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十六章 工业软件

  把电脑,服务器组装好,连上电源。
  陈鸿打开了电脑,点开里面一个文档。
  文档里面记录的是一个关于“磨盘”的生产工艺。这是公司的第一个产品。
  现在世界上评价最顶端的抛光机,最核心的标准就是“磨盘”。目前在这个领域,樱花国和鹰国统治着这个领域。而华国每年都要花至少3亿美金去这两个国家进口这种“磨盘”。
  而无奈的是,哪怕是拿着钞票去买,你不仅要排队等,而且还买不到最好的。
  华国并不需要抛光机,只需要“磨盘”。但人家只会打包售卖。爱买买,不买滚蛋。就这态度,华国的订单,据说已经排到了明年年底。甚至因为订单太多,两国已经禁止华国下单了。记住,是禁止,不是停止。
  陈鸿决定把这笔订单全部截下来。不仅如此,他要把国内这部分的市场全部吃下去,一口都不留给鹰国和樱花国。
  不过,他也会把这个“磨盘”和公司的抛光机捆绑销售。
  他陈鸿很爱这个国家。但该赚的钱,他一分都不会少。
  “磨盘”的工艺已经完善。后续的产品研发,等公司招聘足够的研究人员后,陈鸿会交给他们去做。
  而现在他要做的,则是工业软件。
  公司进入的第一个领域是装备制造业,这是现代大规模工业制造的基础产业。但现代装备制造业产品很复杂,光靠图纸来设计是个笑话,就好像一个人要靠笔和纸完成华国的“银河号”超级计算机一年的计算量一样好笑。
  这就需要用到工业软件。可国内基本没有自己的工业软件,陈鸿之前自己捣鼓实验室的时候,用的也是国外的工业软件。但那个时候自己私下里弄无所谓,可现在开公司了,为了产品保密问题,这国外的东西就不能用了。
  十指在键盘上飞速的敲动着,两眼紧紧的盯着屏幕——陈鸿现在开始尝试着自己制作工业软件。
  渐渐的,陈鸿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工业软件的难度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工程量也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外面的天已经黑下来了。外面工地上的大灯照射进来,照亮了整个房间。
  陈鸿的思路已经开始枯竭。就在他难以为继的时候,脑海中正静静的散发着金属特有的光泽的金属球,突然所有的光泽内敛,变成一个漆黑球体,宛若黑洞吞噬了所有的光线。然后缓缓的转动起来。
  随着球体的转动,一圈圈的波纹也开始在陈鸿的脑海里荡漾开来。
  时间悄然来到了深夜。窗外的探照灯将整个厂区照亮的如同白昼。但依旧掩盖不住夜的气息。
  就在这时,陈鸿停止了敲打键盘,整个人重重的吐了口浊气。
  靠在椅背上,双眼紧紧的盯着屏幕,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然后他打开了旁边另一台电脑。手指又继续敲打起键盘。
  现在已经到了凌晨,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陈鸿在金属球的帮助下,已经攻克了工业软件的难关。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庞大的工作量。而这,却不是金属球能给予他帮助的。
  陈鸿决定试着创立一种新的,更高级的电脑语言。只有这样,才能简化工作量。
  曾有人工智能专家说过,真正的人工智能之所以到现在依然毫无头绪,最大的原因就在于电脑语言的限制。
  而地球上目前现有的电脑语言,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除非人类能创造出一种更高级别的语言。
  而陈鸿现在要做的,就是创造这样一种电脑语言。
  但明显这里面的难度太大了。因为这已经不是一种技术创新,而是在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哪怕在金属球的辅助下,陈鸿依旧是没一点进展。
  最后,陈鸿不得不暂停了工作。看了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又是熬了一夜。”这样的状态,陈鸿早习惯了。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下楼到了2楼。今天程博厚没出去,但办公室里除了吴英华外也仅仅是多了他一个。其他的经理都出去忙去了。
  “老板,你这要注意身体啊。”程博厚关心的说道。
  昨天下午回来的时候,看到陈鸿在工作,而陈鸿也没说要见他,他就没过来打搅。可直到下班了,陈鸿都还没出来。上来一看陈鸿还在工作,他就回去了。结果早上来上班,陈鸿还在工作。一直到现在。
  “创业嘛,不都是这样。”陈鸿笑着说道:“我相信你以前熬的时候比我这个更厉害吧。”
  程博厚笑了笑,说道:“确实是有过。”
  随即又说道:“老板,正好我有些事情要和你汇报下。”
  陈鸿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你走的那天,我去找开发区招商办敲定土地的事情的时候,招商办的人就跟我说,L市的地价正在快速上涨,建议我们现在多预购一批土地,为公司以后的扩建多预留土地。所以我考虑了下,就增购了18万平的土地。加上之前预定的13万平土地,共31万平。购地费用正好凑够了2个亿。”
  陈鸿熬了一夜,头有点沉,就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增购土地的事是他在星城的时候程博厚打电话询问过他的,他也是同意的。
  “而我们的公寓宿舍购地花了4.026个亿。还有我们的厂房装修是按照顶尖抛光机生产标准建设,加上前期各种恒温、保湿、除尘等各种设备,剩余的近4个亿已经陆陆续续撒出去了。当然,这也包括了办公室的装修,办公设备的添置,员工招聘后要发的工资等。”
  说到这的时候,程博厚脸上的表情已经非常的严肃了:“但这些都只是前期,各种生产设备的购置等后期的都还没算进去。另外还有一个大头就是我们的单身公寓建设。按照老板你给筑创提出的要求,筑创那边的建筑师给我们的预估是整个建造费用不会低于3.66亿,加上各种配套的设施,绿化等,总造价至少会是6个亿。而实际价格只会更多。”
  顿了顿,程博厚接着说道:“当然,小区的建设不用一次性就将钱投进去。但咱们规划的第一期,也至少要2个亿。所有的加起来,公司在未来一年内的资金缺额预估达到5个亿。而且在这一年里,公司不会有任何的营收。”
  说到这里,程博厚脸上挂着深深的忧虑。实体业投资实在是太烧钱了。
  陈鸿揉了揉有点发涨的头,看着程博厚一脸严肃加忧虑的表情,不禁笑了:“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如果是50个亿,我还真没办法。但5个亿的话,还真不是个事。”
  说到钱,陈鸿想到自己那45亿多资金的来源,就觉得好笑。
  程博厚舒了口气,虽然5个亿的资金还不够用,但至少可以勉强支撑到公司开始盈利了。
  “程总,我和你交个底吧。我这边还可以拿出20个亿的资金。我想,以公司目前的规模,20个亿足以支撑公司到盈利了吧。”陈鸿没有把真实的家底透露出来。有时候,过度的宽松,反而不适合激发员工的潜力。
  程博厚虽然惊讶于陈鸿的家底,但心中却也是大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