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次元法典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打醒
    莱茵哈鲁特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没过多久,方正和爱蜜莉雅就被告知王选会议将在两天后举行,所有的候补者都会参加。而莱茵哈鲁特将会在这次的会议上告知王选候补已经找齐,可以开始王选。
  
      “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说清楚自己的身份,并且表示自己不会参加王选,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不困难。”
  
      站在等候室内,方正看着身边的爱蜜莉雅开口说道,而爱蜜莉雅则多少显得有些紧张和不安。
  
      “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吗?”
  
      “我………我知道。”
  
      “我希望你是真的知道。”
  
      方正盯视着爱蜜莉雅,而后者有些不安的移过目光,就好像孩子不敢看父母一样。
  
      “我差不多能够猜到你在想什么,但是爱蜜莉雅,我要提醒你,过于善良等于懦弱。你知道自己进去后会发生什么,你会成为大厅里那些人的众矢之的,他们会指着你喊半精灵或者魔女什么的,所以你会怎么办?”
  
      “我………我不会说什么,毕竟我的确长的和嫉妒魔女很像,而且我也是半精灵………”
  
      说道这里,爱蜜莉雅的表情越发消沉,而方正则伸出手去,重重在她脑袋上敲了一拳。
  
      “睁开眼睛给我看清楚了!你是吗?现在告诉我,你四百年前试图毁灭世界吗?”
  
      “……………”
  
      爱蜜莉雅拼命摇头,四百年前她怕是还没出生呢!
  
      “那就行了,这个世界上总有长的像的几个人,你看拉姆和蕾姆不就长的蛮像的。”
  
      “那是双胞胎啊………”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要挺胸抬头,然后怼死那些混蛋。你以为他们是真的把你当成嫉妒魔女吗?错!大错特错!”
  
      “不?不是吗?”
  
      面对方正的说话,爱蜜莉雅不由的愣住了,自己一直以来在这个国家都被当做嫉妒魔女被厌恶,难道不是如此吗?
  
      “当然不是了!”
  
      方正轻哼一声。
  
      “如果真是嫉妒魔女的话,你看他们这些人敢放一个屁?人家四百年前就敢毁灭世界,你敢指着她鼻子骂一声,让你求死不得都是好的!如果他们真把你当成嫉妒魔女,跪在地上求饶都来不及呢,还敢骂你?他们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
  
      “那么,为什么……………”
  
      “因为他们知道你不是啊。”
  
      “哎?”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你不是嫉妒魔女啊,你不会像嫉妒魔女那样看他们不爽就杀了他们,所以他们才会在你面前胡说八道。将他们对嫉妒魔女的怨恨发泄到你身上,而你又唯唯诺诺的不敢回话,所以说,现在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
  
      “…………………”
  
      面对方正的怒喝,爱蜜莉雅不由的闭上了嘴巴,这时帕克则是忍不住钻了出来。
  
      “我说方正,你这也太过分………”
  
      “帕克你给我闭嘴,爱蜜莉雅现在的处境也有你的责任。”
  
      “我?”
  
      “没错,爱蜜莉雅被人歧视的时候,你在干嘛?你怎么不出来怼死那些白痴?你不是大精灵吗?我没说要你把人冻死,但是给他们个教训不难吧。”
  
      “可是这样爱蜜莉雅会伤心的………”
  
      “废话,所以你作为监护人,才要告诉她该怎么做啊!你长这张嘴就是吃饭的吗?除了吃饭能不能干点儿别的?”
  
      “呜……………”
  
      这会儿帕克也说不出话了,不得不承认,正如方正所说,作为一个女儿控,帕克基本上对爱蜜莉雅是很心软的,只要是让爱蜜莉雅伤心的事情,他自然都不会去做。
  
      “听好了,爱蜜莉雅。”
  
      方正望向爱蜜莉雅,强迫她转过头来望向自己。
  
      “别指望让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喜欢你,这是不可能的。我告诉你,现在在大殿里那群白痴,有一个算一个,看见我就和老鼠看见猫一样,吓的屁都不敢放。然而我会在乎他们喜不喜欢我吗?我不在乎!当然了,我可以学着讨他们欢心,只要像莱茵哈鲁特那样就成了,哪怕实力强大,也要重视阶级和地位,只要我愿意向他们低头,他们就愿意对我礼貌………然而我凭什么要对那些白痴低头?”
  
      说道这里,方正冷哼一声,伸出手去指向窗外。
  
      “你想要讨别人的欢心?让大家都喜欢你?我现在就教你个办法,出去随便找个男人,然后用身体诱惑他,保证无论他多讨厌魔女,都会跪在你脚下,你去不去?善良不是无底线的,没有底线的善良只不过是懦弱。有人遇到危险了你帮忙,那么如果有人看上你了呢?说‘小姐,我这里生病肿大了,需要你帮我把浓水吸出来’你也干吗?”
  
      “喂,方正,你这话就太过分了………”
  
      “帕克你给我闭嘴,都是你教导无方,才要我来收拾的。”
  
      方正直接摆了摆手,把帕克推到了旁边。
  
      “爱蜜莉雅,现在回答我,你和梅茵,麦露还有惠惠她们是不是朋友?”
  
      “是。”
  
      这一次,爱蜜莉雅回答的很快。
  
      “她们是我最好的朋友。”
  
      “而她们也不相信,更不在乎你是不是什么魔女吧。”
  
      “嗯!”
  
