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三十章 产品等级制度

  实验室里,陈鸿正忙碌着磨盘的材料工艺的改进。
  由于产能的限制,公司每月生产的超精密抛光机都被军方消化掉。
  对于民用市场,公司目前只是开始接受订单。而国内在鹰国和樱花国下的订单也已经排到了明年年底。并且由于订单太多,已经被禁止下单。所以对两国的产品冲击,现在还没有显现出来。
  等到年底,第一台抛光机被接收,金属重工真正的进入民用市场之时,对于两国产品的冲击,就会开始显现。
  到那个时候,感受到竞争与压力的两国,必然会使用放宽对华国技术出口限制,降低价格等老套路来打压金属重工。
  华国正面临经济转型,工业产业升级的关键时刻。保证这一过程能顺利完成的关键只有一样,那就是装备制造业。
  也可以这么说,顶尖装备制造业,决定了一个国家整体的工业实力水平。而这,也是装备制造业最特殊的地方。
  当然,还有另一个领域,那就是基础材料领域。
  在此之前,华国从未在顶尖装备制造业这一领域,对两国造成过任何的威胁。但现在,金属重工的出现,将结束这一局面。
  对此,陈鸿毫不犹豫的相信,金属重工必然会受到两国企业的全力打压。甚至到最后,这种打压会由他们的政府接手。
  荣华公司也用事实告诉了陈鸿,这种境遇是肯定会到来的。而且时间不会太久。
  对此,在公司创立的时候,陈鸿就有了非常充分的准备。
  让公司获得军工民企资质,打入军工市场。然后通过军方对公司产品的使用,向国内的厂商展示公司的实力,以此迅速的获得国内市场的认可。就可以轻松打开的国内市场。
  顶尖装备制造业,工业产业链的最上游。完全立足于国内市场,而且侧重于军工领域。这是陈鸿对于公司的定位。
  有了这样的基础,在前期,金属重工将不惧国外的打压。
  等公司发展壮大,在装备制造业领域,全面展示出自身强大的技术实力,并且引领世界潮流的时候,陈鸿相信,外部的打压将会变得毫无用处。
  到那时候,国外可以继续打压,继续市场限制。但是,他们限制的只是金属重工的市场,限制的只是金属重工每年的营收额度。而他们所失去的,则是跟不上世界发展的脚步。
  这也是任郑飞所说的——荣华之所以被制裁,是因为他们的产品不够先进的真正理解方式。
  想要做到这一步,需要两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就是金属重工的产品足够的领先世界,并且远远的领先世界。
  而哪怕一家公司,汇集了一批当今世界顶级的科技人才,也不可能做到。
  除非出现像特斯拉这样的百年一遇的真正的天才。但这是不可能的。
  而陈鸿很幸运的具备这个条件,因为他有金属球。
  第二个条件,就是背靠华国,这个具备全世界最庞大的单一市场的大国,也是军事强国。
  而事实上,第二个条件,是第一个条件的基础。否则,光有足够领先的技术也同样做不到这一步。
  特斯拉这百年一遇的天才的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
  ……
  “谢文赋,贺子明,下面的试制任务就交给你们来负责。”陈鸿嘱咐实验室里两个助手道。
  “好的,老板。”两个身穿白大褂,眼带护目镜的年轻男子同声回道。
  “朱明远,你将今天的实验数据整理归档。记得要存放在那台不联网的数据库中。等他们两个的实验完成后,你也一并收录。”
  “我知道了,老板。”另外一个同样白大褂,带护目镜的年轻男子说道。
  这是公司最新招聘的材料领域的博士生。3人都是中南大学今年的博士毕业生,材料学专业。
  现在实验室里除了陈鸿外,暂时只有这3人。材料学毕业不好找工作。确切说是不好找待遇好的工作。陈鸿给他们开出的是30万的起步年薪,并有其他的优厚福利。所以他们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来金属重工。
  30万年薪看起来不少,可相对于材料学的重要性而言,这点薪水根本不多。等以后有成果了,陈鸿还会给他们增加薪水。还有房子,车。陈鸿要让所有来公司的科研型员工,完全不用为了这些基础的生活物质而发愁。让他们可以心无旁骛的投入科研当中。
  装备制造业是工业产业链的上游,而材料则是工业的基础。那是和能源并重的一大基础领域。这两大领域直接决定了人类工业,所能够发展的高度。所以金属重工进入装备制造业领域,在事实上也算是进入了材料基础领域。
  陈鸿他们正在研发的是性能更好的磨盘,而抛光机的抛光精度取决于磨盘。
