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十八章 黎明不再沉寂

  再过几天,马上就是元旦了。
  这天,陈鸿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行代码。来到窗户边伸了个懒腰,安静的看着窗外已经焕然一新的厂区,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半年以来,陈鸿在完成新的电脑语言创作后,就开始利用这种全新的电脑语言去制造工业软件。
  伴随着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深入发展,中国正在向智能制造迅速转型。中国制造业缺少核心工业软件,将是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长悬于中国制造之项顶。没有自主核心工业软件的支撑,中国制造强国只能是一梦之醉。
  而此刻,整个行业却呈现可怕的沉默。当许多人都在沉迷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来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时候,没有人意识到这些概念如果脱光了一层一层衣服,最内核的就是工业软件。
  一想到国内那些个所谓的大佬们今天嚎叫着智能制造产业,明天嚎叫着人工智能,陈鸿的心中就觉得好笑。他没兴趣嘲讽他们,因为浪费时间。
  现在在华国,人们已经连呐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他们已经认定,发展自主的高端CAD、CAE软件,是不可能之事。
  但今天,他陈鸿,一个人在L市,在金属重工所处的这栋不起眼的办公楼里,完成了。
  “看”着脑海中已经停止转动,正静静的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金属球,陈鸿心中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金属球没有任何的回应,就那么安静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它自有属于它自己的光芒,不需要别人的认可,也不需要别人的感谢。
  重新坐回电脑前,陈鸿还要继续工作。
  陈鸿打造的全新工业软件,其实应该说有两个部分。他们分别对应计算机辅助设计和计算机辅助仿真。
  其实陈鸿制作的这两个工业软件,现在还只是一个大体的外壳,陈鸿敢说它们两个可以应用到各个工业领域。
  但是,现在它们的数据库基本为零,实际应用的时候,需要各个行业将其的行业数据输入其中,才能够真正的使用起来。
  这样一来,就需要建立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而数据的建立,不仅仅需要大量服务器,还需要各行各业的大量的实际生产数据,这个就真的不是陈鸿能办到的了。
  他现在所做的除了进行最后的完善之外,就是把自己在过去十年捣鼓实验室时候所积累的数据输入进去,建立最初始的数据库。
  但这些数据都是被严格隔离保密的,仅限于公司内部使用。到时候公司内部使用这套工业软件的时候,既可以从大众数据库中调取数据,也能从这个内部数据库中调取数据,从而保证公司的机密不被泄露。
  终于完成最后的任务,现在就要等服务器到位,建立数据库。最后剩下的,就是等待各个行业的使用者将他们的行业数据输入其中就行了。
  然后就是在这过程中由公司派遣的员工去进行协调。还有版本的后续研发,也都是交给员工自己去弄。
  不过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这些工作都得等过完年才能继续进行。
  而马上就是元旦。
  程博厚已经跟陈鸿商量过了,公司决定搞个热热闹闹的年会。
  半年来,因为厂区的生产线已经开始进入安装,相应的员工招聘早已开始进行。
  到目前为止,公司的员工数量已经突破了300人。绝大部分都是应届毕业的大学生。拥有工作经验的社会员工不太好招聘。
  现在每年毕业的大学生数量极其庞大,除了顶端少量的尖子生,大部分面临的就业形势都都不太好。
  因此尽管对L市这样的小对方比较犹豫,但看在一线标准的工资,加上公司明年即将可以入住的精装修单身公寓,这些职场上的新人们,还是怀着一丝憧憬来到了这里。
  除了极少部分的人是本地人,大部分都是外地的。毕竟L市高端人才拥有量实在是太少了。
  在星城招聘人才的时候,由于招聘的人员数量巨大,加上待遇极高,一度引起了轰动。导致有关部门都过来询问,就怕碰到什么骗子公司。
  并且,因为公司集中招聘的是和机械,电子,自动化等相关领域人才,导致星城人才市场在这些专业的人才出现了短暂的紧缺现象。
  第二天,陈鸿来程博厚的办公室。
  “请进。”办公室里传来程博厚的声音。
  “老板,你来了。”看到是陈鸿,程博厚连忙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说道。
  “程总,年会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两人在沙发区落座后,陈鸿就问道。
  “都已经安排好了。年会的地点就在涟江二桥附近的一个酒店。”程博厚回到。
  “嗯。”陈鸿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之前说的关于公司年底员工年终奖金的事情,计划书已经出来了吗?”
  “这个是计划书,你看下。”程博厚一边将一份文件递给陈鸿,一边说道:“公司今年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绕厂区的建设,没有任何的营收。所以我们决定按照员工的入职时间来发放年终奖。
  今年公司员工一共是分两批入职的,除了第一批7月招的外,其余都是在10月集中招聘进来的。所以我们决定7月入职的多发三个月工资作为年终奖,而10月入职的,一律只多发一个月工资作为年终奖。”
  快速的浏览了一下文件,大体的陈鸿没意见,只是补充了一点:“新招聘的王厂长的年终奖也按照三个月的标准来发吧。”
  “好的,老板。”王厂长是9月底入职的,他也是外地人。
  “对了,公司年会的奖品都准备好了吗?”陈鸿又问道。
  听到年终奖的奖品,程博厚笑着说道:“都已经准备好了。另外按照你的吩咐,所有春节期间回家的员工,一律在财务登记,由公司统一为他们订购了往返车票。”
  说到这里,程博厚又想到一件事,说道:“由于公司一次性订购的车票数量比较多,而且地域比较分散。为了这事情,公司专门找了地方政府寻求帮助,地方政府也非常热心的帮我们公司联系了本地铁道分局解决此事。
  鉴于这一点,老板我提议以后公司员工的车票自己负责订购,然后年后回公司统一报销。这也要省去许多麻烦。”
  陈鸿没有回答,而是看着程博厚反问道:“程总,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年要求统一且提前为公司员工订购好车票吗?”
  程博厚听到陈鸿的问题,楞了一下,先是下意识的说道:“难道不就是公司给员工提供的一份福利吗?”
  然后细细思索了一番,迟疑道:“难道这里面老板还有别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