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十七章 陈鸿的野望

  “老板你放心,不用20个亿,5个亿,我就能保证公司支撑到盈利了。”说到这里,程博厚神情很是振奋:“老板,我已经查过资料了,按照你提供的‘磨盘’的技术指标,我有信心能轻松打入市场。”
  陈鸿摆了摆手,认真的对程博厚说道:“程总,我要的是彻底拿下国内这一块市场。”
  眼见程博厚要说什么,陈鸿抬手示意后说道:“你放心,我对我的产品有绝对的信心。另外我也会继续改进这个工艺。到时候,我们必须将产品分成3个级别。”
  说到这里,陈鸿想了想,轻声说道:“我们公司的‘磨盘’将分为军用等级,国内等级,出口等级三个级别。我要让这个市场,由我来说了算。”
  “老板是想进入军工领域?”程博厚虽然惊讶于陈鸿的野心。
  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对公司进入军工领域感兴趣。
  军工领域本来就是一个特殊的领域。而华国,军工领域更是非常特殊。能够进入军工领域,自然对公司的发展有很多好处。但同样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的。而且对于打入国际市场,有一定的影响。
  陈鸿点了点头,说道:“我很清楚,公司一旦进入军工领域,对于公司以后开拓国外市场确实会有影响。不过我不在乎,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至少在我的公司涉及的领域,我要牢牢把握住国内的市场。同时也是提升这一领域在国内市场的准入门槛。这样无论国外还是国内的公司,至少想在华国的市场进入这一领域,那他们就必须按照公司的标准来。”
  “别忘了,我们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我们现在的市场影响力之所以不够,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国内几乎所有的高端技术领域的市场准入门槛太低了。低到那些西方国家可以把我们的市场设置为最低级别的技术产品出口市场。只要我们提高了整个华国的市场准入门槛,那我们公司的影响力就会随着华国的影响力的扩大,而自然而然的扩大。到那个时候,要是西方国家不买我们的先进产品,我们损失的之只是一点钱财,而他们损失的,却是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了。”
  最后陈鸿说道:“荣华公司老总任郑飞说过,荣华公司之所以被制裁,是因为他们的产品不够先进。而真正领先的产品,不是你想不想买的问题,而是你必须得买,不然,你就会被时代所抛弃。这也是我们国家这几十年来,为什么明知别人是故意价格讹诈,我们却要把咬碎的牙齿吞到肚子里也要买下来的真正原因。”
  “老板你说的一点没错。我们的国家在很多技术引进方面被国外限制的太狠了。没有经历过的人,是真的无法体会那种憋屈的感觉的。”程博厚感慨的说道:“我们现在正在奋力的追赶着,但这过程却是非常的艰辛。”
  “但我们总会追上,并且超越他们的。”陈鸿笑着说道。
  随后,程博厚又汇报了对兴登特钢出售特种轴承钢的事。目前的那边给的答复是愿意花4千万将整个技术买断下来。
  毕竟这个轴承钢的市场总量是很小的。能卖到这个价格也不错。陈鸿同意了这个价格。
  然后程博厚又汇报了公司其他一些事情,最后陈鸿跟程博厚说把保安部改为安保部,让李乾暂代经理一职,通过考核后就正式转正。另外安保部的人员扩招到120,一定要保证公司的整个厂区无死角的安保工作。而安保部的各种安保设备都要优先购进,以后员工在厂区的进入要按照机场安检标准来执行。
  在讲到这里的时候,陈鸿又提议到,公司员工统一购置职业西装,每人两套。安保部也一样。陈鸿觉得这样公司显得更加高大上。
  哪怕是实习期没有通过员工,这西装也可以免费带走,算是其在公司实习期为公司所做贡献的一点点感谢。
  对于老板的这个要求,程博厚只能苦笑。没办法,谁让老板有钱呢。
  有钱的人就能任性啊。
  谈完后,陈鸿就上楼去了。
  ……
  回到7楼后,陈鸿却又睡不着了,在床上趟了一会,满脑子都是开发新的电脑语言的事情。
  最后,陈鸿放弃了休息,重新坐回了电脑桌前。
  时而快速的敲打着键盘,时而停下来紧锁眉头,并紧紧的盯着屏幕。
  脑海中的金属球早就开始缓缓地转动,但似乎这一回,金属球的作用失效了。陈鸿的思路依旧没有打开,陷入了困境当中。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着,外面的天空又黑了下来。
  白天喧闹的厂区已经陷入沉寂。办公楼除了楼道和过道的照明灯,也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陈鸿两眼直直的的盯着电脑,眼神却很涣散,没有焦距。放在键盘上的手已经很久没有动了。
  陈鸿此刻正静静的“看”着脑海中缓缓转动着的金属球。
  每当陈鸿遇到难题的时候,他都会习惯性的“看”着金属球发呆。当然,有时候没事的时候,他也会这样做。
  突然,转动着的金属球轻微的震动了一下,一连震动了三下。随着这一震动,在脑海中来回荡漾的波纹的固有频率被打破,以较之前更为快速的频率快速回荡。
  这个过程很短,只有短短十秒。
  陈鸿身子轻轻的动了下,焦距重新回到了眼中。
  随后双手重新快速在键盘上敲动起来。眼睛也越来越明亮。
  外面的天空已经大亮。而在这时,连续敲打了几个小时键盘的陈鸿,脸上虽然有一丝难掩的疲倦,但依旧神采奕奕。
  伸了个懒腰,陈鸿来到浴室洗了个澡,然后下楼吃了个早饭。
  现在还早,才早上6点。虽然厂区早已喧闹起来,但离程博厚他们上班却还早。
  于是陈鸿就给程博厚发了条短信,表示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就别打搅。之后就重新回到7楼忙碌起来。
  ……
  忙碌的时候,时间过的很快。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到了年底,整个厂区的外部装修已经快要进入到尾声了。前期负责装修的施工队伍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撤离,各种施工车辆也在逐渐的驶离公司。
  与此相对应的,厂房内部的生产设备的安装也开始进入日程。各种新的特种设备车辆和人员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入驻。
  旧人渐渐的离去,新人渐渐的到来。一切似乎符合着大自然的某种规律。
  办公楼已经装修一新,一楼被改建成了一个大厅,将来准备作为公司产品的展示大厅。
  遗憾的是办公楼没有预设电梯空间,所以6楼全部归安保部一个部门。而程博厚的总经理办公室就设在了5楼,和行政办公楼放在一块。4楼成为了人事部和财务部的办公楼层。整个二楼都成为了销售部的办公楼层,会客室和会议室也都设在了2楼。
  另外这半年里新招聘了一名厂长,厂长以及厂区的管理层的办公室就设在了3楼。
  陈鸿所要的实验厂房,因为只需要一层,也在半年的时间里将整个外部框架建立起来了,安静的立于厂区的一角。现在正按照陈鸿的要求进行内部的装修。
  厂区外部的围墙已经被加高到3米,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监控设备。另外在厂区的四个角,专门建设了四个高10米直径一米的柱子,柱子上安装有360度无死角的监控设备,从高空监视着整个厂区和厂区的周边。
  公司的一切正井然有序的向前发展着。公寓小区的建设也早就已经动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