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十九章 公司发展的瓶颈

  面对程博厚的询问,陈鸿点了下头。
  他双手抱拳放左膝上,想了一会,组织好思路后,才开口。
  “程总,我说过,公司前期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人才的招聘问题。我们不缺资金,不缺产品。就是缺人才。哪怕咱们的生产线上,也是需要有很强的专业知识的大学生。
  也许我们可以给予丰厚的待遇。公司目前给予员工的待遇,都是拿着华国一线城市标准的工资。”
  程博厚点头表示同意。在这个四线的城市,公司是按照一线,确切的说是超一线城市的标准给予员工待遇的。这其中就包括普通的员工——虽然公司最普通的员工也是大学毕业。
  “等公司以后有了营收,并且发展壮大后,我就会将待遇全面往上调整。在我的计划中,公司员工的收入,要成为整个华国的最高水平。”
  程博厚不禁一惊,嘴里也不由得脱口而出道:“陈总,这也太夸张了吧。这对公司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资金压力。”
  陈鸿轻轻抬手,示意程博厚不要着急。
  “这个你不用担忧。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明白。等公司以后壮大了,你就自然会明白的。
  而且这些目前来说还有点远。就说眼前的问题。在公司没有名气,没有让人信服的财务收入前,任何来到公司的员工,心理都会有着很大的担忧的。对他们来说,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份收入丰厚的工作,更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
  而这,就是公司前期招聘员工面临的最大困难。至少明年一年的时间里,这个问题都将会困扰着公司。也许等公司的第一个产品进入市场后,我们的名气会迅速的提升,我们公司的收入也会迅速的增加。但是,一个产品的面市与成功,远远不够。它是无法能够让世人信服,这家公司会一直的走下去。
  如果我们在超一线,或者一线城市,哪怕是二线的城市,我们都能迅速的招到足够的人才。但L市不行。现在的L市,毫不客气的说,天然的就会拖累公司对于人才的招聘。”
  轻轻叹了口气,陈鸿随即又说道:“对于大部分在外打拼的人,特别是大学毕业的学生来说,一旦他们在一座城市打拼的时间久了,那么他们就会自然而然的在这座城市里生根。他们会在他们打拼的城市里拥有自己的家,拥有自己的朋友,拥有自己所熟悉的一切。这里,会成为他们的第二个故乡,会成为他们生活一辈子的地方。
  在那些大城市里,也许他们所工作的公司会很快倒闭,但这不要紧,他们完全可以迅速的在这座城市,的另外一家公司,找到自己的工作。而这,就是目前L市,也是公司最大的劣势。”
  说到这里,程博厚已经明白陈鸿所说的最大劣势是什么了。他低着头,看着茶几缓缓的说道:“公司目前招聘的都是专业性很强,技术含量非常高的人才。在L市的话,假如公司倒闭,他们是无法在这座城市里找到合适的工作的。因为这座城市里根本就没有第二家这样的公司。”
  “没错。”陈鸿接着说道:“什么叫机会,什么叫发展,什么叫前途。一座城市所拥有的全部,看似和身处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毫无关系。可事实上,这座城市所拥有的全部,都是每一个身处这座城市里的人都能够去拥有的,一种机会、一种发展、也是一种前途。只不过这一切,都是需要选择的——它既是身处这座城市里的人需要去选择的,也是这座城市对身处在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进行选择的。
  在大城市里,不管事实怎么说,哪怕是残酷的被这座城市去选择。至少,他们还有被选择的机会。但在L市,对他们来说,万一我们公司倒闭了,那他们就连被这座城市选择的条件都不具备了。因为连这座城市都不具备选择他们的条件与资格。”
  陈鸿双手张开,手掌朝下,做了一个囊括的动作,看着程博厚说道:“对于现在刚毕业面临就业的大学生来说,当他们选择一座作为自己以后的工作生活的城市的时候,表面上看他们是冲着一家公司去的。可事实上,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他们准备好应聘一家公司的时候,事实上已经在心里对这家公司所在的城市进行了认可。如果不认可,那他们基本就不会选择对这家公司投递自己的简历。
  他们选择来到一座城市后,不是因为这座城市拥有什么著名的大公司,拥有什么著名的企业之类的。当他们来到一座城市,选一家或几家公司投递自己简历的时候,其实他们的潜意识里,已经做好了哪怕所有投递的简历都杳无音信的准备。因为这没关系,这座城市还有更多的机会,可以等待他们去慢慢的选择,也可以等待着被这座城市选择。”
  说到这里,陈鸿将十指张开,指尖对指尖聚拢成一个半圆,才接着说:“而对于已经进入社会工作了好几年的社会人来说,他们的这一心理活动则更加的明显。甚至很多参加工作多年,尤其是年龄在三十朝上,已经成家立业的人来说,他们已经失去了进行选择的能力了。他们只能呆在一座工作生活多年的城市里,哪怕是被这座城市去选择。因为他们的根已经在那里了,他们所肩负的责任已经让他们折腾不起了。”
