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十二章 金属重工 3

  “程总,等下你安排人员,先行采购一批公司的商务用车。另外公司的所有高层一律配车。”想了想,陈鸿继续道:“其中你的配车标准是100万,其他部门经理的配车一律为50万以下。”
  “另外,你还和开发区招商办的联系下,就说公司准备修建一个大型的公寓型员工宿舍小区。希望他们能批一块地卖给我们。”
  程博厚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下心中的震惊,说道:“老板,这是不是太快了。毕竟公司现在还没开始营业,连营收都没有。”
  程博厚没有说不赞同。毕竟作为员工,他知道公司既然修建公寓宿舍,那他们这些高层的单独住宅就绝对少不了。这并不算什么自私的想法。毕竟大家出来工作为的就是能有好的生活。
  陈鸿的目光看向远处的那片山区,轻轻的说道:“等过几年,公司有钱了,要把那片山区全都圈下来。我要将这一大片土地都打造成属于公司自己的基地。”
  “我坚信我的金属重工未来会成为L市的代言词。而整个L市,也将注定会因为金属重工而腾飞。到那个时候,L市的地价注定会上涨。所以我们要趁着这几年地价便宜的时候,把公司未来的基地都给圈下来。”
  陈鸿脸上的表情很平静,没有太多的波澜。但程博厚从陈鸿表情里看到了无比强大的自信心。虽然他不知道陈鸿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自信心。但既然已经选择加入金属重工,甚至连全家都迁居到了这里。准备在这里生根发芽。那他心里也只会选择相信。
  “等下晚点我会再转9个亿资金到公司的账户里。如果资金不够,你再跟我说,我会再想办法。”
  重工业的资金投入是巨大的。这点程博厚也清楚,所以他说道:“老板,那员工宿舍我们是不是分期建设。以免资金过于紧张。”
  “不用,资金不够我会想办法。公司哪怕是前期,也会需要大量的员工。而我们公司的产品无论是定位还是技术含量,都决定了公司要招聘的员工都是大学生,甚至更高学历的人才。这些,我们基本只能去外地招。”
  “如果是那些工作多年的员工还,他们拥有一定的财力,以现在L市现在的房价,他们很容易就能在L市购买房子。但我估计前期公司主要的应聘者是以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为主。这些学生自然只能租房子。”
  说到这里,陈鸿叹了口气,接着说道:“L市虽然现在租房市场非常便宜,那是没什么外地务工人员有租房需求。但随着大量外来人员的到来,本地人必然会坐地起价。尤其是以学生为主的租客群,没太多的社会经验,又人生地不熟的,更容易被欺负。”
  程博厚默然,以他的社会经验,自然明白陈鸿说的一点都没错。一但公司从外地招聘大量学生员工过来,而公司又不管,由他们自己去解决租房问题。那么他们必然会是被欺负的绝佳对象。
  “我绝对不允许那些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怀着满腔的激情和对未来的憧憬来到公司后,就在‘住’这一字上面临各种困境。他们来这里是闯荡事业,实现自己抱负的,不是来被别人当凯子宰的。我无法完全的保护我公司员工的周全,但如果是我能帮他们提前避免的,而我作为老板却不去做,那我就只是一个失职的老板。一个失职的老板,是注定无法创立一家伟大的公司的。”
  程博厚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陈鸿的这番话似是让他想到了曾经的经历。半响,他才叹着气说道。
  “是啊。每个背井离乡在外闯荡的年轻人,都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心酸与委屈。他们不会去怪公司,而公司在事实上也无需承担责任。可这样一来,员工们就会无法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工作上。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于公司的归属感被一点点的磨灭。”
  两手臂肘撑在窗沿上,两手十指交叉,凝望着远处那片山区,接着程博厚的话说道:“员工对于公司的归属感,包括了丰厚的收入。而反过来,单纯的丰厚收入却绝对无法获得员工的归属感。公司想要获得员工的归属感,很难很难。而想要失去员工的归属感,却很简单。有时候,很多看似与公司无关的事上,都能让员工失去对公司的归属感。”
  “再说句自私的话,公司未来几年,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人才的招聘。公司内部,自会有奖惩制度来保障员工之间的公平竞争,确保优胜劣汰。但在公司外员工的生活上,要尽量为他们解决一些后顾之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极可能的留住员工。”
  “我明白,老板。我会做好这方面的保障工作的。”
  陈鸿转过身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皱着眉扫视着整个7楼,也不说话。
  程博厚见状,不由得疑惑,跟着环顾了一圈四周,却没发现什么。
  于是好奇的问道:“老板,这7楼有什么不对吗?”
  “哦,想起来了。”7楼两字,让陈鸿突然醒悟自己想要说的事,笑着对程博厚说道:“就是,7楼装修的时候,你让人给我隔一个小房间,做我的休息室。以后我就睡这里了。”
  程博厚一愣,不解道:“老板不是L市人吗?难道在L市没房子?”
  “那房子早没了。”陈鸿笑了笑:“不瞒你说,我是个孤儿。之前你在星城我家里看到的遗像,那是我的养父。是他把我捡回家抚养成人的。而他是五保户,住的是政府提供的房子。我高三的时候他去了。而我也在那年一个人去了星城。这一走就是十年,房子早被政府收回去了。”
  “那老板不打算买房子了吗?”
  “买什么房,金属重工就是我的家。再说,公司会建公寓宿舍,到时候我要是想的话,直接搬宿舍不是更好吗?”
  说话间,两人已经下到了1楼。
  “公司的事情就要辛苦你了。我去星城要个几天才能回来。我会去顺便找下建筑设计所为咱们公司的公寓设计图纸。你这边土地购买好后通知我下,我好叫他们来实地勘查。”
  “好的,老板。我估计两天内能搞定。到时候电话通知你。”
  “行。我先走了。”
  “老板慢走。”看着陈鸿的背影消失在厂区大门拐角,如果不是听陈鸿自己说,他还真不知道陈鸿竟然是个孤儿。才28岁的年龄,就拼下这么大一份家产。程博厚轻轻的吐了口浊气,心中一片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