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财智在线,萧爷总是夸夸妻谈 > 第七百零五章乔汐不解

  秦悠然完全搞不懂,为什么妈妈那么坚持一定要给许小棠安排住处。
  她没办法反驳,也做不到真的不听话惹父母伤心,只能自己忍了下来,“随便你们吧,只要别让她在我眼皮子底下摇晃就行了。”
  秦悠然冷着脸甩下这话就直接上了车。
  许小棠神色有些尴尬,还在维持自己的形象,拒绝道,“阿姨,要不还是算了吧,悠然看起来很不开心,其实我一个人住在酒店也没什么的,反正我也准备找房子了,很快就能安定下来的。”
  她语气轻柔,脸色十分拘谨,笑容也是带着让人心疼的柔弱讨好。
  陈薪竹一下更加心疼了,“你别管她,就是小孩子脾气,你性格这么好,以后肯定能相处得很好的。”
  “这样吧,你要是怕跟悠然起争执,我从新安排一辆车过来接你,很快就来了,然后就住到安排的别墅去吧,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给你住了,我还安心呢。”
  许小棠处处为秦悠然考虑,也换了陈薪竹为她考虑得妥帖又仔细。
  许小棠内心狂喜,面容都差点儿有些许绷不住了,“谢谢阿姨,既然您这么坚持,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打电话通知了司机,有找了人提前过去收拾好房间后,陈薪竹跟秦楚亦才上了车。
  陈薪竹上了车还把副驾驶的玻璃摇下来,对着许小棠笑了笑,“那小棠,我们先走了啊,待会儿别墅见。”
  “好的阿姨慢走!”许小棠笑容乖巧,双手恭恭敬敬地放在面前,睫毛弯弯,十足的乖乖女架势。
  陈薪竹最后扯了扯嘴皮,等关上车窗后,脸上的神色却飞快冷了下去,眉眼耷拉下来。
  秦悠然有些生气,坐在后面抱着手臂盯着窗外,“爸妈,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对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这么关照,许小棠她不是什么简单的小姑娘,那人心思重着呢。”
  她本来不想问的,可最后还是沉不住气。
  如果换了其他人也就算了,以她的性子根本不会管这种变化。
  可是那是她父母,这种危机感和不安,折磨得秦悠然没办法冷静。
  陈薪竹刚才应付了许小棠半天,此刻已经疲惫到说不出一句话了。
  秦楚亦一边开车一边往后视镜看了秦悠然一眼,语气冷冽又刻板,“然然,刚才就教你了,看人看物,不能只看表面,有些东西,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
  她此刻看见的,觉得父母对许小棠过分关注。
  其实都不过是表面罢了。
  他们那么对许小棠,不过是想从她嘴里得到想要的信息。
  秦悠然性子太直了,对不喜欢的人和事从来不会去迁就和适应,秦楚亦其实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教女儿一些东西。
  可显然秦悠然不怎么听得进去,她深吸口气,不高兴地抿了一下嘴角,“眼睛看见的不是真的,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真的?”
  “我只知道,现在你们要让一个我讨厌的人住在我们家,这是真的!”
  本来挺久没见父母了,秦悠然挺高兴的。
  可是从见面开始时候的古怪,到许小棠出现后,父母对她的忽视,都让她没办法不发火。
  秦楚亦短促地皱了一下眉,“然然,你现在怎么这么容易发脾气,好了,许小棠的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是定局了,只是住在一个我们家没住过的别墅里面而已,你要不喜欢,等过了这段时间,房子我们就能卖了还不行吗?”
  最近这段时间?
  这段时间有什么特殊的吗。
  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间让许小棠住在家里呢?
  秦悠然正想追问,秦楚亦却像是一下看穿了她的意图那般,打断道,“好了,你别刨根问底了,我跟你妈妈工作了一天,已经很累了。”
  秦悠然本来就心疼父母工作辛苦,闻言直接来不了追问的口了。
  一路沉默着到了乔汐家门口。
  乔汐跟萧寒生都很喜欢秦悠然,一见面就各种嘘寒问暖。
  乔汐直接握住秦悠然的手臂,“然然,都好久没见了,最近学习辛不辛苦啊?我亲手下厨给你炖了酸菜鱼,刚出锅呢,味道正好,赶紧洗了手我们吃饭。”
  萧寒生也是一脸笑意,像是把秦悠然当家人了那般随意,“汐汐念叨你半天了,从知道你要过来住开始高兴到现在,快进屋吧。”
  说实话,秦悠然心里是有感动的。
  更何况是在刚才父母的态度的对比下,让她一下觉得乔汐和萧寒生都好温柔。
  可是这种情绪只不过是短暂一瞬罢了,她心里还是最爱自己的父母的。
  秦悠然笑了笑,跟着乔汐进屋,“谢谢乔汐阿姨,我应该早点过来看您的,最近学习太忙了,一直没抽出时间来。”
  “我理解的。”乔汐宽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高三是最关键的,一分一秒都耽误不得,我还说你要是过来住也要学习的,我还特意给你房间装了学习桌,方便你看书。”
  秦悠然之前就经常来乔汐家里住,所以有一个专门的客房一直都是为她留着的。
  秦悠然听了止不住高兴,真心实意道,“那太好了,谢谢您。”
  虽然她是笑着的,可是表情还是有些许的僵硬。
  乔汐微微皱眉,回头揶揄地看了陈薪竹一眼,“是不是你们俩欺负然然了呢,她怎么一点有些不高兴呢。”
  陈薪竹笑了笑,避重就轻道,“没事,小孩子闹脾气而已。”
  秦悠然皱着眉没反驳,放下书包进了厨房洗手。
  乔汐跟陈薪竹落在后面,两个人凑近了轻声嘀咕,“你怎么回事啊,平时不是那么宝贝自己的女儿,现在怎么了?”
