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祁总有令:姜北你站住! > 125章.这是你欠我的

  痛!
  浑身都痛!
  姜北紧闭着眼睛,整个人蜷缩着身子,不敢动弹,好像只要动一下,全身的骨头都会散掉一样。
  虽然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但她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姜北依稀听到旁边细细碎碎的声音,以及可以闻到一股浓浓的霉味,令她越发地皱紧了眉头。
  她到底是在哪里?
  一个女人走了过来,毫不留情地朝她的小腿处踢了一脚,“装死吗?”
  这个声音……很是耳熟,姜北想睁开眼睛,却感到眼皮处一层厚重,稍稍一用力抬起,就痛得难受。
  姜北看到了,睁着肿得不像话的双眼,她看清了面前的女人.
  凌楚楚!
  呵,她早该想到是她的,只是她到底是有多恨自己,才让她这么残忍地对自己。
  “是你!”
  “呵,”凌楚楚一声冷笑,“命还挺硬,还以为我下手太重,直接让你去见阎王了呢。”
  姜北弓着身子,用尽力气让自己坐起来,只是当看到角落边上还坐着另一个人的时候,她狠狠地怔住了!
  “容兮?”尽管语气很是虚弱,但还是抑制不住地惊讶,带着一丝颤抖。
  姜北感到一阵凉意,回想着今晚的点点滴滴,顿时心里一阵明了,特别是当她对上她那毫无温度的眼神的时候。
  “现在才知道已经太迟了。”
  凌楚楚径先开了口,接着走到姜北面前蹲下,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如果不是你,我至于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吗?”
  眼神里的阴鸷让姜北感到了一阵害怕,“我不明白。”
  “还装无辜啊,在机场上的事你不知情?”凌楚楚反问。
  姜北皱着眉,没有回应。
  凌楚楚猛地甩开她,没有任何防备和力气,整个人再次直接趴在了地上。
  “是,在机场上,陶陶是授了我的意推了你,网上也是我雇的水军,可那又怎样,凭他祁琰一句话,就可以换了我的角色,还要跟我解约,凭什么?”
  此时的凌楚楚几乎是处于暴走的状态,嘶吼的模样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姜北轻咳了两声,依旧没有回应。
  她对她没什么好说的,也实在是难受得没有力气说话。
  “姜北,你不过是被自己亲生母亲抛弃的可怜人,凭什么还能得到他的垂怜,我在橙安那么些年,那么努力,就是为了让他可以多看我一眼,可是到头来呢,你一出现,他就视你如宝,视我如草。”
  在姜北看来,此时的凌楚楚就是发疯了,神志不清了,她侧过头,看向始终沉默着的容兮,喉咙干涩得难受,姜北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和凌楚楚一起联手对付自己。
  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凌楚楚笑了起来,“你现在一定还很疑惑吧,为什么你的好朋友会和我一起联手对付你?”
  不,姜北摇了摇头,她想亲口听容兮给自己一个解释。
  “你啊,做人真是失败!”凌楚楚的话里满是讽刺。
  终于,容兮起身,走到姜北面前缓缓蹲下,看着满身伤痕的她,眼里依旧波澜不惊,“小北,这是你欠我的。”
  姜北不解,“欠你的?”
  “若不是你,王林就不会被抓,如果他没有被抓,我现在早就出人头地了,你知道我这段时间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他那是罪有应得,你自己不也是这样说的吗?”
  容兮笑,“当时只是为了应付你,你也信?”
  所以,那个时候,她对自己就心存恨意了吧,可她还将她当朋友看。
  “你怎么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姜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话音刚落,容兮直接甩手给了她一个巴掌,“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这一巴掌,她早就想打了,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姜北只觉得头一阵发晕,胸腔一股难受的劲无处发泄。
  就在此时,破旧的房门被推开,一个身影走了进来,“我还没出手呢,可别把人给打死了。”
  一听是男人的声音,姜北还没来得及去看对方是谁,心里便不禁暗叫不好,伸手抓紧了胸前的衣服。
  她的外套早已被褪去,现在只穿了一件V领的毛衣,双手有些忍不住地颤抖。
  “王总,男人打女人,可不太好吧。”凌楚楚阴阳怪气,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
  王总?王川?
  难道是为了王林,想找她报仇的?
  “呵,男人对付女人的方式可不是只有这种方法,打也太过暴力了,女人还是得用来好好疼爱的。”
  姜北只觉得胃一阵翻滚得难受,“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王川大笑了起来,“犯法?大不了一起下地狱,说实话,我还真的想尝尝祁琰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姜北心里一阵哀嚎,就她现在这个情形,一个小孩估计都干不过,更何况是面对三个毫发无伤的成人。
  “王总,您不是一直想和祁琰合作吗?我可以帮你。”
  姜北没忘记洛阳曾经说过的话,在此之前,她正和祁琰通着视频,好像手机现在并没有在身上,如果是掉了,那他肯定会发觉不对劲,所以,她得为自己争取多一点的时间,哪怕是要了她的命,也不能丢了清白。
  原本想抚上姜北的脸的手因她的话停顿了下来,目光变得若有所思,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能帮我?”
  一旁的凌楚楚开始急了,“王总,你别听她的,她凭什么能做得了主,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可别上了她的当啊。”
  “若你放了我,我绝对能说服祁琰。”姜北继续不放弃地说着。
  王川确实有些犹豫,可是转念一想,这么好的机会放着这么美的人不做点什么,又实在对不起自己。
  见王川犹豫,凌楚楚直接又是一脚踢了过去,直中胸口。
  王川立马冷言喝斥,“是想闹出人命吗?”再说,把人弄成这个模样,让他如何下手,“你们出去!”
  容兮和凌楚楚对视看了一眼,心领神会地走了出去。
  姜北趴在地上,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只感觉到王川正在伸手想去扒去她的衣服,眼泪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所有的痛她都忍了,可这一刻,她真的彻底地怕了!
  “不要……求……求你!”
  宽松的毛衣很快被褪去,里面只剩一件吊带背心和内衣,原本白皙的肌肤没有一处不是瘀青,显得触目惊心。
  “啧,这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看得我都于心不忍。”
  王川一边发表感叹,一边解着自己的皮带,当他俯下身体靠近姜北的时候,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从胸腔里面吐了出来。
  温热的液体顺着自己的脸颊缓缓流下,王川伸手一摸,鲜红的液体刺激着他的瞳孔,整个人吓得跌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