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渣男必须死 > 第35章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 4
    弟弟出生的那天,我在幼儿园,等我周末回家,他已经从医院回了家。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进妈妈的卧室,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这个叫我姐姐的小家伙。
  
      妈妈坐在床上,弟弟的小床放在床边,我过去看时,他正睡的香甜。
  
      我本来还担心他长的太帅了会把我比下去,结果一看之下,我就彻底放心了。
  
      其实爸爸去接我的时候已经告诉过我,弟弟长的很丑,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爸爸真的没说谎。
  
      他小脸红红的,眼睛只有一条缝,皮肤是皱巴巴的,身上还长满了细细的毛,像个小猴子。
  
      于是,弟弟有了一个小名叫丑丑。
  
      丑丑真是太能睡了,我每次去看他,他都在睡觉,连吃奶都闭着眼睛。
  
      终于有一次,我正在房里写作业,李奶奶过去叫我,说弟弟醒了,妈妈喊我去看。
  
      我赶紧跑过去,就见弟弟睁开了眼睛,在妈妈怀里吚吚哑哑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的眼睛虽然不大,但是乌黑透亮的,和爸爸的眼睛一样。
  
      我凑过来,摸了摸他的小手,伸出一根手指给他,他抓住就不放了。
  
      他手心汗津津的,特别柔软,弄得我心里也软软的,噢,他什么时候才能叫我一声姐姐呢
  
      我以为小孩子长起来会很慢,可是每个周末回来,都会发现弟弟有很大的变化。
  
      他醒着的时间越来越多,醒着的时候会手脚不停的踢腾。
  
      他会发出咯咯的笑声,连睡着了都在笑。
  
      他能从几个人的对话里听出妈妈的声音,并且转着头去寻找。
  
      他会趴在床上,把头和脚都翘起来。
  
      他会把小手放进嘴巴里,啃的口水直流。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会翻身了,晚上脱了衣服放在床上,会兴奋的翻来翻去,妈妈说像烙大饼一样。
  
      慢慢的,他又会爬了,还长了两颗小牙,吃奶的时候,会咬的妈妈掉眼泪
  
      他的一切都那么可爱,唯独一点不可爱,他全天候的霸占着妈妈。
  
      他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妈妈,换一个人抱都会放声大哭,害得妈妈上洗手间都慌慌张张的。
  
      爸爸跟我说,弟弟最讨厌了,妈妈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同时也是我们的,凭什么被他一人霸占着
  
      我也这么认为,可是没办法,谁让他小呢
  
      爸爸总不能跟一个小孩子抢爱吧
  
      沈七叔叔和若思阿姨会常常过来看弟弟,但是,每次来,弟弟都会尿沈七叔叔身上。
  
      沈七叔叔说,这笔帐先记着,等到弟弟长大了,他要一巴掌一巴掌讨回来。
  
      不过,沈七叔叔对于弟弟长的丑这件事还是挺高兴的,因为若思阿姨已经怀了宝宝,沈七叔叔断言,他的宝宝会比弟弟好看。
  
      这么一来,我又开始发愁了,我可不希望弟弟被比下去。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我们都错了,弟弟长到一岁之后,一下子就变成了男女老少通吃的小美男。
  
      他的皮肤又白又嫩,眼睛像一汪湖水,他的小嘴一咧开,那笑容能把人迷死。
  
      沈七叔叔很郁闷,因为他家的小弟弟刚出生,就像个红红通皱巴巴的小老头。
  
      在小弟弟没出生之前,沈七叔叔已经给他取好了名字叫帅帅,结果一生下来,比丑丑还丑。
  
      哈哈,爸爸可高兴了,一天到晚抱着丑丑去他们家炫耀,说丑丑会跑了,会叫爸爸妈妈了,会叫姐姐了,会唱歌了,会背诗了,会自己拿勺子吃饭了
  
      沈七叔叔郁闷不已,他家的帅帅还要很久才会变帅。
  
      两个小家伙在一起的时候,爸爸总是会说,小屁孩们要快快长大,长大了好保护姐姐。
  
      爸爸从来都没要求我去保护弟弟,他说我只需要保护好自己。
  
      他说,女孩子天生就是要人保护的,不能保护女人的男人不要嫁。
  
      沈七叔叔说,兮兮长大要嫁人,必须先过了我们这一关,长的没我们好,淘汰,挣的没我们多,淘汰,本事没我们大,淘汰
  
      我怀疑,照这样下去,我还能找到合格的男生吗
  
      不过,在我大一那年,有一个男生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有着柔软黑亮的头发,修长的四肢,他的眼睛像黑宝石一样闪亮,他的笑容像四月的天气,他说话很轻柔,他唱歌很好听,他是我们游泳队里最闪亮的星。
  
