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自九叔始 > 第六十八章 还是太年轻?

  后面的何三和方鸿志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世界观都崩塌了一样,之前收集尸体时身上手上沾上的血迹也好像忘记了一样,特别是方鸿志这个安城方家的大少爷满眼的不可置信。
  以前以他们两个的地位也是知道世界上有不少奇人异事存在,但是见得比较少,大多都是听说,也没真的看到过他们出手。
  一直也觉得没什么,再厉害能有我手里的枪炮厉害吗?!就像何三虽然被卫无殇和小金俘虏,但是也只是认为自己带的武器不够厉害,要是自己做好准备怎么会输那么惨。
  但是直到现在亲眼看到卫无殇出手,直接平了寺庙建了一座坟在这里。心里再也不再那么笃定枪炮会更加厉害了。毕竟从平时卫无殇的一些行为就知道他是真的年轻,那么他肯定有师傅。
  既然他都那么厉害了,那么他的师父呢?以前自己像听故事一样听的传言里的那些道士和尚呢?岂不是真的是如同神仙一般。
  “还要缅怀一下战场吗?真是恶趣味啊。”老木的声音传来。
  何三:“谁?”
  方鸿志:“谁在说话?”
  两人四处张望,向卫无殇靠近了几步,心里有点发虚,生怕又是什么新的鬼怪之类的。小金没有理会老木,看到卫无殇施法结束了,就过去让何三把包裹和小野猪拿回来。
  “你事情很多啊!老木,多站一会不行吗?”卫无殇看着坟墓旁边的树说道。
  老木抱怨道:“你站着可以,但是别摘我树叶啊。”
  “好好好,一片树叶嘛,没有注意,真是小气。”卫无殇无奈道。
  老木怒道:“这是小气的问题吗?”
  “我们再休息会,等下继续出发吧。”卫无殇没有再理会老木,让何三两人休息会儿,自己再恢复一下法力。
  “大人,唐氏姐妹那?”方鸿志拍干净地上的灰尘坐下问道,何三听到后也凑过来等卫无殇解答,看来美女的吸引力还是很大啊,即使是女鬼也一样。
  “怎么?你们想见她们了?”卫无殇戏谑的看着方鸿志和何三,把方鸿志看的颇为不好意思。
  “嘿嘿,毕竟大家还是和平的相处了一晚上嘛,只是当时知道唐氏姐妹她们真实身份有点惊讶。”何三脸皮明显更厚,直接笑着回答道。
  看来他们两个都有向宁采臣前辈和秋生师兄学习的远大抱负啊,为他们点个赞。
  卫无殇轻轻拍了拍自己腰间的葫芦没有再说话,自顾自的开始闭目恢复起法力来。
  ……
  “走吧!”卫无殇最后看了看这座大坟,拍了拍旁边的老木后挥了挥手道:“走了!有空回来看你们。”
  “赶紧走!别回来了!土匪一样。”老木年轻而空灵的声音传来。
  卫无殇一身蓝黑色长衫,背着杀生剑,腰间挎着两个青白葫芦,翻身骑在深枣红色的绛影上,慢慢走在村子向外的路上。而小金又继续遮掩了本来相貌,重新变成了一名高大的壮汉。扛着魔牛重棍怀抱着小野猪,挎着包裹骑在血蹄上紧随其后。
  何三和方鸿志也赶紧跟上,不过他们都更靠近卫无殇,毕竟之前来的时候也看到了小金真实模样。但是他们两人的马明显小一圈,待在卫无殇身边远远看去就和古代陪公子出游的书童一般。
  在众人走出了村庄后卫无殇笑道:“何三,方鸿志你们不带路,我们怎么去你的山寨还有安城?你们是打算跟着我走吗?我可不敢保证到时候会走到哪哦?”
  何三顿时一脸笑意驾马上前道:“好的大人,我来带路,驾!”
  ……
  在卫无殇走后,村庄就更显得寂静了,周围没有了人声,甚至连鸟鸣声也没有了。
  “哎呀,这就继续上路了那?真是有活力的年轻人那,不过还是太年轻啦。”老木的声音传出不知是在和谁说话。
  “太年轻?那可不一定哦。”一道身影缓缓浮现在鬼树的旁边,站在树荫下,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原本应该死掉了的厉鬼杨华吗?只是身影看着很虚幻透明就像要随时会消失一样。
  老木疑惑道:“怎么,他不是没发现你没死直接走了吗?还放了我一马。”
  杨华道:“你没听到他走的时候说的是‘有空回来看你们’吗?”
  老木惊讶道:“嗯?是这样的吗?我都没注意到。”
  “还说别人太年轻,你在说你自己吧!”
  “那他为什么放了你啊。”老木心里疑惑。
  “我怎么知道,也许是因为我帅气的脸庞吧。”
  “我呸!真不要脸。你要是说你们两个都是变态,最后打出感情了,说不定我更相信。”老木晃动自己的树枝道。
  同时老木又戏谑的说道:“哦?既然之前你被发现了,紧不紧张?毕竟你可是差点就真的被他打死了啊。这一次濒死的经历是不是让你收获不浅?”
  “哈哈,他不是没有找我麻烦嘛,有什么好紧张的。而且我这不是没死吗?不过之前被怨恨影响了神志还真是让人不爽啊,就像做了一场明明清醒却醒不过来的梦一样。”杨华抱怨道。
  老木:“所以你就借着那一战把一身怨气蜕掉了?我可看到他捡起的那个黑珠子了。”
  杨华摸着自己的下巴轻笑道:“是呀,毕竟能控制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啊。差点就死了,不过这不是成功了嘛。至于法力这东西慢慢重新积累就是了,之前的境界还在,我想恢复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老木赞同的垂了垂树枝说道:“那你恢复了法力准备去干嘛?找那小子报仇?”
  杨华看着卫无殇等人离开的方向笑道:“怎么会?我和他也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更何况别人还帮我这个横死的孤魂野鬼建了一座这么大的坟,我怎么能恩将仇报呢?你这个树怎么能这样?最多以后有缘见面打他一顿就好了。”
  老木:“……”看来还是忘不了自己被暴打了一顿,还被砍了那么大剑啊。
  “我先进墓地里恢复,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刚准备飞入墓中,杨华突然停下说道:“你说以后我们去行侠仗义怎么样?我觉得这个时代坏人太多了,我要去惩治他们,不能让他们逃脱了制裁啊。”。
  老木摇晃了下树枝:“随便你咯,反正我也是当初被你怨气影响,成为妖的一棵树而已。”
  “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叫什么呢?算了以后再想吧……”杨华直接沉入卫无殇为自己打造的棺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