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二十七章 岁月无静好

  正当程博厚在筹备公司投产庆典和员工入住公寓宿舍事宜的第三天。王进江就找到了他。
  “程总。”
  “王厂长,请坐。”程博厚笑着打招呼到。
  “程总,咱们公司的正式投产恐怕得往后推迟几天了。”王进江来到程博厚办公室,没有绕弯子,直接汇报道。
  “什么?”王进江的话让程博厚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脸色也一下就沉了下来,连声问道:“之前你不是说保证能够按时投产,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是厂家的设备除了问题还是我们公司自己的问题?”
  王进江满脸苦笑的说道:“程总,这次事故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安排好。”
  “你的意思是问题出在我们公司自己身上?”程博厚脸色更黑了,语气也变得非常严厉。
  王进江倒是没有在意程博厚的语气,毕竟这次事故确实也有他的责任。只是回答道:“由于我过于高估了咱们公司员工的实际能力,在试产的时候没有安排好,导致有两名员工操作设备的时候出现失误,致使设备损坏。”
  听到竟然是员工的失误导致的事故,程博厚心里一惊,连忙问道:“有没有人员伤亡?”
  “程总放心,我们的员工没事。只不过损坏的设备必须等厂家带着新的零件过来维修。”
  员工没有出现伤亡,程博厚心里不禁松了口气。要是在公司准备正式投产的时候,就出现员工伤亡,这绝对会使得公司的投产被无限期的推迟。
  “只要员工没有出事就好。”程博厚松了口气后,随即也是无奈的说道:“那联系厂家了没有,对方什么时候会过来维修?需要多久才能完成修复。”
  “已经联系了。厂家那边说明天就回赶过来。根据我们这边反馈的情况,对方表示最多两天就能恢复生产线的使用。”
  程博厚自然清楚公司现在处于生产一线的员工大部分都是新手。哪怕是拥有几十年经验的老手,都会在实际生产中出现失误的。就更别说这些新手了。
  俗话说的好,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车间里近1000号员工除了去年招聘的300号员工外,其余都是才招聘不久,又都是刚大学毕业,没什么工作经验的学生。换任何人来管理都会出现事故的。
  所以这次事故还真不能怪王进江。
  看着王进江自责的样子,程博厚舒缓了下神情,然后安慰王进江道:“王厂长,你也不用太自责。这次事故虽然你也有责任,但主要责任不在你这,也不在失误的员工身上。
  从公司创立开始,老板就和我说过他最担忧的是员工的问题。所以我相信老板也不会过多的责怪你的。”
  “谢谢,程总。但不管怎么说,这也都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王进江依旧苦笑着说道。
  “好了,王厂长,自责的话就不用说了。”程博厚继续安慰着他说道:“本来陈总是准备将正式投产和入住公寓宿舍在同一天举行庆祝。还准备邀请L市的领导过来。虽然现在出了点问题。但幸运的是现在车间里的问题提早暴露。这样我们还有回转的余地,避免公司到时候出现尴尬局面。”
  然后他嘱咐道:“你先回去安抚好大家的情绪,我现在去请示陈总。一切就等陈总来安排。”
  王进江听后,点了点头就回车间去了。
  得到程博厚汇报的陈鸿开始吓了一大跳,等到两人一起来到车间进行实际了解后,才发现最终的事故原因,确实是员工经验的不足导致的。
  好在没有人员伤亡,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对此有着足够心里准备的陈鸿倒是没说太多责怪的话。在安抚了失误的员工后,就对程博厚和王进江吩咐说投产仪式暂时取消。厂家过来维修完后再确定日期。但是搬住公寓宿舍的事情继续按原定时间进行。
  而对于此次事故,陈鸿对于两位员工,以及相关管理层,该有的处罚,却是不会少的。只不过陈鸿嘱咐对两位员工会从轻处罚。
  ……
  三天后,生产线重新恢复了运转。虽然出了一次生产事故,但重新开始调试时,陈鸿却反而一次都没有去过车间。他需要用自己的态度告诉所有员工,他对王进江这个厂长依旧是信任的。
  而王进江也没有让陈鸿失望,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而陈鸿这边也在验房团验收完第一期公寓后,就在杨思雁的陪同下参观了一遍公寓。
