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一品探花:媳妇儿是帮派女老大 > 414.给点颜色

  余白杭的声音越来越尖,这哭腔一带起来,这就是女孩子吵架的声音啊,完了完了,筷子都撂下了,这绝对是暴风雨来临前夕啊。
  “送我防身的匕首?我什么武功水平,你还送我防身?还有那几个面具,哪有两个有情人之间互相送鬼谷子沙和尚和李逵的面具啊?”
  两个什么之间?邱英没听错的话,她说的是两个“有情人”之间吗?“你别哭啊,不光有这三个,还有一只周瑜面具很帅气啊!”
  “你还有脸说,你就顾着自己帅,凭什么你是周瑜我是李逵,我也要好看的。”
  “好看的...那我是周瑜,你敢戴小乔的面具跟我手牵手逛夜市吗?”
  这回邱英可算上道了,拿自己的衣袖给她擦眼泪,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紧紧握住她的手,余白杭怎么甩都甩不开了。
  “那,那要是都戴面具的话,我也,不介意跟你一起逛夜市啊,又不是没穿过女装跟你一起逛过。”
  “客官,最后一道吴山酱鸭来了。”
  哎我的妈呀,余白杭这反应速度也太快了,瞬间撒开邱英的手,然后背过身去,刚进门的小二丝毫看不到他的脸。
  “余小爷这是怎么了?邱大人,您和余小爷吵架了?”
  邱英也靠向余白杭身边,替她挡着些,“这是你该问的吗?还不是你家这道菜,太辣了,呛得快出眼泪来了。”
  可是余小爷点的都是本帮菜,不辣的呀,是七贤居的大厨今天放错料了?“那是小店的疏忽,我现在再拿去厨房再炒一下,马上就给您送来。”
  “不用了!”真是麻烦,听着余白杭装被呛到好像憋不住了,自己要先笑场了,邱英挥挥手,“不用了,我们不吃那道了,你下去了,别再上来了。”
  邱大人还真是平易近人啊,小二也只能赶快走了,“额...好吧,祝二位用餐愉快。”
  “走了?”余白杭这才小心翼翼转过来,“你刚才说的哪道不能吃了?”
  “这个酱猪蹄。”
  “我最爱吃这个了。”余白杭最爱吃油油腻腻的大鱼大肉了。
  “那...回去我学着做,会做了之后给你吃。”正午的阳光如同斑驳的碎金倾洒在邱英肩头,他微笑恰似年少,但接下来怎么开始耍流氓了...“那你现在还生我气吗?”
  “别摸老子的手!”余白杭一边愤怒抽回手,一边还要压低声音不要给门外造成胡思乱想,“说话就说话,不要上下其手。搞得我又生气了。”
  “没搞你,我怎么敢搞你。”邱英还把她喜欢吃的菜都夹了一口到她碗里,“老婆说的都是对的,老婆大人现在还有什么指示?”
  余白杭看邱英就是非奸即盗,“不过我还真有一个要求,我们赚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从浙江到京中,再到四川,途中经多少人的手,多少官员,会不会层层克扣?这可是抗震救灾救人命的钱,进了那帮米虫的口袋,那可要恶心死我们。”
  邱英已经把这件事想好了,“这个好解决,今天所筹善款加上钱家之前的罚金,把这个数字公之于众,如果运送官员有克扣,那也一目了然,谁经手谁补,连坐责任制,看谁敢贪污这救命的钱。甚至,途径很多山脉,会不会有山贼响马,所以这件事要闹大,尽量让全国都知道,看谁敢劫这笔钱。”
  “我怎么觉得更危险了,所有妖精都知道唐僧肉长生不老,他们不是夹道欢迎,而且烧起火架起锅要吃了他,怎么还敢招摇过市呢?”
  余白杭这是传奇话本读多了,实际上大政的治安也没有那么差,邱英宠溺摸摸头,“如果请皇上亲自颁发一道诏书,捐款数额让全国传开去,捐给四川的救灾款清楚分明,谁也贪污不得,那你放心吗?”
  放心,倒是还挺放心的,但余白杭也有些私心,“那这次,皇上会原谅你之前拒绝娶公主吗?”
  “什么?”
  余白杭想让这次捐款的数额尽量大一些,本来钱家已经被罚了几乎所有的流动资金,梁文衍和邱英也提议钱家不用参与这次捐款了。但余白杭的追月毕竟是因为钱家才殉主了,这个仇还是要报一下的。而三家竞价,这个就不在余白杭的计划范围内了,甚至心虚地还带着陆威老爷溜出去了,没想到一回来演变成这个样子。
  邱英乐了,“所以你是想拿钱堵皇上的嘴吗?人家看上我了,问我娶不娶他妹妹,结果你一大摞子钱拍人家面前了...”邱英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到了余白杭身边,“你这是跟皇上公然抢人了?”
  “抢抢...抢人?我这玉树临风的杭州少女最想嫁排行榜第二名,我要抢也是抢公主。”
  “你是最想嫁排行榜第二名,所以很应该嫁给排行榜第一名啊,这样不争不抢的,多和谐啊。”
  邱英这是呈压倒性趋势啊,得亏余白杭腰好,不然都撑不住了,“你起开,腻乎乎的,我还没说完呢。我是嫌命长吗敢跟皇上叫板,我当然是怕皇上因为公主的事情从此疏远你,那你的前程不就因为我毁了吗?所以如果有什么办法替你弥补的话,我私心还是希望皇上不要这件事和你生了嫌隙。”
  而她在为自己的前途细细打量,还大方捐出一百万两白银的时候,邱英真想此刻辞了官,跟她回家,求...包...养...
  “余白杭,你捐款签名的时候,最帅了。”
  余白杭故意挡住邱英的花痴脸,“还有,你上次问我,近蒙古夜袭那晚,面对启祥大街慌乱的人群我怎么办。当时我确实懵了,但现在我要你写封信告诉皇上,大政是慕容家的江山,是马背上打下来的天下,我们不怕事儿也不惹事儿。出了事儿,至少我们有源源不断的钱口袋,和生生不息的炎黄血脉。再有觊觎我国土的,上去就跟他干!正面!硬刚!杀个片甲不留之后还要踩在敌人滴血的胸口上撂下一句,勿谓言之不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