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秋不死人 > 第四章 世道迷浊

  无边的剧痛似乎叫人痛的要晕眩过去,恨不能将身体撕裂,可是在这无边的剧痛过后,又是一股暖洋洋的舒畅,周身血肉筋骨为之舒张,就像是快活到了巅峰的人,一股难以自拔的舒坦,在周身流淌。
  欲仙欲死!
  伴随着法诀流转,其周身气血汇聚,在筋骨皮肉之中,一道道淡淡细碎的模糊符文,密密麻麻的在其中流淌而过,衍生而出。
  时间在一点点流淌,伴随着其修持,丹田中的那股根本气机吸纳着日月精华,窃取着天地间造化,以一种微不可查的速度不断壮大,衍生出无数符文,这无数符文向着其周身血脉、皮肉之中流淌侵袭而去。
  千锤百煅!
  人肉体的力量有两种,一种来自于血肉、筋脉,还有一种来自于骨骼。
  想要修成天罡变,便需要千锤百煅,达到骨肉剥离的境界,才能真正练成这一重变化。
  无数的黑臭血污,自其毛孔溢出,伴随血脉推动,皮肉筋的锤断,整个人体内无数暗疾在缓缓消失。
  也不知过了多久,夕阳西下之际,虞七方才睁开眼睛,瘫软在地上,抬起头看向天边夕阳,眸子里露出一抹谁也看不懂的幽光。
  半个时辰后,恢复了体力,腹中做响犹若雷鸣,虞七看着身边食盒,伸出手去打开一看,里面是没有吃完的面饼、鸡肉。
  狼吞虎咽的吞噬着那食盒里的食物,虞七眼中露出一抹思索:“天罡变的修炼,不单单的是盗取天地间的精华,食物也是锤断筋骨的重要力量来源之一。想要练成天罡变,第一步便是脱胎换骨,然后骨肉离散。如是经历三次,才算是彻底练成第一重根本法,然后修行第二重境界,开始涉及神通变化。”
  眼见天色不早,虞七吃完面饼,看着那食盒,眼中露出一抹波动,原路返回,来到了周家树林,早晨扔掉的食盒,依旧在山间静静的躺着。
  “这食盒,日后或许还用得到!不论周家小姐也好,还是陶夫人也罢,都是我的贵人,错非她们两个,只怕我这自挂东南枝的任务,还真是不好完成!”虞七提起两个食盒,嗅着身上的腥臭之味,然后向山南而去。
  在这个时代,有村庄的地方,必然有河流。
  不远处便是一条涛涛大河,听村里的老人说,这条大河乃是洛水之流之一。
  大河涛涛,横跨数百米,一眼望去好生壮阔。
  此时虞七健步如飞,只觉得周身都是力气,将食盒扔在岸边,然后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初春的水虽然有些凉,但好过胜在身上的腥臭味散不去。
  待到其洗漱一番,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天下之大,却无我虞七立锥之地!”丹田中根本之气流转,虽然身上湿透,但虞七却并不觉得寒冷,只是面色孤寂的看着那天空高悬的星斗,沉默许久后终究是提着食盒,向远方走去。
  明月高悬,大地犹若浸染了一层白霜,不说清晰可见,却也并不阻碍视力。
  穿过茂林,路径乱丧岗,山间乌鸦啼叫,声音叫人多了几分莫名的恐惧。
  一堆篝火,在夜色中格外显眼,伴随肉香之气,远远的飘了过来。
  “大晚上,谁在乱丧岗煮肉?”虞七一愣,面色诧异,他倒是第一次夜晚来乱丧岗。
  下意识向那篝火之处走去,待到近前,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李老伯!”虞七看着篝火前的人影,不由得下意识喊了一声:“李老伯,怪不得大荒之年,你依旧白白胖胖,原来是偷偷溜出村子开小灶!”
  篝火上空,火灶熊熊,肉香扑鼻而来。
  “虞七,大半夜的,你小子怎么在这里!”听了虞七的话,李大伯如遭雷击,似乎是受惊的兔子,猛地转过身,不敢置信的看向虞七,下意识站在大锅前,挡住了虞七去路。
  “这四五年来,村中的人饿死一茬又一茬,大家都是皮包骨头,唯有李老伯你白白胖胖,我早就怀疑你有一手狩猎之术,能够猎得山中野味,想不到这回真被我撞见了!”虞七看向李老伯,笑着向大锅走去。
  虞七这几年吃百家饭,可没少受李老伯恩惠,否则早就饿死了!
  瞧将虞七向大锅走来,李老伯面色阴晴不定,身躯呆呆的站在那里,只是下意识一步上前,挡住了虞七去路。面色铁青、惊愕、如遭雷击的看着他,紧张的道了句:
  “别过来!”
