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秋不死人 > 第二章 再挂东南枝

  面对这人比草贱,命比纸薄的世道,虞七十年来早就受够了。
  若在前世,碰到如此貌美的女子问话,到有心情去搭讪,可是现在他只想超脱这炼狱,早早脱离苦海。
  “哼,你这厮,简直好不知好歹!我家小姐救了你的命,你却如此无礼,竟然敢出言冲撞!之前就该叫你吊死,免得惹我家小姐生气!”那丫鬟见虞七话语如此蛮横,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骂了一声。
  “珠儿姐姐,莫要说了!将死之人,犯不着计较!”那小姐开口,声音清脆,犹若山间百灵,亦或者是那山谷幽泉,悦耳动听,犹若淼淼仙音。
  小姐开口,打断了珠儿的话,慢慢的自青石上站起身:“小子,本姑娘是管不到你的死活,但却能管得到你死在那里。你想死在别的地方我不管,但偏偏这片树林不行。这附近方圆五里茂林,皆是我周府产业,这可歪脖子树也是我家的,你说我管不管的你!你若死在这树林内,平白添了晦气。若想死,你只管去远处的树林,去别人家的林地。在我家林地,却是不行。”
  虞七闻言一愣,抛掷腰带的手一滞,然后左右打量一番,恍然记起这一片茂林,确实是周府的产业。
  周府,乃是王侯之家,巨无霸般的存在!唯有生存在这个世道,才会知道王权代表着什么。
  “晦气!晦气!这世道!这些个狗官、狗大户,简直吃人不吐骨头,就连求死都要看人脸色!”虞七怒从中起,气的身躯颤抖,但却也不得不将腰带收起,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向远处茂林走去。
  “啪~”虞七没走两步,一个朱红色精致的食盒,摔落在其眼前。盒子落在地上,盖子散开,露出了里面精致的面饼,还有些许精心炮制的糕点、一碗羊肉。汤水四溅,香气扑鼻,虞七脚步顿住,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粘在了食盒内的羊肉、面饼上。
  对于一个饿了不知多久的人来说,就算糠草也是香的,更何况是精米细面,还有肉!
  对于处于极度饥饿中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食物更有诱惑力的了!
  那食盒内,似乎有魔法,牢牢的将其目光黏住。
  不过,虞七没有动!
  “有点意思!”周家小姐轻轻一笑。
  她见惯了饥民,食盒抛出去后,虞七的动作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预料中的恶狗啃食、狼吞虎咽,并没看到!
  “小子,这食盒内的食物,是我家小姐赏赐你的。免得你走不出这片荒林,饿死在这里,到时候还要为你收尸。你这贱民死在这里,平白沾染了晦气。”珠儿口齿伶俐,声音里满是不耐。
  待到那丫鬟说完话,周家小姐转身离去,主仆二人远去,留下虞七呆愣愣的看着那食盒。“咕噜~”食物的香气在鼻翼间流淌,腹中雷鸣滚滚,在有骨气的人,此时面对着食物也要低下头。
  尤其是对于一个十年不见肉味的人来说!
  “我叫虞七!”虞七没有扑过去,而是对着那主仆二人的背影喊了一句:“记住了!我叫虞七!”
  背影远去,也不知主仆二人听到了没有,虞七慢慢转过身,瞧着那食盒,然后下一刻猛然扑了过去。前世厌倦的精米细面,厌倦的肥肉,此时竟然成为了无上美味。许久后,酒足饭饱,虞七肚子肿胀,动弹不得:“想不到,我虞七临走之前,还能做个饱死鬼!”
  食盒内的食物点滴不剩,虞七拿起腰带,慢慢向远处丛林走去。
  没错,还是上吊!这世道,活不下去!吃一顿饱饭又有什么用?顶不了一年!要么与人为奴,要么就是死!贫寒之人,没有出路!
  出了那周家的林地,虞七选了一株大树,然后此时有精神看向远处群山,看向那蒙蒙中的一片绿色,慢慢将腰带挂在了大树上。
  看不到出路,除了死亡,没有别的选择!
  若我不曾看到光芒,或许还能忍受眼前的黑暗!他要是不曾看到过二十一世纪的美好,眼下世道的昏暗,对他来说或许也并不算什么。
  “能做个饱死鬼,赚了!我若是死了,姐姐也不必那般为难了!”虞七抓住腰带,然后一闭眼,整个人吊了上去。
  “滴,宿主上吊两次,恭喜宿主完成隐藏触发条件‘自挂东南枝’任务!宿主满足系统激活条件,系统正在激活!”
