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秋不死人 > 第八章 建议去抢

  “你是?”那汉子一脸懵逼,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子。
  “我!虞七!”虞七笑着道。
  “虞七?”两个汉子闻言上前,面带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然后仔细端详一会,其中一人道:“老李,还真是那小子!虽然变得白白胖胖了,但模子还是那个模子!”
  “你小子好长时间不见,三个月来可是吃了什么好东西,你那刻薄的姐夫舍得给你**米了?居然养的这般白胖!”李大叔捏了捏虞七的脸蛋。
  虞七苦笑,顶着一个小孩子的身躯,免不了被人占便宜。
  “我前日在河中捕捞了一条大鱼,水中鱼类可是稀罕物,拿来给夫人补补身子!”虞七笑着举起食盒,露出一只五斤重的大鱼。
  “嚯,好大的一条鱼!”汉子见食盒中的大鱼,不由得一惊:“这般大的鱼,可是不常见,你小子好运气。算你有心了,不枉夫人平日里关照你们姐弟。你进去吧!”
  虞七谢过,迈步跨入大门,入门处乃是一个铺着青砖的庭院,左侧是一排厢房、楼台水榭、假山花园。右侧是陶家的染坊,一群汉子、妇人在哪里染布,促织!
  陶夫人是见不到的,夫人常年在后院,只是偶尔才会出来。
  “李四,你加把劲,早晨没吃饭啊,多搬几匹布!”遥遥的便听到琵琶大呼小叫的训斥手下工匠。
  “王麻子,你手脚麻利点,别在那里磨蹭。”
  “我跟你们说,是夫人善心,才将你们自街上领回来,赏你们一口饭吃,还给你们工钱,不然你们早就被饿死了!”
  琵琶插着腰,背对虞七,趾高气昂的对着一群汉子训斥。
  “啪~”虞七拍了琵琶肩膀一下:“琵琶姐……。”
  “哎呦,那个小兔崽子,可是吓死我了!”琵琶冷不丁被人在后面敲了一下,惊得差点跌坐在地。虞七眼疾手快,一把伸出,扶住了琵琶,然后甜甜一笑。
  待转过身,稳住身形,琵琶瞧着那唇红齿白肌肤细腻的少年,不由得一愣:“你谁家娃娃?怎么在这里?”
  “我,虞七!”虞七笑了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虞七?”琵琶闻言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你怎么这般……可是得了什么好处?你那吝啬鬼姐夫,终于肯给你吃饱了?”
  “……”虞七一阵无语,打量着远处促织的妇人,不见自家姐姐影子,然后举起手中食盒:“我前日得了一条大鱼,寻思如今已经六月,春寒已过,给夫人补补身子。”
  “好大的一条鱼,竟然还活着!”琵琶看着那大鱼,不由得眼睛一亮:“这般大鱼,可是少见。你等着,我去回报夫人!”
  琵琶接过食盒,眼睛一亮,然后脚步匆匆向后院走去。
  不多时,就见琵琶拿着一些略显灰暗的粗布麻衣,手中提着一串铜钱走来,嘴角挂着笑意:“这几件衣衫,乃是陶相公的,没有破损,只是有些破旧,拿回去叫六娘替你改改,也好过你这一身补丁。这一双鞋子,你将就着穿吧,是姐姐我给你的。这五十文铜钱,夫人赏你的,算是买你大鱼了。夫人说,你们姐弟生活不易,怎么能占你们便宜。”
  瞧着那几件五成新的衣衫,还有那五十文铜钱,以及那一双略显宽大的布鞋,虞七笑了笑,只是接过鞋子与衣衫:“铜钱我便不要了,这鱼是我的一番心意,不能收钱。”
  一边说着,虞七拿过那衣衫还有鞋子,便要转身离去。
  “你等等,这几个饼子,你且拿去!”琵琶自袖子里掏出一布娟,里面包裹几个饼子,连带着铜钱塞入了虞七怀中。
  虞七感受着怀中热乎乎的饼子,轻轻一笑将那铜钱掏出来,扔在了琵琶怀中,脚步迈出便是数米距离:“铜钱便不要了,替我谢过夫人。”
  “你这孩子!”琵琶追赶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虞七走出门外,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却是个好孩子,只是有些倔强,命运有些差了。”
  虞七提着食盒,拿着衣衫走出陶府大门,一路向着河边走去。才走出那富人区,却见迎面几个吊儿郎当的青年,在街上溜达。
  虞七心头一动,提着食盒一闪,遥遥的绕开那几个人,然后继续向村外走去。
  那几个人乃是县城中都颇有名气的混混,唤作:吴三、癞六,收拢了一群游手好闲之辈,在这一带偷鸡摸狗、投机倒把,强买强卖欺凌弱小、调戏良家妇女。乃至于听人说,这几个人还曾经倒卖过人口。
  那几个混混过处,一片鸡飞狗跳,时不时的拿起路边一把瓜子,一棵菜、一把枣,在其身后有小弟提着木桶跟随,那路边小贩乖乖的便将几个铜钱扔入木桶中。
  虞七如今皮肉筋已经有了火候,一身上下怕不是有两三百斤的力道,虽然不怕那几个混混,却不想多惹麻烦。
  据说这几个混混和县衙有所勾结,常做些无本的买卖,甚至于和八十里外的那群响马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看着那几个混混,虞七不着痕迹的避开,绕过了这条街,继续向村子外走去。
  待行至村头田地处,遥遥的便见到那山田间,一袭瘦小黝黑的身影,在低头忙碌着。
  看着那瘦小的人影,虞七不由得鼻子一酸,然后转身离去。
  孙家几十亩田地,全都靠姐姐一人操持,说姐姐是孙家的奴隶一点都不为过。
  可惜了
  他却无能为力!