  最后,陈鸿双手抱拳,对程博厚说道:“机会,整座城市所拥有的机会;发展,整座城市所拥有的发展;前途,整座城市所拥有的前途。而这些,其实才是现在的人在参加工作时,选择一个公司的最首要的考量。”
  “老板,”听完陈鸿的话,程博厚很是感慨了一声。
  看了看陈鸿,又看了看整个办公室,最后才苦笑着说道:“你想的确实是很周全。可这些,却并不是公司能够解决的。甚至不是L市这座城市能够解决的。”
  静静了,然后他看着陈鸿,认真的说道:“也许L市以后的发展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也许公司发展起来后,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但是,这些都需要时间的。”
  “你说的对,也说的不对。公司是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的。只有整个L市发展起来了,才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面对程博厚问询的目光,陈鸿解释道:“对于员工来说,他们不仅仅是要考虑一家公司会不会倒闭,还要考虑自己会不会被这家公司所淘汰。我们公司不可能不会在以后的发展中淘汰一些跟不上公司步伐的员工。所以说,如果L市发展不起来,这些人还是要面对这些问题。”
  面对陈鸿的解释,程博厚皱着眉点头,表示了认可。但又说道:“公司的产品很优秀。而且我们进入的是装备制造业这个特殊的领域,又是属于非常尖端的技术产品。公司产品投产后,肯定能快速的发展起来。到时候,在我们公司的带动下,肯定能在周边形成一条以公司为龙头的产业链集群。到那时候,这个问题不就得到解决了吗?”
  陈鸿低头细细一想,觉得程博厚说的也没错。于是缓缓说道:“这么说也没错。公司作为这个产业链集群的核心,起到带头作用,带动其他依附公司的企业一起发展。然后再带动整个L市的发展。到那个时候,这个问题就能被解决。看来,我想得有点过于忧虑了。”
  面对陈鸿的自我嘲讽,程博厚笑了笑,看着他说道:“倒也没有过度忧虑。毕竟这里面最大的关键就是看咱们公司的发展。不过不管怎么说,公司目前面临的人才问题,暂时只能够依靠自己去解决了。”
  说到这,程博厚挺了挺胸膛,很是自信的说道:“不过这不是问题。现在就等明年上半年,等公司产品的投产后,我们肯定会让整个华国产业界为之侧目的。到那时候,就是公司正式腾飞之时。”
  说这话的时候,程博厚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激动的神情。到那时候,不仅仅是公司腾飞之时,也是他程博厚向星城那些人再次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想到这些,他放在双腿上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陈鸿明白程博厚的想法,笑了笑,转过头看着窗外忙碌的厂区,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到那个时候,也是达成自己对这座城市的回报的心愿的时候。”
  “老板,说了这么多,好像你还没说明,你为什么要提前帮员工购买好往返车票,而不是来年给员工报销?”突然程博厚笑了一声,开口问道。
  “刚说了这么多,其实很简单,”陈鸿转过头来说道:“我只是想提前给他们买好车票。等过完年后,如果他们中有人不再来了,就不用到公司里来报销车费了。”
  抬手示意程博厚不要说话,陈鸿接着说道:“我无法保证,现在这三百多员工里,过完年后,到底会留下多少。毕竟接近年底了,并不是一个找工作的最好时候。等到过完年,才是最佳时候。
  我之所以还给他们买一张返程票。就是想给他们心理留个暗示。虽然作用不大,但至少保证,在他们的心理,还能记得在L市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还有一家他们目前入职的公司。但如果他们真的选择离开了,我也不会强求,更不会去搞什么记恨,拉黑名单。
  对于正常离职的员工,搞黑名单,这不是一家伟大的企业会做的蠢事。我们也更不能无知的要求,员工和公司共患难。这是小孩子的游戏,不是成年人的游戏。如果有员工走了,等以后公司发展起来了,他们还想回来,我都欢迎。当然,前提是他们得达到公司的要求。”
  本来还担心陈鸿会搞黑名单这类事的程博厚,听到陈鸿的话后,到是舒了口气。
  “怎么,你还担心我会这么幼稚?”陈鸿笑问道。
  程博厚笑着摇了摇头,口里却说道:“还真有点。”
  “放心吧。我是成年人了。”陈鸿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问道:“不说这些了,如果没别的事情要汇报,我就上楼去工作了。”
  在得到程博厚表示暂时没事汇报后,陈鸿就回楼上了。
  而临走到门口的时候,陈鸿突然对程博厚说道:“程总,通知下去,公司今年的工作进行到下个月的最后一天。然后就放假。下个月的工资,包括年终奖,一定要保证在放假前全部发完。我不需要用这种手段来拴住员工。”
  下个月就是2019年1月。而2018年的除夕是在2月4号,中间只隔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