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水瓶日记 > 第6章:好直白

  2015.5.29
  “你对我的第一映象?”
  快要毕业啦,今天的我是一名积极向上的小学生哦。稍微比我大一点的都总是说我不懂事,应该要和同学和平共处,经量化解一切矛盾。因为我们能够相处得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因为我知道如果提前明白了那么心情只会愈来愈糟。
  班里总是有着一群不着调的小混混,当然,他们只是觉得那样很酷其实心地并不坏,这样构成了我经常跟这群家伙擦屁股却只是简单抱怨几句的原因。
  要说起这群混混的头头其实还是我的朋友,对于这件事情老师可没少把我叫道办公室挨一顿批。但对上这个“混混头”每次看我出来后一脸想要冲上去和老师干一架的样子,我却怎么也气不起来。
  是什么时候和他交上朋友的呢?
  我不禁自问起来,我不下很多次的这样自问自答。
  大概是六年级上册的事了。那天开学了,班里全是一些叽叽喳喳的声音,仔细一听会发现一些非常真实的对话。
  “哎,你英语单词抄了吗?”
  “什么单词?我怎么不知道??”
  “唉?你也不知道?这样吧,你数学作业借我,我把英语借你。”
  像这样达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黑暗协议,好在老师从来不去仔细观察这些。我们如期开始上课,我后桌的同桌,也就是那个组长的同桌的位子上坐着一位面生的家伙。
  新来的?
  几乎全班人都看向了哪里,班长也看的不舒服,上前招手示意要礼貌。别的人倒是觉得没什么事但此时那位面生的家伙脸上早已拧出了一排排黑线。
  “切,装什么好学生。”
  他嘀咕着,自以为声音很小,别处可能不好确定,但是事实证明方圆两米范围内的人是听的一清二楚的。
  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不安的给自己抹了把汗。但我似乎早已练成了每天一作死,不作浑身痒的习惯。
  “你好,我是这个班的语文科代表,有什么麻烦我都会尽量帮忙,交个朋友?”
  可我一伸出手就瞬间后悔,这鸭一看就是个脾气暴的,我没事惹事不好惹他干甚?
  这样想着,想的我满头冷汗,蜜汁笑容也是紧紧的绷着,被冷落早半空的手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放下还是放下,不知所措的样子仿佛身边有一行“胆小,害怕,可怜弱弱ing”的字眼一样。微微看了对方一眼,对方脸上满是一副诧异的表情,心中也暗松了口气。
  “嗯”
  他伸出手回答道。
  如今他已经是一名小混混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当混混却成绩依然不差,但我算是知道从那天起他算是和班长杠上了,虽然没有像校园欺凌这样的事,但对班长就没有过好脸色。
  在打扫房间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本同学录,猛然想起来自己还没看。
  当我翻到那个小混混的资料时一愣,原来是金牛座吗?怪不得每次都明里暗里的坑我钱。嘴角再一次不免的抽了抽。我再次翻动着,突然顿了一下。
  “对我的第一映象?”
  我稍微眯起了眼睛,因为白花花的纸面上只写着三个字——
  “好直白”
  好吧他倒是看错了,但我可绝对不会告诉他那时的我心理活动有多么的丰富……
  ——————————
  ps作者的废话:作为一个懒癌晚期,我已经经历了重重火海。加油,马上就要期末考了(泪奔)各位学生党们加油鸭~如果工作dog注意休息昂(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