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也有黑科技 > 第二章 开挂的人生 2

  出于复制完美球体的想法,陈鸿决定自己亲手制造一个。
  但不想刚开始制作的时候,陈鸿就遇到了困难。而且是困难重重。
  万事开头难。最难的是什么?是钱。
  虽然陈鸿有钱,但那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的。他的收入来源全都依靠网络上做各种任务。也许赚个几百几千万的容易。可对于搞技术研发的人来说,哪怕是那些所谓的技术大拿们,这点钱连个浪花都不一定能掀起。
  虽然陈鸿不一样,他是独一无二的天才。但有限的资金自然要省着花,自然就会拖延他的后腿。
  然后就是场地问题。陈鸿的实验室是在自己家里,不可能摆放那些大型机床。
  而有些设备是受到管控的。但那时候的陈鸿只想安心的当一个技术宅男,并不想参与到社会工作当中去。所以就不是他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能够买得到的。
  于是他决定通过购买各种零部件,自己动手组装了一台小型的加工中心,准备在家里自己制作完美球型。他可没打算纯手工打造一个完美球体——毕竟这种可能性太小了。
  加工机床,尤其超精密的加工机床是个系统的工程,哪怕陈鸿亲手打造的是个小型的加工中心。但麻雀虽小,却也得五脏俱全。
  当初一个复制完美球体的想法,到最后却变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系统工程。为了解决这个系统工程里所遇到的各种问题,陈鸿涉猎了与之相关的几乎所有专业。
  而陈鸿也在打造这个系统工程中兴趣被一步一步的转移。当初想制造完美球体的想法也被他暂时放到了一边。
  就这样,陈鸿一个人默默的干了六年。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慢慢的明白了想靠一个加工中心打造完美球体,那是不现实的。陈鸿的实验室拥有的很多顶尖的设备,都是在这个过程中一台一台制造出来的。这些设备都是属于制造业装备,都是为了制造完美球体而制作的。
  如今陈鸿实验室的工作台上摆放了许多加工精度极高的球体,但完美球体却直到现在也没有制造出来。
  “呼”,取下防护罩和口罩,陈鸿重重出了口气。随手将手中新加工好的金属球丢在工作台上。
  工作台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金属球,且是随意摆放。对于这些看似普通的金属球,哪怕仅仅按照它们的光滑度和球体匀称标准,陈鸿相信全世界能制造出这种水准的国家绝对不超过一手之数。
  而且这还不是普通的钢材打造的,是陈鸿自己研制的一种新型轴承钢特种钢材打造的。而且整个金属球的打磨过程是全自动化,全数控化的。
  过去的六年里,随着对精密加工制造业的深入探索,陈鸿已经逐渐将目标从打造完美球体转移到了整个制造过程上。无论是制造球体的材料,还是其他相关的制造设备,都成为了陈鸿最感兴趣的目标。陈鸿明白,完美球体并不代表什么,而制造完美球体的整个工业流程才是最重要的。有了这个完美的工业流程,完美球体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工作台上的每一个金属球,代表着一种不同的工业制造改进流程。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往常陈鸿会随便吃点就继续呆实验室。但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今天是7月11号,从他懂事开始,有个人就告诉他这一天是他的生日。而在他高二那一年的今天,这个属于他生日的日子里,又加上了一层特殊的含义——祭奠那个告诉他生日是7月11号的人。
  陈鸿不知道自己是弃儿还是孤儿。他只知道自他记事起,他就是被一个捡破烂为生的陈老头收留的。被收留的那天正好是7月11号。之后陈鸿随陈老头姓陈,单名一个鸿。
  陈老头是五保户,等陈鸿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的时候,陈鸿已经跟陈老头生活了快两年了。之后陈老头找政府给陈鸿上户口,准备入学的时候,政府也默认了陈鸿为陈老头的儿子。而且当地政府和陈老头所在的居委会还多方筹集,为陈鸿购买了各种学习物资和衣物不说,还每月按时送来了各种柴米油盐和肉蛋。这些主要是给陈鸿补身子用的,当时的陈鸿太瘦了。
  这种物资补贴,一直持续到陈鸿高中毕业。整整十二年,从没有间断过。
  而那些肉和鸡蛋,每次陈老头都是简单的用肉煮小一碗,弄点汤水,然后打个鸡蛋到里面。正好够陈鸿一个人的分量。但陈鸿从没见陈老头吃过。
  这些,陈鸿一直都是默默的记在心里,他想等将来有本事了报答这些人。特别是陈老头。
  但直到高二那年的暑假,陈老头外出捡破烂,为了打捞河里漂流的饮料瓶子,溺死了。而那天,正好是2007年7月11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更何况陈鸿出身比穷人还惨的孩子。那时候的陈鸿心性早已成熟。他没哭,只是在居委会的帮助下简单的料理了陈老头后事。
  虽然是简办,但至少有个结局。而且还有陈鸿这个儿子送终。倒也是不错了。
  之后陈鸿继续读他的高中,一年后,他就放弃高考只身一人悄然来到了星城打工。陈老头给他留的读大学的钱,陈鸿用袋子装着,直到现在,他一分钱都没有动用。
  来到东边居住的房间,大厅里有着陈老头的灵位。
  灵台上放着三碗米饭,每一碗平放一双筷子;三杯酒、一碗水煮肉、一碗水煮鸡蛋、一整只水煮鸡。这些都是早上就摆好的。这些祭品晚上的时候会撤掉,一般会在当晚做成菜吃掉。这是L市的习俗。
  重新上了三炷香,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再起身三拜。默默的凝视了遗像一会。之后陈鸿去厨房给自己做了一碗瘦肉加鸡蛋的汤。
  “陈老头,吃饭了。”然后端着坐在灵台前一个人默默的吃着……
  当初装修的时候,露天平台上安装了可以自动伸缩的玻璃顶棚。顶棚有两层玻璃,一层是透明的,一层是防太阳光的。两层是可以分开控制的。
  两层玻璃顶棚伸展开,空调打开,就可以惬意的在平台上休息。平台上有一套木质的桌椅供休息用。
  吃过饭后,陈鸿就来到平台休息。他很喜欢站在高处默默的俯瞰大地。那种不为世人所知,却能将世人一切收入眼底的感觉,会让他又一种他任然身处人类这个群体的心理安慰感。而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超然感觉。
  陈鸿不喜欢那种所谓高人一等的感觉,也不喜欢这样的人。但他知道这样的人很多。而绝大多数人的所谓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全都是莫名其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