      爱蜜莉雅拼命的点头。
  
      “所以咯,如果爱蜜莉雅你走在街上,被人指出你是魔女,她们肯定会反驳吧,然而你呢?就像个呆头鹅一样,一言不发,低着头‘善良’的承受别人的辱骂?但是你觉得你的朋友们会怎么想?其他人会怎么说?‘看,连她自己都承认她是魔女了,你们还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啊!’,你觉得惠惠她们会怎么想?”
  
      “……………………”
  
      这一次,爱蜜莉雅终于没有再说话了。
  
      “坦白来说,我和你认识的时间并不长,说实话,我们之间也不是非常熟悉。甚至严格来说,我之所以说这些,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身边那群小丫头。我不希望她们交到的朋友是一个唯唯诺诺,没有丝毫主见,为了一群素未蒙面的白痴的想法,把自己朋友的心意随意践踏的笨蛋。”
  
      “…………………”
  
      “基督山伯爵有句话说得好,我爱爱我的人,我恨恨我的人,他们想要恨我,随他们去呗,我在乎吗?不,那不过就是败犬的哀嚎罢了。在场的那些白痴,有一个算一个,我一剑就能够送他们上西天,我相信帕克也办得到,对我们来说,那只不过是一群街边的野狗,只会围着弱小的猎物狂吠,但是当他们面对的是一只狮子时,这群野狗就会夹起尾巴跑的比谁都快,你为什么要在意这种玩意儿的想法?”
  
      “那么………我该怎么做?”
  
      这一刻,爱蜜莉雅抬起头来,她的眼圈微红,声音颤抖。
  
      “我该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家都是这样,无论是在村子里,还是在其他地方………每个人只要看见我,都会避开………我真的不知道………”
  
      “抬起头来,堂堂正正,昂首挺胸,不要总是披个斗篷感觉好像做贼一样。人都是有惯性的,你最开始在他们面前转悠,他们肯定会担心‘哇,这是魔女啊,好可怕啊’。但是你要在他们面前转个三百六十五天,人家看习惯了,自然也就不会再在意了。可你呢?整天披个斗篷,感觉好像做贼似的,这要是没被人看到正脸都会怀疑‘这个人鬼鬼祟祟的怕不是什么好人’,要是被看见了更是会觉得‘原来是魔女啊,难怪把自己藏的这么深’………所以说,你现在这处境,有一半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这……………”
  
      听到这里,爱蜜莉雅和帕克都惊呆了。
  
      “你们是觉得蒙着脸别人认不出来会比较轻松?图一时方便的下场就是这样!你说过你家附近村子的大家也都这么看你吧,这不废话嘛,一个少女,整天披着斗篷蒙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谁不怕啊!你要不是心中有鬼,干嘛打扮成这个样子?”
  
      “…………………”
  
      这一次,爱蜜莉雅和帕克面面相觑,目瞪口呆,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要遮遮掩掩的,挺胸抬头,像个平常人一样,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有人敢中伤你就骂回去,有人敢欺负你就打回去!公平和正义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拳头就是正义,实力才是真理!再说了,你现在又不是一个人,帕克,我不都在这里,还有其他人也会支持你,但是首先,你要表现出你的信任来。如果你真的觉得这张脸这么让你困扰,那么干脆毁容,然后把你的头发染色不就解决了?你看,很简单吧,你为什么不这么干呢?”
  
      说道这里,方正盯视着爱蜜莉雅。
  
      “那么,你的信任呢?”
  
      “……………”
  
      这一次,爱蜜莉雅沉默了许久,接着她伸出手去,慢慢的脱下了一直穿在身上的斗篷。
  
      “莉娅………!”
  
      “帕克,方正大人说的对。”
  
      脱掉头蓬,彻底展现出了自己的容貌的爱蜜莉雅抬起头来,眼神变得坚定了许多。
  
      “首先我要对自己有信心才行,虽然我知道我以前曾经做错了很多事情,但是………我不希望自己是一个缺乏勇气的胆小鬼。我知道帕克你是为了我好,可是听了方正大人的话,我才发现,也许一直以来,我的确是太怯懦了一些。我曾经害怕这张脸,也痛恨这张脸,我也曾经想过,如果我不是长这个样子就好了………”
  
      说道这里,爱蜜莉雅的神色变得有些消沉。
  
      “但是正如方正大人所说的,这毕竟是我,我是无法逃避这一切的。如果我真的讨厌这张脸的话,也许真的应该毁掉自己的容貌,可是,这毕竟是父母留给我的………”
  
      爱蜜莉雅握紧双拳,眼神变得坚毅了起来。
  
      “我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才对,无论如何,我都是我,爱蜜莉雅,这一点儿是不会改变的!”
  
      说道这里,爱蜜莉雅对着方正,深深的低下头去。
  
      “谢谢您,方正大人。”
  
      “所以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着眼前的爱蜜莉雅,方正也是点了点头。
  
      “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表现吧。”
  
      “是!”
  
      爱蜜莉雅话音刚落,很快,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一个侍者推开门走了进来。
  
      “让两位久等了,贤人会召见………”
  
      然而,侍者的话还没有说完,在看见爱蜜莉雅之后,就立刻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过爱蜜莉雅却完全没有在意,只是对着侍者微微一笑,然后转过头望向方正。
  
      “那么,方正大人………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