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二十五章 量产

  肖建国直到三天后,也就是初七才过来。与他一起来的,还有10个年轻人。
  “陈总,你看下这份文件。”肖建国满脸笑容的递给陈鸿一份文件。
  陈鸿边接过文件,边笑着说道:“看到肖大校满脸的笑容,我猜肯定是好事。”
  “哈哈,陈总一看便知。”肖建国大笑一声,却也不明说,只是示意陈鸿自己看。
  “好。”陈鸿打开文件,细细一看,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根据文件写的,军方以2个亿的价格购买精工1.0以及源代码,并且就新的编程语言委托金属重工,替军方培养若干名技术人员。而这技术人员的培养费用自然也包括在了2个亿里。
  然后通过对金属重工提供的超精密抛光所用磨盘样品的测试,其性能已经位于世界顶尖水平,完全符合军方对于此类产品的性能需求。故此军方决定今后将超精密抛光机的订单全部转交于金属重工。
  不过鉴于金属重工暂时还未投产,产能还不确定,所以具体的订单暂时还未出来。
  另外,金属重工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军方的合作民营企业。
  看完后,陈鸿拿着文件开心的笑了。
  将精工1.0的源代码交给军方时,他没有提钱的问题。是因为他只是打算把它当作敲门砖,以此为金属重工敲开获得军工许可资质开路。但没想到军方不仅给了钱,而且价格还这么高,虽然包括了人员的培训。但人员培训随便给个100万就绰绰有余了。
  “谢谢。”陈鸿感慨了下,轻轻的说道。
  “谢谢?”肖建国有点不解,好奇的看着陈鸿问道。
  “没什么。”陈鸿笑了笑,然后对肖建国说道:“肖大校,这价格其实给的有点高了。我原本是打算免费授权给军方的。但没想到……”
  不等陈鸿说完,肖建国就打断了他的话,并一脸严肃的说道:“陈总说笑了。相对于工业软件的价值,2个亿不贵。贵公司花了巨大的心血开发出来的产品,国家怎么可能就这么白拿呢。”
  “我们国家科技的进步与发展,是离不开民营企业的贡献的。但你们民营企业也是需要生存和发展的。如果说你们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去研发先进的技术和产品,国家却分文不出的就拿来使用,那以后谁还愿意在先进技术方面进行投入呢。”
  随后,肖建国又说道:“陈总,我今天过来,是想替上面问问,贵公司大概什么时候可以接受订单?”
  陈鸿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如果说完全投产的话,估计得要6月份了。”
  “6月份?陈总能加快速度吗?最好两个月内就能接受投产。”
  看着肖建国有些焦急的样子,陈鸿能理解上面为什么会这么着急。实在是咱们国家在这方面的需求太迫切了。
  只见肖建国又说道:“陈总,你是不知道。当我们把你给的样品带回去检测之后。我们所有参与测试的人员,都被这种磨盘表现出来的优异性能所震撼了。当报告打上去后,上面就下了命令,要求我尽量和贵公司沟通,争取早日实现这款产品的投产。”
  听了肖建国的话,陈鸿低头认真思索了起来。
  过来一会,他才抬头看着肖建国,认真的说道:“我能理解上面的迫切心情。1个月,1个月内我公司可以开始量产,产量不会很大。而全面投产就必须等到6月份。”
  陈鸿的话让肖建国眼睛一亮,于是他连忙问道:“量产?大概能有多大的产量,能细说下吗?”
  “量产阶段抛光机一个月产量可以达到5台左右。当然,这是我头两个月的预估产量。等后面员工熟悉了工艺后,至少可以提高3倍左右的产能吧.”