  等新的磨盘出来后,会将其定位为军用级别,暂时不对民用市场开放。并且会控制其产能。目前生产的抛光机以及磨盘,则定位到民用市场。
  目前鹰国和樱花国面向市场的超精密抛光机,其抛光精度是落后于公司的产品的。但陈鸿不保证他们还有精度更高的产品并未投放市场。
  如果明年,两国将精密度更高的抛光机投入市场,并对华国销售的时候,陈鸿就会将最新的军用级别的抛光机下放民用市场,与对方展开竞争。
  不过陈鸿相信,公司目前生产的抛光机,短时间内不惧怕两国的竞争。
  有了这三位助手,陈鸿的工作量大大的减少了。
  当谢文斌和贺子明将最新的磨盘制造出来后,两人随即对其进行各种性能测试。一旁的朱明远则在一旁的仪器上负责记录各种性能数据。
  “老板。”这时,朱明远喊了一声陈鸿。
  “嗯?”陈鸿正在电脑前工作者,听到朱明远叫他,就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
  “老板,测试数据出来了。已经达到了我们的预期值。”朱明远开心的说道。一旁的谢文斌和贺子明也是满脸开心的笑容。
  中国的科研人员一向都比较内敛,哪怕是实验取得了成功,他们也不太善于用肢体语言和各种欢呼来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
  陈鸿来到跟前,从朱明远手中接过数据表。
  在看完后,陈鸿认真的嘱咐他们:“好。继续进行测试。至少测试5组数据。如果测试数据完全达标,那就证明咱们的实验成功了。”
  随后,3人又开始试制磨盘样品,然后测试性能。就这样一次次的重复着。
  这种工作是极其枯燥乏味。但科研就是这样。任何炫目多彩的高科技,都是科研人员在这种枯燥乏味的工作过程当中诞生的。
  最后,所有5组性能测试结果出来了,完全达到了预期目标。
  新的磨盘研制成功了。
  陈鸿开始安排三人,将整个磨盘的配方和流程进行整理归档。并且分成三个技术级别。
  陈鸿会按照技术等级,将最高级别投放军用市场。剩余的两个级别储存起来,暂时不会立即投入市场。只是以备明年可能的市场竞争。
  这是必要的技术储备,也是一家合格的企业实现利润最大化的必要方式。毕竟,没有利润,就没有足够的财力投入最前沿的技术研发。现代前沿技术研发耗费的资金是非常庞大的。所以没什么吃相难看不难看的。
  安排好三人的工作后,陈鸿就离开了实验室。
  他要去找王进江安排新的磨盘生产任务。
  “王厂长,从今天开始,磨盘生产线进行调整。调出大部分的产能,准备生产我们新的磨盘。而这种磨盘,将只对军方出售。”
  陈鸿在将实验结果告诉王进江后,就发布了新的命令。
  “好,老板。”王进江接受命令后,问道:“那老板,之前的磨盘就只向民用市场提供吗?”
  陈鸿的产品市场分级制度,王进江是清楚的。
  等陈鸿点头后,他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就必须得扩大生产线。我们的磨盘现有产能本就不足,到了年底,民用磨盘就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了。”
  陈鸿回道:“生产线是要扩大。但是目前公司的厂房已经不够用了。只能先满足军方的需求。”
  “那我们就只能等新厂房建成后,再扩大生产线了。但民用市场会收到影响。”王进江回道。
  “没关系,反正公司将第一批投放民用市场的产品数量定的很少。目前留一条生产线,足够满足前期的民用市场需求了。等到投放数量扩大后,新的生产线应该也可以投产了把?”最后一句话陈鸿是问王进江的。
  “这个没问题,明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扩建新的磨盘生产线,这样一来就不用耽误民用市场的需求。”
  “那就好。你就按照刚刚说的,务必先保证军方的需求。”
  “好的老板。”王进江随后又说道:“那我们给军方的产品进行升级,这价格方面的话,恐怕得有所上涨了。”
  听着王进江的话,陈鸿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价格的事情,我去和军方说。”
  王进江点了点头,说道:“那我现在就去安排。”
  “这样,你先做好准备。我现在就去联系军方。等我和军方谈好后,你这边接到通知就立马进行改产。”想了想,陈鸿突然觉得,有必要先和军方进行必要的沟通。于是他嘱咐王进江暂时是等通知。
  “好。”王进江说着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