  他自己的生活都没有保障,如今春潮已过,想要捕鱼也没那么容易了。他自己都饥一顿饱一顿,如何去顾忌姐姐?
  更何况,姐姐爱那孙秀才,简直爱到了骨子里,卑微到了骨子里。
  她心甘情愿为孙家做自己能做的一切!
  虞七叹息一声,走了几步,却又忍不住转身,遥遥的看着那烈日下单薄的人影,许久不语。
  片刻钟后,身形几个跳跃,消失在了山间。
  “待我修成神通,必然可以在此方世界闯出一个明堂!”虞七双拳紧握,咬着牙齿,眸子里露出一抹坚毅。
  许是自己层次太低,但虞七并未曾在这个世界,见到过修士的存在。但是那能征善战,力能扛鼎、千军辟易的武将却是有的!
  自从天子二百年前灭佛、道之后,横扫天下所有庙宇,已经两百多年不曾见佛道之人在世间显圣。
  “我若能锻骨完成,脱胎换骨,一身本事必然不弱于那凡俗中的顶尖武将!若能再进一步,修成神通变,练就无上神通,更是能高人一等!”虞七心头念动,已经来到了洛水支流处,随意在山中寻了几个粗枝、树桩,覆盖上一层树叶,在盖上一层泥土,覆上一层茅草,一个简易的河边小筑便成了。
  白日里锻筋骨、炼皮肉,下午去河里摸泥鳅、觅食,晚上观想滋补神魂,这便是虞七的日常。
  靠着河水中的鱼虾,虞七倒也能勉强度日,饿不死!
  “三个月来,系统却不见了踪迹,若非斩仙飞刀与神通变,只怕我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明月之下,虞七背负双手,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思索。
  从没听人说,系统还有不见的!
  “滴,系统加载更新完毕,请宿主注意。每个月中十五,宿主可获得抽奖机会一次,鉴于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请问宿主是否开始抽奖?”
  就在虞七心头念转之际,一道清冷的女音在其耳边响起。
  “抽奖!”虞七只觉得天旋地转,脑海中凭空浮现一尊轮盘,其上似乎有一个个黑洞流转。
  “请问宿主是否三连抽?”
  “是!”虞七听着那抽奖声音,心头热切的道了一声。
  转盘上混沌之气朦胧,散射出一道金光,虞七根本就不知道轮盘上显露着什么东西。
  “滴,恭喜宿主,抽取大米三袋,望宿主再接再厉!”
  三五个呼吸后,女音传出,令虞七不由得一愣:
  “大米?”
  “请问宿主,是否领取?”
  “领取!”虞七心中各种念头转动。
  “请问,是领取一袋,还是三袋都领取?可以领取一袋,也可以全部都领取!”
  “一袋!”虞七道。
  “滴,物品已经发放,还请宿主查收!”
  “系统,这些物品是从何处来?”虞七差异看着身前一袋一百斤重的大米,不由得好奇的道。
  物品不可能凭空出现,也不可能凭空消失。
  “抢来的!”系统声音毫无波动。
  “……”虞七无语。
  看着那一袋大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你给我大米也没用,我还缺了一个锅!不然何至于吃了三个月的烤鱼。”
  “滴,宿主现在身无分文,建议宿主去抢一个!”系统很正经、很严肃的回答了杨三阳的话。
  虞七闻言一愣,嘴角不由得一阵抽搐:“系统,抽奖的机制是什么?”
  “随机自诸天万界抢夺一件物品供宿主使用!”系统毫无感情波动的道。
  “……”虞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