  陈薪竹语气里面慢慢都是无奈,“是有一些特别的原因,最近这段时间可能要委屈然然了。”
  说到底,那是她自己的亲生女儿,她比任何人都心疼。
  也受不得秦悠然受这种委屈。
  可是现在没办法,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取得许小棠的信任,以此得到更多有利的消息。
  乔汐看她脸色不对,隐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也不好多嘴了,“我知道你跟秦楚亦是个有主意的,行吧,那我就不多问你了,反正然然最近这段时间住在我这里,委屈不到她什么。”
  “不行,你得配合一下我们……”陈薪竹微微摇了摇头,脸色凝重。
  乔汐神色一下也严肃了起来,“还要怎么做?”
  陈薪竹似乎也觉得让乔汐也这样的,会不会太过了。
  一下有些犹豫。
  她微微摇了摇头,“算了,太过急功近利,有可能会打草惊蛇,还是维持现状吧。”
  两人并没有太多时间说悄悄话,秦悠然很快洗了手出来了。
  饭桌上,乔汐夫妇俩不停给秦悠然夹菜,她碗里堆得满满的,最后直接吃撑了,靠在沙发上不想动。
  阿姨洗了水果出来,秦悠然却是再也吃不下去了,“阿姨,你给长辈们吧,我真的吃不下了。”
  乔汐听得笑了起来,“那水果就是给你准备的,我跟你叔叔都不爱吃,这孩子,才吃了多少就撑成这样,肯定平常吃得太少了,胃都饿小了。”
  长辈的关心总是这么没有道理的,秦悠然乖巧地笑了笑,没说话,
  萧寒生在客厅的药箱里给她找了消食片,“吃两片吧,让你动一动你肯定不想的,别积食了。”
  太妥帖了。
  秦悠然一下高兴得不得了,扑过去接了过来,“谢谢萧叔叔!”
  结果就在这个氛围里,陈薪竹手机响了。
  是之前安排接许小棠的那个司机打过来的。
  秦悠然看她脸色不对,似乎也猜到什么了那般,脸色很快低落了下去,“怎么,你刚认识的乖乖女小宝贝给你打电话了,不接吗?”
  “不是。”陈薪竹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下意识拒绝了,“是家里的司机。”
  可她最终还是起身去阳台上接电话。
  秦悠然看着她的背影,一下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那般,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
  她还以为父母一直留在这边,这件事情就会过去呢,谁知道电话还是打过来了。
  家里的司机?家里的司机不就去接许小棠了吗?这个时候打过来,能有什么好事。
  乔汐微微叹息一声,坐在了秦悠然身边,“怎么了然然,一脸不高兴?是不是我刚才说的话,你不爱听了?”
  秦悠然怕乔汐误会,赶紧摇头否认了,却依旧提不起什么精神来,“不是的阿姨,跟您没关系,是我自己心里拧巴。”
  乔汐伸手搂住她轻轻拍了拍,“好了,要不然阿姨陪您出去走走?”
  “好啊!”秦悠然本来是不想动的。
  刚才萧寒生说的对,她这些人,能躺着绝对不站着,怎么可能主动出门转转。
  可现在,他实在不喜欢房间里面的氛围,只想逃离这个让人压抑的地方?
  乔汐带着秦悠然出去后,萧寒生才看了秦楚亦一眼,“怎么回事啊你们?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你俩这是对然然冷暴力?那还是个孩子呢,什么事不能好好沟通的吗?”
  他是真心挺喜欢秦悠然这个孩子的,又是存了私心,想让人做他未来儿媳妇,所以此刻,忍不住为人抱不平。
  现在这个状况真是有点反常了,平常都是两个宠女狂魔的人,怎么一下变得这般冷静自持了,肯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