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丧尸进化之杀戮暴君 > 298

  刀帝败了,不是败给招式和对帝法的理解上,他只是败给了人性和荣耀上。
  他所接受的理念便是,刀既是命,刀若丢弃,便等于丢弃了命,刀是荣耀,丢下刀,便是丢下了荣耀,刀是尊严,丢下了刀便没了尊严,他一直这样尊崇手中的刀,也以为对手叶轻寒也会这样尊崇刀。
  叶轻寒只有一个理念,那就是命!命都丢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尊严,荣耀,都是狗屁!
  “人,想活着,总要珍惜自己的性命,若是连命都没有了,你拿什么维持你的尊严和荣耀?”叶轻寒扣死到刀帝的咽喉,冷淡的说道,“你对刀法的理解和运用,都不输给我,你只是输给了自己,输给了脸面,也是输给教你用刀的人,臣服我,我保你不死!”
  刀帝挣扎,但是持刀的手和咽喉都被扣死,根本动弹不了!
  “不……不可能!帝之荣耀,死亦不能丢!”刀帝面目狰狞,痛苦的说道。
  叶轻寒不屑的说道,“笑话!对于敌人来说,帝之荣耀,随身死而灭,没有任何荣耀,就像炎祖,对你们一品堂来说,有荣耀吗?尸体都被分了!他拿什么守护荣耀?古神古仙,我见了两具尸体,也不过如此,哪来的尊严和荣耀?”
  刀帝不甘心,想不到自己竟然输了,不过经过这一战,他懂了很多,若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自信可以击杀叶轻寒,甚至可能打垮他的道心!但是他没有机会!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臣服,可称帝,不臣服,死!”叶轻寒厉声喝道。
  刀帝毫不犹豫的低吼道,“我选择死亡!”
  咔嚓!!
  轰——————————
  叶轻寒直接捏爆了他的咽喉,不再问第二次,咽喉被捏碎,紧跟着一拳轰向其脑袋,一拳能把伪太古帝兵都能打爆了,还能打不爆一个脑袋?
  砰!!
  刀帝一代至尊,惨死当场,肉身四分五裂。
  轰!!
  叶轻寒随手一甩,直接把刀帝甩入皇陵洞内,杀气冲天,盯着最后一个斧帝,缓缓摘下面具,冷厉凶残的面孔让人不敢而立。
  “一品堂,你这样的高手有多少?”叶轻寒默然问道。
  斧帝没有丝毫怯意,既然接任务而来,就没有想过活着回去,每一次都是提着脑袋外出,当初那么多人汇聚,最后存活下来的却只有那么点人!他早已看透了死亡!
  “不多,但是杀你足够!若不是……”斧帝嘶哑的回道,但是最后一句话说到一半立刻终止了,那意思就有很多层了。
  叶轻寒盯着斧帝,冷声反问道,“若不是什么?”
  哼!
  斧帝冷哼一声,手持巨斧踏碎山石,缓缓走向叶轻寒,可是刚刚走到一半的时候,身体一震,随即停了下来。
  “回来吧,让他先找到炎祖心脏再说。”
  一道声音在斧帝的识海内响起。
  咻——————————
  斧帝一得到命令,速度极快,直接消失在原地,离开了战场。
  叶轻寒和青尊仙帝一愣,想不到他竟然逃了!他却不知道斧帝根本不是逃。
  哗!!
  叶轻寒身影闪动,出现在褚师君仙的面前,反手间取来了一个药瓶,里面正是疗伤帝丹。
  咔嚓!
  叶轻寒捏爆了帝丹,分成两半,一半给了褚师君仙,一半自己吞入腹内。
  轰轰轰!!
  气血如洪流滚动,冲击四肢百骸,体内的伤势在迅速修复,帝法依附的死肉都被修复了!
  褚师君仙的伤势修复的更快,血洞迅速愈合,战力和境界经过这一次死战,有了质的蜕变,因祸得福,不死必有大福。
  呼呼呼……
  咚咚咚!!
  褚师君仙躺在地上,连连呼出几口浊气,指尖微颤,力量在快速修复回来。
  哗!!
  褚师君仙一脸余悸的坐了起来,拍了拍胸口说道,“大难不死,哈哈,多谢叶兄了。”
  叶轻寒此时才刚刚修复好,脸色有些苍白,第一战虽然轻松,但是第二战确实危险,差点当场死亡,看来还真不能小看天下群雄,也得重新整理功法,钻研出属于自己并且可以发挥出最强的功法了。
  呼……
  叶轻寒呼出一口浊气,低语说道,“不必客气,对方是冲着我来的,你们只是被殃及了而已。”
  三人沉默了片刻,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们说斧帝为何要逃?”
  斧帝的战斗力绝对不输给刀帝和剑帝,但是他却没有出手就离开了,而且他之前已经准备踏入战场了。
  越想越不对,叶轻寒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他不是逃,要不是接到了命令,要么……他主动离开,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我总感觉被人算计了!”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望着苍穹,万法遮望眼,什么都看不透,在小位面,他还能猜到或者掌控局面,但是现在……他甚至都不知道一品堂到底还有什么人,为何不强行打垮自己的道心?
