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一章 开挂的人生 1

  2018年7月11日。湘南省省会星城。
  在星城的大学城里,中南大学毫无疑问是最好的大学。
  麓山南路932号,则是中南大学本部校区的校址。陈鸿就住在附近的一个高层小区。
  陈鸿今年28岁了。10年前本该参加高考的他,却悄然的选择了弃学,也就是放弃高考。然后就一个人从L市来到星城,最后选择暂住在了这里。
  他居住的楼房有22层。一层有三户,两户100平左右的大房和70平左右的小房。陈鸿住的是顶楼,整层都被他买下来了,三户全打通。再经过改造后,变成超过300平米的高空豪宅。这是陈鸿在09年买的,花了他300多万。10年的时候星城底层的工资收入普片在8,9百块。一般小公司部门经理级别也就二、三千一月。
  事实上当初开发商就设计好了——保证有钱人把整个顶层包下来的时候可以进行改造。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顶层还额外增加了一个30平米的露天大平台。而事实上也证明开发商的眼光不错,整个小区这样的隐形高空大豪宅共有7套,全都售卖一空。且全都被打通并改造成大豪宅。
  小区里的7套高空豪宅所在的楼房不仅是最高的7栋楼,还是那种单一单元楼层而并非单元并联楼层。这样的高空豪宅不存在朝南超北问题。但细心的开发商将那露天大平台修建在了南面。正好面对小区马路对面的中南大学。7栋楼房的位置经过巧妙的设计安排,保证朝南面的拥有良好的视野。晚上的时候可以在平台上欣赏中南大学夜景和校区外面繁华的小吃商业街。
  陈鸿买的这套豪宅原先东面的套房没有大的修改,只是装修好当做居住休息的居所。
  西面连着中间的小套房则改造成私人工作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里摆满了各种哪怕在全世界范围来说都称得上顶尖的实验仪器。很多仪器十年来陈鸿陆陆续续购满的。但更多的是陈鸿自己亲手设计制作的。毕竟如果全部靠买的话,他也没有那么多钱,而且很多设备是属于管制仪器,他个人是买不到的。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没那么多钱。
  读书的时候,陈鸿的成绩很不错,在班上一直处于中上游。而他本人又不爱说话,总是沉默寡言。在外人看来,他是个成绩不错的老实学生。
  可事实上陈鸿是个不为人所知的天才。读书的时候陈鸿其实一直压着自己的成绩。他不喜欢成为别人关注的目标。本身也是那种沉默寡言的性格。
  在成年人的世界观里,普通人的沉默寡言是一种老实本分的表现。而有成就或者说有身份地位的人的沉默寡言就是一种低调的表现。
  现在的陈鸿自然是属于后一种人。
  陈鸿是个不为人所知的真正的天才,而不是新闻媒体报道的那些所谓的天才。
  在初一寒假的时候他就在L市的新华书店自学完了整个中学的课程。此后他就利用各种假期在书店里自学了他所能读到的各种书籍。
  陈鸿的学习能力是无比惊人的。更恐怖的是,他能将所学的知识立刻融会贯通为自己所用的能力。而且陈鸿还拥有传说中一目十行和过目不忘的能力。那是真正的过目不忘,而绝不是一种夸张的说法。
  08年陈鸿来星城的时候,全身上下总共不过5百块钱。为了凑够租钱的房子,那时候的陈鸿在星城白天呆新华书店,晚上呆网吧开通宵。仅仅一个星期后,陈鸿就利用自学到的编程知识在威客上做任务获得了人生的第一笔收入——3万块。
  利用这笔钱,陈鸿就租了房子。仅仅半年后,陈鸿就花了300多万买下了现在所住的这套房子。之后陈鸿一边通过各种网络任务,获得有限的资金,一边探索着属于自己的秘密。
  自从懂事开始,陈鸿就能“看”到一个全身散发着金属色泽,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造的圆球处在自己的大脑中。
  这让陈鸿很害怕。那时候还小,不懂事。他以为他生病了。但他又不敢和别人说。这也是陈鸿沉默寡言性格的主要原因。到了初中以后,随着他学到的知识越来越多,他已经渐渐的明白那个金属色泽圆球的存在不是因为他生病了。
  陈鸿曾以头痛为由去医院检查过,在经过医院各种各样的医疗设备的检测后,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没发现。
  后来,陈鸿慢慢发现,每当自己沉迷于学习当中的时候,特别是遇到难点而苦思冥想的时候,他脑海中的金属球就会缓缓的转动。伴随着圆球的转动,他会清晰的感觉到一圈圈肉眼不可见的波纹在他的脑海里荡漾开来。
  每次波纹的荡漾,都会让他感觉到思路变得无比的清晰,所遇到的任何难题都能很快解决。这是自发现金属球的存在近二十年来,唯一知道的有关其的作用。
  金属球,这是陈鸿给取的名字。因为圆球静止不动的时候浑身散发着金属般的色泽。而转动的时候所有的光泽会全部内敛,就像黑洞一样,将所有的光泽收敛。
  暂时确定了金属球的存在对自己身体没什么危害之后,陈鸿也就对其的存在这一问题不在过度关注。转而对金属球其他的问题产生了兴趣。
  每当闲下来的时候,“看”着脑海中静止不动的金属球,陈鸿有一种感觉,金属球既位于自己的脑海里,又不位于自己的脑海里。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解释它应该是位于自己的大脑中的异维度空间。俗称高纬度空间。
  虽然陈鸿对金属球的存在方式很感兴趣,可他更感兴趣的,却是金属球本身的制造工艺。一种天才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金属球是一个绝对完美的球体。而他本身就对各种精密的加工设备非常痴迷。他也很想亲手操纵各种精密的加工设备加工出各种精密绝伦的零件出来。甚至他还想自己制造更加精密的加工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