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之我在罗马做领主 > 第四百零七章 那就这样吧 尾声

  天眷帝国覆灭的次年,萝蒙大陆使用了新的纪年方式,完成了全部的新行政分区并选出了大陆一统后的第一任元首。值得一提的是,伍莱在不知情的情形下成为了唯一的候选人,虽然他之前多次说过自己会放弃参选,但所有人都认为,如果不由伍莱的担任这首任元首,萝蒙大陆的历史必将缺憾。
  推辞一番后,伍莱在大家的劝说下很勉强的接受了这个新的头衔,不过在大家看来,放眼萝蒙大陆,也只有伍莱坐上这个位置那才叫真正的实至名归……
  萝蒙二年,伍莱在胡利特市成立了萝蒙大学,并将大陆议会驻地从亚述市迁往了胡利特市,因为从地理上来说,胡利特市通达各地较诸亚述更加便利。
  萝蒙三年,伍莱在亚述市、别家墨、天眷各成立了一所科学院,海伦成为了亚述科学院的院长。三所科学院各有专攻、成果惊人,在萝蒙大陆掀起一股科学狂潮的同时也导致了民众对宗教的质疑。
  萝蒙四年,连接大陆各市的枢纽直道全部完工,这个在原各领地主马道基础上改建、拓宽的新交通网成为了连接各地、互通有无的“桥梁”,但率先走完亚述市到天眷市的车辆不是马车,而是一辆会冒黑烟还会突突突作响的机车,它的速度是普通马车的两倍,同一年,随着信号基站网的建成,无线电成为了各市政务府与议会的主要联络方式……
  萝蒙五年,电力开始进入部分民用领域……
  萝蒙六年,萌宝无疾而终,伍莱将其安葬在了奥勒留盆地,就葬在自己上一段记忆里的那副躯壳旁,又数个月后的岁末,伍莱任满,果断拒绝连任后,他开始周游各地……
  萝蒙九年二月,米高扬大主教逝世,同年七月,启元在邓肯沃野病逝,临终前夜,他将隗火叫到了病床前,如此这般叮嘱了一番,再然后,隗火在父亲启元的葬礼上向前来致悼的伍莱请求撤销邓肯私领,伍莱应允了。次年,萝蒙大陆再无私领……
  萝蒙十一年,萝蒙军大量缩编,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大战区撤军超过六成,西南战区上将司令员普扥则被安排接替隗火担任防卫部部长,对议会上述安排很是不满的普扥以“不想干”的理由拒绝新任命,议会交涉无果后,只好请出了在格林多岛悠闲的伍莱,普扥一见到伍莱出现就怂了,最终伍莱也没让他担任那什么防卫部部长,而是干脆把他的战区司令员也撸了,别说普扥本人还挺乐意,因为伍莱在撸他之前问他说,想不想玩比火炮更厉害的玩意?
  普扥哪有不乐意的道理,于是,他就成了萝蒙火箭师的首任师长,虽然从战区司令员又当回了师长,但是普扥自己却是乐在其中……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就像伍莱预言的那样,民众安居乐业、大陆安宁祥和。不过连他也没有猜到,他的那些故事,会那些受人欢迎、传唱不息……
  渐渐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这是一处无名海湾,风景不好也不坏,附近人烟稀少,从高空俯瞰下去,就像是一只大簸箕摆在了海边,两侧是散乱的巨大礁石,背后是一处石崖高耸的山坡,坡脚有几幢连片的低矮屋舍,算不得精致,却也很有韵味。
  谁也想不到,闻名于世的伍莱格林多最终会选择这儿作为自己的养老之所。
  这一日午后——
  “老伍莱,起风了,我俩回去吧。”古鲁打了个哈欠。
  “起风就不能钓鱼了吗?再说了,回去干吗?听那几个老太婆唠叨我吗?”伍莱摆了摆手,“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特别是你妹,越老越啰嗦。”
  “你不也是这样吗?”古鲁笑呵呵的站了起来,一拽伍莱的衣袖,“走吧,老伍莱,你现在已经不再年轻了,就你这身子骨,哪里经得起这么大的海风。”
  “我警告你别拽我啊。”伍莱一边摔袖一边说道,“我是不再年轻了怎么了?你见过有七十岁的老头像我这么精神的吗?”
  “好好好,你精神,别说你现在才七十,等到了八十岁、九十岁、一百岁,都没有人比你更精神,这样总可以了吧?”古鲁咧嘴一笑,说道。
  “我说古鲁也正是的,你不是写书吗?怎么一天到晚跟着我就跟带孩子似的,我认识回家的路,我不会坐船去格林多岛的,还要我说多少遍你们才信呐?怎么着,不把我当回事呀?”见古鲁又来拽他,伍莱气得直吹胡须。
  “谁敢不把你当回事啊,你,萝蒙大陆的共主,无冕之王,永远的第一公民,而且大陆第一大帅哥。”古鲁乐呵呵的说道。
  “那都是过去了。”伍莱老脸一红,“你提这些干什么,存心臊我呐?”
  “我不这样没办法啊,得哄你起来嘛,起来吧老伍莱,算我求你了,我也老了,不像年轻那会儿拽得动你了。”古鲁叹息道。
  “好吧,好吧,人总是会老的,但是像你这么啰嗦的,还真少见。”伍莱指了指古鲁的鼻子,翻身站起,将插在礁石缝里的鱼竿一拽,随手拎起鱼篓子一瞧,“咦?我的鱼呢?老古鲁,你看见我的鱼了没?”
  “老伍莱,你这半天也没见你钓到鱼啊,我俩快回家吧,万一一会儿下起雨来,淋湿了衣服那不是让孙子们看我俩的笑话吗?”古鲁催促道。
  “我这水平能钓不到鱼吗?真是的。”伍莱没好气的瞪了古鲁一眼,旋即重重一叹,“好吧,那就这样吧,回,回,回,回去喝你妹那一辈子都没进步过的汤,这下你满意了吧?”
  “这还差不多。”古鲁嘿嘿一笑,抢过了伍莱手里的空鱼篓,“我来拿吧,你扛鱼竿就好了。”
  伍莱点了点头,转身迈步向海滩尽头的屋舍走去,古鲁将松了的裤脚挽了挽,紧走几步跟上了伍莱。
  “老伍莱,问你件事呗?”
  “嗯,问吧。”
  “这么多年来,你没有后悔过什么?”
  “你是问‘一时后悔’还是‘一直后悔到现在’?”
  “后一个吧,一直后悔到现在的,有吗?”
  “有,还没能好好的陪陪儿女们,他们就长大了,唉……”
  “还有吗?”
  “没了。”
  “真没了?我不信。”
  “你爱信不信……”
  “好吧,那就这么吧,不问了,没意思。”
  “天底下没意思的事情多了去,不过,嘿嘿,我过得还真他妈的有意思,哈哈哈哈哈,哎嘿,别人可是羡慕不来滴……”
  (本书已经完结,书友们的宽容和爱护让我有勇气和动力将它写完,更让我有继续创作其它作品的激情,谢谢你们,期待在下一本书中与你们重逢,谢谢,再一次,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