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九章 公司产品 2

  “这是抛光机。是我自己研制的。”陈鸿走到程博厚的旁边,轻轻的说道:“别看它很简陋,它的性能是很强悍的。这台抛光机主要是负责小型零件的平面和曲面抛光,而且是超精密抛光。另外它还可以进行改造,满足其它各种形状零件的抛光需求。当然,还是小型零件。”
  “那些机器也是属于抛光机吗?”吴英华看着其它几台机器问道。
  “不是。金属球的抛光属于曲面抛光。只需要这一台抛光机就足够了。所以我并没有造其它的抛光机。”陈鸿解释到。
  这些过于专业的东西吴英华并不感兴趣,她只是好奇罢了。只是点了点头就没有再说话。
  “那老板,咱们公司第一件正式经营的产品是什么?是这台抛光机吗?”程博厚问道。
  “没错。严格的说,咱们真正卖的,是抛光机里的‘磨盘’,而这是抛光机最核心的部件。因为没有这磨盘,咱们的抛光机性能再好,也是白搭。”
  看着程博厚二人,陈鸿认真的说道:“接下来,你们首要做的,就是先去L市将公司的框架搭起来,然后联系兴澄特钢售卖我们手中的特种钢技术。至于价格嘛……说实话,以兴澄特钢的能力我相信要不了几年就能取得突破。再加上咱们公司并不会再进行这方面的研发投入了。所以能卖多少钱就卖多少吧。”
  “明白老板。”程博厚和吴英华都明白陈鸿的意思,这就是个一锤子的买卖。
  “至于公司厂址的选择,我会亲自去找。只是我想问问你们的是,嗯……”陈鸿沉吟着,仔细想了下,接着说道:“是这样的,等以后公司发展起来后,特别是公司规模扩大后,我肯定会建立自己的总部大楼。那么你们觉得这总部大楼的地皮,我们是现在预先购买下来,还是说以后再买?”
  说道这里,陈鸿看着二人认真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心理现在多少还是有点没谱的。但请相信我,你们将来绝对不会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
  “老板,我从一开始接到黄易的邀请的时候,我就已经作出了决定要加入公司。所以我对公司的未来是很有信心的。”黄月英握了握拳头,很认真的说道。
  程博厚郑重的说道:“在来之前,我就已经和我妻子商量好了,如果面试通过了。那么我们就会把星城的房子卖了,然后全家定居到L市。而我妻子也是支持我的决定的。而我也要谢谢老板,在我这种状况下,还能够信任我,并把总经理这个重位交与我。”
  “谢谢。”陈鸿右手轻轻一拍左拳,并握住:“那我们一起努力。”
  “老板,程总,我们一起加油。”吴英华伸出右手,微胖的脸上带着一种充满斗志的笑容。
  陈鸿和程博厚相视一笑,都伸出了右手。
  “对了,房子就别卖了,留着升值也好。到L市我会给你们准备住所的。吴总你应该也有房子了吧,都留着。星城的房价肯定还会上涨的。现在卖可惜。”两人点头表示知道了。
  “好,那继续说下咱们未来总部大楼的问题。”
  “老板,我认为现在就应该将土地预先购买下来。趁着L市的工业用地价格还不高,花费肯定比以后要便宜。而且关键是以后咱们再买的话,在选址上可能就没那么自由了。”吴英华首先说道。
  “我也认为我们公司可以预先购买。”程博厚同意道。
  “其实我也是想预先买好。那现在咱们算是一致通过。”陈鸿说道:“对了,吴经理,你那边什么时候可以办好离职?”
  “老板放心,明天就可以到位。”
  “那好。那明天就辛苦两位去把公司所需的各职位的人才招聘起来。考虑到要去L市,我也不确定能招多少人。我们就定两天时间。两天内,如果人齐了,就随时来L市,如果人不齐,两天后都来L市。缺少的那部分人员咱们就在L市招。公司前期所需要的人员并不多,我想L市还是能招到的。我会先行回L市,我还有点其他的事情,顺便将公司的办公地址和厂址确定下来。”
  之后,三人又商谈了一会关于公司未来的一些问题,然后陈鸿又邀请两人一起吃了晚饭,程博厚和吴英华就告辞离去。
  ……
  晚上,陈鸿给L市那边给他代办营业执照的人去了个电话,说明天回L市。然后告诉对方一个地址,对方表示明天九点前就会送到。
  然后,陈鸿就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在陈老头灵台前上了三炷香,告诉他自己先回L市安顿,再来接他回家。
  关好门灯,打车去火车站。
  星城每天有十几趟到L市的高铁,也就半小时。但陈鸿喜欢坐火车,而且也不赶时间。火车因为要绕路,到L市要花近5个小时。虽然很慢,陈鸿却觉得火车慢是慢了点,沿途却能欣赏到很多风景。而高铁速度快了,沿途却是真正的走马观花。
  虽然晚上看不到什么风景,但坐在车窗边,欣赏着外面偶尔出现的点滴灯火,猜测着那灯火后的情景,这是一种不错的感觉。
  火车是晚上9点多的,到L市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但L市火车站的广场依旧是人来人往。而火车站的出口那就真的是可以用人声鼎沸来形容了。
  在L市下火车的人寥寥无几,所以这些人都不是来接亲朋的。他们只不过是一群跑黑的的。操着L市下面各地的方言招揽客人。而广场上还游荡着一群中年妇女,专门问行人要不要住宿的。
  接连拒绝了几个揽客的妇女后,陈鸿来到广场外围的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让后告诉司机去L市最好的酒店。那也是他和代办营业执照的人约定好明天,应该说是今天见面的地点。
  在的士里,回望着渐渐远去的灯火通明的火车站,陈鸿突然有一种明悟:今后,他可能不会再有机会能像今天这样一个人安静且悠闲的坐火车了。
  睡了不到5个小时,陈鸿就起床了。洗漱完后,去楼下餐厅吃了个早饭,在酒店大堂里,陈鸿点了一壶茶,就静静的等待着。
  九点还不到,那人就来了。
  陈鸿站起来,挥手示意了下,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正准备打电话,见状连忙挥手并快跑了过来。
  “你好,陈先生。”一口标准的L市塑料普通话。只要是L市人,不管天南地北,都能立马听出对方是家乡的口音。
  都说湘南省人的普通话是塑料普通话,而L市人的塑料普通话,则是最具代表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