  “这么低?”肖建国瞪着眼看着陈鸿,随后苦笑道:“你这量产也太低了吧。”
  “没办法,这类超精密机械,前期的工艺磨合期,马虎不得。”陈鸿摊摊手,笑着回答道。
  他也很明白这类进入超精密范涛的设备,真的是不能赶时间的。
  “那好吧。有至少比没有要强。不过这些产品必须全部供应给军方,在满足军方需求前不能对外销售。”肖建国最后也只得妥协。
  陈鸿点了点头,然后想到什么,提醒肖建国道:“对了,你回去后最好问清楚。看看需要什么类型的抛光机。是通用型的还是专用型。
  如果是通用型就没什么事。如果是专用型,最好提前将你们的性能要求给我。我公司好提前做好准备,这样也不耽误事情。”
  很快,肖建国就走了,他必须将金属重工的情况汇报给上面。临走前,他表示,下次他来的时候,就会将陈鸿公司的军工资质的相关证件给他带来。
  等肖建国离去后,陈鸿就开始给那10个小伙子进行相关的培训。
  ……
  初七上午的时候,程博厚就回L市了。他还特意来了趟公司。
  陈鸿把军方的事情告诉了他。
  这让程博厚惊喜不已。公司都还没正式营业,就已经有了两个超重量级的客户。这让他对新的一年的工作充满了信心。
  也就是这天,员工们陆陆续续的回到了L市。最后经过统计,陈鸿惊喜的发现,总共只有11个员工离职,而且全部是已经在社会上工作多年的那一类。那些去年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都没有走。
  经过一个月的紧张施工,公司的第一条生产线安装并调试完成。陈鸿没有搞什么庆祝活动,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开始了投产。
  实验厂房也早在半个月前就完工了。陈鸿将他自己的那些设备都搬了进去,悄悄的开始了磨盘的生产。
  实验厂房的旁边就有一根10米高的监控塔。有四个摄像头专门负责从高空俯视整个实验厂房,毫无死角。没有任何可能性能避开摄像头进入厂房。
  磨盘的制造稍微简单点。在负责生产的员工签订了保密协议后,陈鸿带领他们很快让磨盘的生产进入正轨。
  真正麻烦的是抛光机的制造,缺乏熟练的机械工人,第一台抛光机的制造,几乎全靠陈鸿一个人,那些个大学生基本都是打下手。
  但是陈鸿没办法,只能手把手的教会他们。好在这些大学生都很努力,也非常能吃苦。他们经常自己主动加班,自己钻研。
  不过陈鸿并不打算让他们这种加班状态持续下去。等他们对生产工艺熟练后,就会让他们全部回到正常的工作状态。
  毕竟大家出来工作的目的是能好好的生活。如果都把时间花在加班上,那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而且这类超精密的机械产品,需要精神和身体上保持足够良好的状态才能很好的完成工作任务。
  量产后的第一个月,没有完成预定的生产目标。只完成了3台定制专用型抛光机的生产任务。没办法,实在是大家都不太熟悉生产流程。而且生产要求又非常的高。
  好在陈鸿早就跟肖建国打过预防针。倒也没有造成违约的情况。
  量产一个月后,肖建国跟着拉货的车子一起过来了。同时他也把金属重工的军工许可证书带来了。
  陈鸿歉意的跟肖建国打招呼道:“抱歉了,肖大校。实际生产中遇到的问题远远超出了我的预估。”
  “哈哈,陈总严重了。”肖建国笑着拍了拍陈鸿的肩膀,随后认真的和陈鸿说道:“其实上面早就已经预料到过这个问题。这种顶尖的技术产品,哪里是那么容易说造出来就造出来的。陈总就不要自责了。”
  面对肖建国的安慰,陈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谢谢。”
  “陈总客气。”肖建国看着陈鸿,开心的说道:“上面已经说了,只要你们的产量上来了,那么我们所有在国外的订单能取消的就全部取消。”
  陈鸿诧异的说道:“那订金怎么办,这不是白白便宜他们了?”
  “哈哈,我们宁可损失一点定金,也不愿意再看鹰国和樱花国那帮家伙的脸色了,也不愿意再受那个鸟气了。况且,这也能减少他们的经济增量不是。”说到这里,肖建国又郑重的说道:“说起来,应该是我们感谢贵公司才对。没你们的产品,我们还得去受那个鸟气。”
  “肖大校见外了,身为这个国家的公民,这是我们应该尽的义务。”陈鸿认真的回道。
  “对,没错。这是我们每个公民都应该尽的义务。”
  第一批产品军方拉走后,被迅速的投入使用。然后那边又同步将实际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反馈给了陈鸿。
  幸运的是,超精密抛光机在过去的近十年里,被陈鸿在实际运用中不断的改进过。所以,那边反馈的问题都不大。陈鸿通过专用电话进行隔空指导后,公司派去的维护人员都能很快解决掉。
  这让陈鸿大感幸运的同时,又深感公司人才的匮乏。毕竟这些员工的成长需要时间的。
  陈鸿在和程博厚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程博厚也是有些无奈的和陈鸿说道:“陈总,国内这类精密机械领域有经验的人才本来就严重匮乏。而公司的现有条件也很不好招聘到他们。”
  陈鸿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不过比起到外面招聘,我更加看中的还是公司将自己的员工培养起来。哪怕这样多花些时间我也愿意。”
  “陈总是打算将主要精力放在新人的培养上吗?”
  “没错。”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觉得公司就将招聘的目标放在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身上。同时,加大对将进入大四的大学生的宣传,为来年的招聘打基础。”
  对于程博厚提出的招聘方案,陈鸿仔细想了想,觉得这样最好。于是他就点头同意了程博厚的建议。
  随着程博厚将命令传达下去,人事部和行政部的员工几乎全部出动,前往湘南省的各大重点高校展开大规模的招聘活动。
  除了超一线城市的工资水准外,随着大学生们毕业月份的到来,正好是公司公寓宿舍第一期完工的时候。每个来公司的员工,都能住进一套40平米,精装修的白领公寓。这样的优厚条件,很是吸引了大批大学生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