  就在虞七挂在那东南之上时,一道清冷的女音在其耳边响起。
  “系统?”“莫非是临死前幻觉?”一股疼痛自虞七脖颈处传来,此时挂在东南之上的虞七古井无波,还有心思寻死是否是不是幻觉。
  “滴,由大道纠结孕育而生的至高无上系统,已经开始激活!宿主自挂东南枝两次,满足认主条件,系统正在认主!”
  “不是幻觉!不是幻觉!”这次虞七听得真切。
  山风中,东南之上一条人影悬挂,此时忽然拼了命的挣扎、弹腿:“你倒是早说啊!害的老子受了十年苦!”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虞七此时一个激灵,拼了命的摆动。
  “滴,认主成功!由于宿主完成两次自挂东南枝隐藏任务,宿主获得两次抽奖机会!”
  “该死的,好疼啊!呼吸越来越难了!”虞七拼了命的挣扎、弹腿,想要晃荡身躯,去撞击身边大树,找到一个借力的点。
  可惜,挂在树上的人,又岂能自己随便下来。
  “坑爹啊!早知如此,你就算打死我,我也绝不上吊!该死的系统,你倒是早点出来啊!”虞七无语泪先流,此时挂在东南之上,只觉得头昏眼花,眼前一片黑暗,恨得咬牙切齿,眼泪都流出来了。
  手指抓在腰带上,可惜一身力气此时尽数被挂住,根本就施展不开。而且他久病积弱,就算能使出力气,也绝对不能将自己拔下来。
  “完了!坑爹啊!这根本就是一个必死的任务!自挂东南枝上两次才能触发系统,激活系统。可是挂在了东南之上,就算是得了系统,又有什么用?”虞七心中那个恨啊。
  “滴滴,此次抽奖,逆天物品十万分之一概率。造化级物品,万分之一概率。神话物品,千分之一概率,杂物百分之一概率!由于宿主第一次抽奖,附赠调节抽奖概率。逆天物品百分之一概率、造化级物品十分之一概率、神话物品,百分百概率。系统激活,请问宿主是否抽奖?”清冷女音响起,挂在东南之上的虞七心中一个机灵:“却不知能否抽出助我脱困之物?若是系统能抽出助我脱困之物……”
  一点希望,在虞七心头升起,连忙道了声:“抽奖!”
  “嗡~”脑海深处一点流光闪烁,此时虞七眼前发黑,就连脑海深处,都看不清楚,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团金黄色的神光在闪烁,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机在其心头流淌。
  威严、至高、无上!
  “请问宿主,是现在抽奖吗?”
  “是现在!”虞七连忙下意识念头转动了一下。
  “请问宿主,要不要等候下个月一起抽,第一次抽奖神话级物品百分百必得,机会难得……”
  “抽奖!抽奖!我要抽奖!”听着那啰里吧嗦的女音,虞七念头不断咆哮,眼前发黑,只觉得大脑已经开始逐渐停止了转动,就连思绪都开始不断变得迟缓。
  “好滴,那请问宿主,是连抽还是单次抽奖?”清冷的女音开口。
  此时虞七眼前发黑,大脑有些混沌,听到那女音,下意识道:“连抽!”
  “别给我磨叽!我要抽奖!我要抽奖!”
  虞七声音不断咆哮,满是绝望之音。
  “滴,抽奖开始,恭喜宿主,获得……”
  系统说了什么,虞七已经无心理会,眼前发黑,大脑缺氧,感知在一点点消失,心中充满了绝望:“谁来救救我啊!谁来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他有一种感觉,自家的颈椎,马上就要断了!
  “老天爷,你在玩我是不是!你是不是在玩我!”树枝上,虞七的嘴巴缓缓展开,涎水开始滴落,舌头慢慢的伸出来:“老天爷,你为何待我如此残忍!给我绝望,又给我希望!”
  “简直是太残忍了!不带这么玩人的!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啊!”虞七静静的挂在树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乖乖的挂在上面,声音里满是绝望、无助。
  “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这是什么触发条件!谁家会在东南枝会挂两次!”虞七心中破口大骂,自挂一次便已经要死了,谁还有机会挂两次?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条件好不好!
  “老天,你就可怜可怜我,救救我吧!救救我吧!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啊!”一点微弱的念头,不断在脑海中挣扎,然就是无底黑暗,彻底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