  “老伯,碰到我了,还想吃独食不成?”虞七一掌伸出,他如今力道今非昔比,李老伯一个不防,竟然被其推开,然后虞七一步迈出,来到了大锅前,纵使盖着盖子,却也依旧肉香扑鼻,滚滚而来。
  “不要!”眼见着虞七即将掀开盖子,李老伯绝望的吼了一声。
  可惜,还是迟了!
  锅盖掀开,肉香扑鼻,虞七的笑容僵滞住,呆呆的看着锅中那漂浮的枯骨,本来扑鼻的肉香,刹那间化作了恶臭。
  “砰~”
  李老伯身躯一软,跌坐在地,似乎是被人抽去了精气神,呆呆的坐在那里。
  时间似乎静止,空气停止了流动。
  “好一锅狗肉!好一锅狗肉!老伯手艺可真不错!”虞七强行将腹中的翻江倒海压下去,然后不动声色的盖上盖子,转头看向失魂落魄的李老伯,声音如常的笑了笑。
  篝火之下,李老伯身躯白白胖胖,丝毫没有灾荒之年的那种干瘦。李老伯说是老伯,却也不过三十多岁罢了,只不过饱经风霜,看起来像五十多岁的老头。
  听了虞七的话,李老伯不敢置信的抬起头,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他,似乎怀疑听错了,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世道,能活下来便已经大不易,哪里还管什么狗肉、鸡肉,只是老伯吃完后,还需将那狗肉的骨骼埋上,大家都不容易!”虞七叹了一口气,晃荡了一下手中食盒:“今日我得贵人赏赐,早就酒足饭饱,就不和李老伯你抢肉了。”
  说完话虞七提着食盒远去,消失在茂林中,留下李老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篝火前摇了摇头,许久后趟笑了笑:“这孩子,不枉我往日里疼他!”
  虞七走过乱丧岗,路过不远处一座被挖开的土堆,摊开的草席,略作驻足后继续向村子里走去。
  这世道,能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虞七~”
  “虞七~”
  黑夜之中,一盏悠悠烛火闪烁,就像是毫不起眼的萤虫,唯有女子焦急的呼喝,在黑暗冷寂的群山中缓缓传开。
  那一声声焦急的呼唤,犹若是啼血的牡丹。
  黑暗中,虞七脚步顿住,瞧着村头的那风中萤火,借助夜色,他能看到一个人影在焦急的徘徊、呼喊。
  沉默许久,才见其快步上前,声音如常:
  “姐,我在这里!”
  “虞七!虞七!”一阵急促的呼唤迎合、靠近。
  “哎呦~”
  听闻虞七的喊叫,女子如闻天音,猛然疾步奔来,却在黑夜中被一块石头绊倒,烛火坠落在地,刹那间熄灭。
  “姐,你怎么这般不小心!”虞七快步上前,来到了女子身前,将其自泥土里扶起来。
  “啪!”
  “啪!”
  “啪!”
  下一刻,虞七只觉得背后一痛,却听女子怒喝道:“你这死孩子,整日里不回家,死哪去了!天黑了还不回来!”
  虞七闻言沉默,却也不做声。
  女子打了两下,却又舍不得,在其背上揉了揉:“死小子,你跑哪去了?”
  “在山上转了转!”虞七捡起地上灯笼,然后轻车熟路的拿出火石,缓缓将灯笼点燃。
  灯光照亮,露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面孔,女子面黄肌瘦,长得并不甚美貌。一双略显浑浊的眸子里满是焦急、疲倦,一张脸上满是风霜、褶皱,鬓角处一缕白发不知何时钻出,粗糙的手掌握住了虞七的手腕:“跟我回家!”
  灯火昏昏,但是虞七体内根本之力滋生,黑夜犹若是白昼。
  若说虞七身上的衣衫破,女子身上的衣衫更破,寒冷的春季只是一袭薄薄的单衣,而且还是由无数补丁改出来的。
  虞七没有说话,任凭女子拽着,向村子里走去。
  一路上,姐弟二人默然不语,眼见着即将到了村口的那株百年榆树前,才见虞七顿住脚步:“姐,我不想回去了!哪里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
  “莫要胡说,姐的家就是你的家,有姐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女子使劲的拖拽着虞七,向村子里走去。
  虞七闻言默然,心中诸般念头流转,最终放弃挣扎,随着女子走入了村子里。
  自家那个姐夫,可不是省油的灯,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吝啬!
  “也该有个了断了!想我虞七堂堂大好男儿,岂能寄人篱下吃嗟来之食,受人凌辱?”虞七眼中露出一抹冰冷,慢慢的眯起眼睛。
  伴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已经到了村之中,来到了一家门户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