      在水里,他就像一条自由自在的鱼。
  
      我喜欢和他在水下追逐,跟在他后面,用手去触碰他莹白的脚指,他会被我吓到,红着脸钻出水面,却又在我追出来之后瞬间游走。
  
      我好喜欢这样的男生。
  
      我们一家人欢聚在一起时,我常常会想起爷爷。
  
      爷爷虽然已经走了很久,但他对我的呵护和宠爱,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他用他最深沉的爱,把我从家暴的阴影中拯救出来,让我明白,除了妈妈以外,我还可以得到别人的爱。
  
      在他面前,我就是最娇纵的小公主,他包容我一切的任性胡闹。
  
      他在每一个周末准时守在幼儿园门口,我只要一出来,就可以看到他慈祥的笑。
  
      在那些没有妈妈陪伴的夜,他会给我讲古老的传说,用低沉的歌声哄我入睡。
  
      相比于爸爸和沈七叔叔,他给我的爱更早更多更深沉。
  
      我曾跟着爸爸妈妈,去西山陵园看望爷爷,陪他说了很久的话。
  
      他没有看到我长大,是我永远的遗憾。
  
      我长大一些的时候,妈妈就告诉了我,我亲爸葬身的地方,清明节,她问我要不要去给爸爸扫墓,我想了想,还是去了。
  
      爸爸所在的墓地又偏僻又荒凉,我站在他的墓碑前,要不是墓碑上的照片,我都记不清他长什么样了。
  
      我看着他,想起那些黑暗的记忆,如果爸爸泉下有知,会不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呢
  
      我们要走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人,是我多年未见的奶奶。
  
      如果不是妈妈叫她,我都认不出她了,她苍老的不成样子,头发雪白,步履蹒跚,腰弓着,像痛苦的虾米。
  
      奶奶看到我和妈妈,吃了一惊,然后就哭了,哭着感谢妈妈,感谢她不计前嫌,让我来祭拜爸爸,感谢她这几年对自己的帮助,说米面不要送那么多了,她年纪大了,胃口越来越小,吃不了那么多
  
      我这才知道,原来妈妈一直在资助奶奶,可她对谁都没说过。
  
      妈妈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她告诉我,善良是一个人最美好的品质,老天爷会格外优待善良的人。
  
      后来,奶奶去世后,是妈妈为她料理的后事,把她葬在了爸爸的旁边。
  
      有一年春天,丑丑三岁帅帅两岁的时候,高原叔叔从遥远的冰城打来电话,说晓甜阿姨生宝宝了。
  
      晓甜阿姨生了一对双胞胎,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妈妈接到电话,躲在房里偷偷的哭了。
  
      我知道,她这是想晓甜阿姨了。
  
      其实我也挺想晓甜阿姨和高原叔叔的,他们也曾经陪伴过我很多次,带给我很多温暖的记忆。
  
      于是,爸爸做了一个决定,带着我和弟弟,还有沈七叔叔一家三口,一起奔赴冰城,去看望晓甜阿姨。
  
      爸爸说,现在媳妇不好找,要提前去给弟弟定个娃娃亲。
  
      我们到了冰城,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里,说不出来为什么,就觉得那里的天空都特别高远。
  
      来接机的高原叔叔跟以前不一样了,好像黑了些,壮实了些,笑容都疏朗了些。
  
      看来,他在这里过的很好,已经成了一个地道的北方汉子。
  
      晓甜阿姨还在医院里,看到我们乌殃殃的一群涌进来,当时就掉眼泪了。
  
      妈妈过去抱住她,两个最亲密的朋友终于相见,哭的稀里哗啦,把我们所有人的眼泪都给勾出来了。
  
      要不是护士阿姨过来训斥,说刚生完孩子不能哭,她们还不知道要哭到什么时候。
  
      晓甜阿姨的两个宝宝长的一模一样,男宝宝是老大,女宝宝是老二,躺在一起特别可爱。
  
      大家都给他们送了见面礼,爸爸给女宝宝的是一把小金锁,说这是他锁定的儿媳妇人选,谁都不能抢。
  
      我们到达的第二天,来了两个我不认识的爷爷奶奶,妈妈说是高原叔叔的父母,两个老人家来了又是一通哭,哭好了,一人抱着一个孙子,舍不得撒手。
  
      他们抱着孩子出去说话,妈妈搂着晓甜阿姨,高兴地说道,“晓甜,你的甜日子终于来了”
  
      其实妈妈说的不对,不是晓甜阿姨的甜日子来了,而是我们大家的甜日子都来了。
  
      妈妈说过的,老天爷会格外优待善良的人全本完
  
      写到这里,长长的舒一口气的同时,心里有淡淡的失落和不舍,四个月的时间,瓶子终于真正意义上的完成了人生的第一部小说,个中辛酸,不足言说,收获的快乐,也是满满,感谢你们紧紧牵着我的手,陪我坚持到最后,未来还有很漫长的路,瓶子还需要大家的陪伴。
  
      新书已开,新的征程已经开启,牵着我的手,我们继续上路吧
  
      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