  随后,在程博厚的命令下,趁着周末休息的时候,公司的员工们就欢欢喜喜的搬进了新公寓。只不过原定的入住公寓的庆祝仪式被取消。
  这次搬新家的喜悦,也成功的冲淡了因为上次生产事故,而给公司员工带来的心理阴霾。
  在搬新家一周后,公司的正式投产庆典也低调的举行了。邀请的嘉宾除了L市政府的领导外,还有荣华公司以及海思派出的代表,肖建国等有限的几位客人。
  晚上的时候还举办了公司聚餐。
  至此,经过近一年的时间,金属重工终于全面进入了营收阶段。
  晚宴散会后,肖建国和陈鸿又进行了一次会谈。
  肖建国这次来除了参加金属重工的庆典外,也是带来了军方新的订单。这次的订单就不再是之前量产时,金属重工生产几台军方就拉走几台的模式了。
  “陈总,我们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这一天了。”在会客室,肖建国笑着对陈鸿说道。
  不过陈鸿可笑不出来。看着肖建国带来的军方订单,陈鸿叹了口气,苦笑着对肖建国说道:“肖大校,军方的这份订单可真够大的啊。”
  “哈哈,陈总。看着这几十亿的订单,是不是觉得很开心啊。”看着陈鸿皱眉苦脸的样子,肖建国不禁打趣道。
  肖建国自然知道这个订单对于金属重工来说任务有点重。他也明白金属重工真正的难处就在于缺乏熟练的工人。
  不过明白归明白,和陈鸿已经很熟悉的他,不介意打趣他一番。毕竟他可是手里带着几十个亿的大订单的人。
  随着金属重工的全面投产,军方这回给的订单是有明确数量和时间要求的。既明确要求金属重工在年底前必须如数完成军方200台超精密抛光机的订单。
  这200台超精密抛光机除了50台通用型抛光机外,其余150台全部是按照军方需求,而专门定制的特种专业型抛光机。
  50台通用型抛光机按照既有的生产流程就能很容易完成生产任务。难就难在定制专业型号的抛光机。
  差不多三十种型号,每种型号的需求量不大。但是每种型号的生产流程和工艺都有所不同,无法按照流水线模式来生产。这样就大大的耽误了生产进程。
  “开心,当然开心。几十个亿的订单,现在开心的我,都为怎么去花这么多钱而发愁了。”
  通用型超精密抛光机陈鸿给军方的单价是800万一台。比进口价格便宜200多万。而特种定制型的则根据每种型号的制作成本,价格分别在600万到1400万不等。整笔订单的价格为21个亿。
  21个亿的订单,如果是到鹰国和樱花国去下单,没有30个亿是休想把产品给拿回来的。而且还得等上一年半载,期间还得忍受两国的各种鸟气。
  所以在金属重工这边全面投产后,军方已经把国外所有没有收货的订单全部取消掉了。然后这些订单转移到了陈鸿这里。
  这也让两国都傻眼了。
  “那我就把陈总的愁眉苦脸当做是在炫耀啦。哈哈。”肖建国哈哈大笑道。
  面对肖建国的打趣,陈鸿无奈的摇了摇头。
  然后他说道:“肖大校,前几个月我无法保证产量,但我能保证在年底前一定会完成全部的订单。”
  肖建国其实今天等的就是陈鸿这句话。因此他大喜的说道:“好,陈总。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
  “一言为定。”陈鸿肯定的说道。
  “唉,”看着陈鸿肯定的语气,肖建国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反而叹着气说道:“陈总,其实真的不是我们要逼贵公司。实在是军方对这种抛光机的需求太迫切了。”
  “肖大校,我明白军方的急切心里。我发明的抛光机,我自然明白抛光机有多么的重要。”
  “嗯。那就好。不过你也不需要太过担心。首要任务是保证质量。毕竟贵公司的难处上面是明白的。至于所谓的违约处罚,”说到这里,肖建国看了看四周,然后悄悄的凑到陈鸿身前说道:“我给你透个底,其实来之前上面就嘱咐过我的。要我跟你说声,那只是给外面看的,也是用来堵某些人的嘴罢了。”
  陈鸿楞了下,脑海中想了一下,然后了然的点了点头,真诚的说道:“谢谢。”
  “哈哈,陈总。这句谢谢应该军方对你说才对。”肖建国大笑一声,然后神情严肃又诚恳的说道:“就凭这订单,贵公司就为军方节省了至少10个亿经费啊。”
  “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因为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罢了。”陈鸿看着肖建国,轻轻的说道:“少赚点这些钱,也是对那些替我们负重的人的一点感谢。”
  肖建国楞了下,良久,他才看着陈鸿,认真的说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