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五章 面试 1

  当天晚上7点左右,陈鸿就接到了黄易的来电,说人员名单已经发到了他的邮箱。不过人员名单很少,就5位。其他人听到要去L市,都直接选择了拒绝。
  5位看起来不错少。可问题是陈鸿需要招聘的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一个财务经理两个职位。这里面3位是财务经理的备选者。总经理的备选者才2位.
  陈鸿给出的待遇很丰厚的——总经理年薪百万,百分之三的年底分红。财务经理年薪80万,百分之二的年底分红。放眼全国,这都是很高的薪酬水平了。
  但凡有资格进入陈鸿备选人名单的,无不是事业有成,且还有家室的中年人士。房、车早已齐全。对他们来说,选工作,首要考虑的是稳定,接着是家人的问题。尤其是家里孩子老人。薪酬是重要,但绝对不是他们的首选。
  陈鸿一家四线城市的新公司,谁也不能保证能干多久。他们不敢赌,也赌不起。都说中年人危机,其实不是他们缺乏那些鸡汤文说的那种用于闯荡的勇气,而是到他们那个年龄,多了太多的责任。所要负责的,不仅仅是自己,有另一半,还有老人、孩子。一但输了,除了他自己,家里的老人孩子都要为此承受不该承受之重。
  打开电脑,仔细查看着黄易发过来的资料。
  负责应聘总经理职位的是一男一女。男的叫程博厚,四十二岁,常德人。湘南大学工商管理本科毕业。至今已工作19年。共就职过三家民营科技公司和一家星城本地的地产公司。刚毕业的头三年是在基层打拼,然后一步步升到了经理位置。这是他就职的第一家公司。也是呆的时间最长的一家公司,一共呆了10年。而离开的原因倒是简单,公司被收购,一朝天子一朝臣。那时候已经是总经理位置的他只有离开一途而别无他选。呆的时间最短的是那家房地产公司,就一年。原因直白了说那是一家家族企业,权利斗争太厉害。最后一家公司离职的原因是公司有董事会成员的亲信贪污腐败,被他强力举报清除。结果他就只能走人了。最要命的是他的声誉因此受到了影响。而他却连起诉的对象都难以找到——对于这个结果陈鸿一点都不奇怪。
  资料上还特别写道,他读大学时所在的那一届,虽然不是成绩最优异的那一批,但也是仅此于优异者的那一批。其就职的第一家公司他是在公司效益不好濒临破产的情况下被破格提拔上任的。在那之前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但最后公司在他的带领下扭转亏损,并一点点增加盈利。这是他干的最开心的一家公司,公司老板对他很是信任。但奈何公司被收购,老板回家养老,他也只能走人。而黄易给此人的评价是其优点就是意志坚定,有职业道德底线。
  另外黄易还特意在电话里跟陈鸿提到过程博厚声誉受损这件事。并且表示可以为程博厚的人品做保证。
  而另外一个女性应聘者叫陈霞。是陈鸿的本家姓人。三十五岁。她的履历上非常的优秀。是外省一所重本大学毕业。曾在魔都打拼了五年。后回到星城工作,并结婚生子。看到这里,陈鸿突然有种直觉,虽然不知道这个本家姓的女子为什么会答应来面试,但最后会与他公司总经理的位置无缘。而原因就是资料里显示她是回到星城工作后才结婚生子,到现在已经8年了。很明显,她这是落叶归根了。
  至于面试财务经理的三个面试者,陈鸿在看过三位面试者的资料后,对于这两女一男三位的工作经历都很满意。但其中一位叫吴英华的女性面试者却已经进入了陈鸿的候选人名单。原因是资料上显示这个叫吴英华的女子就是L市人,不仅她自己,她丈夫也是L市人。
  毫无疑问,三人的履历差别不大,明天的其他二位面试情况要是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陈鸿公司的财务经理就是吴英华了。
  之后给黄易去了个电话,告知明天中午一点面试。这个时间是有考虑的。
  ……
  第二天上午10点,陈鸿拿着一个文件袋就出门了。文件袋里是5位面试者的资料。是陈鸿用打印机打印出来的。
  刚来星城的时候,陈鸿就知道那时候通程国际大酒店是星城最好的酒店。但现在是不是就不知道了。
  不过这跟陈鸿没关系。陈鸿径直来到5楼宴会厅。出门的时候他就联系了酒店业务员,预定了一间小会议室。询问5楼工作人员后,陈鸿来到了他所定的会议室。
  工作人员早已按照陈鸿的需求将会议室布置好了。不过不是平常人们所知的那种面试场地布置。而是一组简洁的的沙发,一张茶几。茶几上摆放了几瓶矿泉水。
  会议室外面也有供客人休闲的沙发。当有人在面试的时候,其他人可以在外面的沙发上等候。考虑到面试的时间正好是午饭点,陈鸿还让工作人员在外面准备了一些点心,主要是面食一类的点心以及矿泉水,甜食一类的容易腻。
  等陈鸿吩咐的这些事情完成后,时间临近12点半了,而这时候黄易也来了。他是专门来负责帮陈鸿招待面试者的。
  “陈先生。”黄易笑着跟陈鸿打招呼。
  “来啦。吃饭了吗?来点点心吧,听说这酒店的点心还是不错的。”陈鸿笑着回应了一句。然后招呼黄易过来吃东西。
  “好啊。早就听说通程大酒店的点心很不错的。”黄易倒也没有过于客气。虽然吃过来,但尝尝鲜也不错。
  “陈先生你可真客气,来面试工作竟然还有点心吃。想当年我求职面试的时候,能有杯水喝就不错了。”黄易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感慨着。
  “哪里。本来就是我这个面试时间点选的有些匆忙。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给他们准备点吃的填填肚子是应该的。”陈鸿顿了顿,又说道:“再说大家在外打拼,也都不容易。”
  “可如你这样体贴的老板,可是不多见啊……”
  陈鸿也没吃午饭,两人就这样边吃边聊着等待面试者的到来。
  也没多久,黄易就接到一个电话,是第一个面试者到了,说是已经到酒店一楼大厅了。黄易通知对方直接上五楼。巧合的是,黄易电话刚挂断,就又响起来了。黄易自然又是一番嘱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