箱子狂奔……
  叶子悦很快就跪了,沈轩这一跑就是大半天,而且速度丝毫不减,她这个女人都要跟不上了,值得庆幸的是在她快要出糗的时候沈轩终于停了下来。
  叶子悦已经傻了,这都没被人发现,而且还看不出原样,却依然要怎么逃,难道世间险恶到这么小心才能生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