  “我也不喜欢现在的感觉,不论是行踪还是什么,都赤裸裸的暴露在别人眼前,可是敌人,我们却了解甚少。”褚师君仙沉声说道。
  青尊仙帝沉默,这一战本和他无关,他可以靠边站的,但是他想利用叶轻寒冒险进入皇陵,可以得到不少东西,称帝的希望越来越大。
  “活路在路上?”
  叶轻寒再次响起良帝的那句忠告,他揣摩不到心脏到底在什么位置。
  “在路上!,老子去哪不是路?”
  叶轻寒铁拳攥紧寒芒一闪,突然决定道,“我们返回不朽仙界,我要查清一些事情再说。”
  面对叶轻寒的突然决定,褚师君仙和青尊仙帝都没有反驳的机会,因为叶轻寒决定的东西,别人真的没办法改变。
  就在这时候,斑斓蛇竟然把刀帝的血肉和气血都吞噬了,只剩下一副骨架,并肩迅速滑落山脚,开始吞噬钺帝的尸体。。
  叶轻寒皱眉看着斑斓蛇,这货不仅猥琐,还特么重口味,连人都吃,他真怕这家伙最后凶起来连狂府的都敢吃。
  但是这货吃了三大高手的气血和血肉之后,气息变得更加阴沉和强大了,直线逼近太古第四状态,吞杀一般的第四状态绝对不费事。
  许久之后,斑斓蛇再次化形成人,满嘴都是血,凶残之极。
  “你……你以后不要吃人肉,什么习惯?”叶轻寒皱眉警告道。
  斑斓蛇顿改画风,连忙谄媚的说道,“老大,都是死人,留着也是浪费,而且我有数,绝对不吃活人,也不吃队友。”
  哗!!
  叶轻寒懒得在说,挥手收走噬神鹰和斑斓蛇以及缠星藤,说道,“我们回去。”
  哗!!
  咻咻咻————————
  三人速度极快,风驰电掣,直奔古仙界和不朽仙界的连接点。
  ……
  此时,不朽仙界来了三个年轻人,都是带着面具,衣服和装扮跟刀帝等人一模一样,也是一品堂的人,只不过单凭从气质上来看,这三人比刀帝强,他们一路疾驰,连话都不说。叶轻寒在古仙界历练这么久,轻车熟路,速度越来越快,以树枝探路,势不可挡。
  短短三十年时间横跨无尽疆土,从天灵妖帝的领地横穿,回到了古仙界和不朽仙界的入口,瞬间撕裂节点,返回了不朽仙界。
  此时,不朽仙界,鬼哭岭,五百万征天营竟然挡住了古神和古仙数千年征伐,但是死伤不少,不过古神和古仙死伤更多,尤其在静梵山主返回之后,狂府的势力再次增强不少。
  狂府经过三千年左右的修生养息,战力都有质的蜕变。
  幸良山那一次死战,狂府损失一些外围人,不过经过那一战,每个人都增强许多。
  叶轻寒离开的三千多年,他们靠自己撑过了多次劫难。
  这一日,鬼哭岭外来了三个戴面具的年轻人,他们一出现便惊的古神古仙躬身倒退,不敢亵渎三人的威严。
  三人目光凌厉,冷冷的看了古神古神等各大势力一眼,不用说话也让众人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一群废物!
  包括帝之传承,都被鄙夷了,但是没人敢说什么,因为他们代表着古仙界最强势力,一品堂!
  “为何打了这么久,连一群蝼蚁都杀不了?谁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中一个额间有着一柄棱兵印记的年轻人冷视上一代的五个帝之传承和主神传承老者,分明是用质问的语气在说话。
  可是那五位上一代老者却不能发火,尽管心底有火。
  “哼!敌人强大是一方面,可是有一个神将传承在后方总是捣乱,牵制我方的主要战力。”其中一个帝之传承老者冷哼道。
  那有着棱兵印记的年轻人和身边的两个人说道,“看来攘外必先安内,我们该清理门户了!”
  剩下两个,一人的印记是棍,一个人是鼎,他们代表着所传承的功法。
  大道之棱兵,惊天棍,四角鼎,熟知太古的人都知道,大道之棱兵代表着太古大道主神,四角鼎代表着武道太古主神,惊天棍,代表着惊天太古仙帝。
  听到这三人要杀洛无痕,众多古神古仙都欣喜若狂,尤其是公子纯,直接上前说道,“那个幽暗神将背叛主人在先,帮炎族人在后,绝不是偶然,因为他背后还站着一个人,就是不知道三位敢不敢杀了。”
  公子纯用心不良,很想借刀杀人啊!
  棱兵印记高手默然扫视公子纯,岂会不知道他想借刀杀人,不过既然对方要帮炎族人,帮公子纯清理掉也无妨。
  “是谁?”棱兵印记高手默然问道。
  “太古神念主神传承者,古九天,如今位列第四状态,而且她背后还有一个高手,古帝学院的院长古九天!”公子纯冷声说道。
  这一次,棱兵,惊天棍和四角鼎的传承者都瞳孔一缩,古天帝是神将修为,而且还隐藏不少底蕴,一品堂数次伸出橄榄枝要他回去报道,他都拒绝了,似乎是不称帝不罢休。
  一品堂的人都知道这个人不好惹,曾经夺了古九天母亲的传承本源,但是一直不愿暴露出来,一品堂的人早就查出来了,只不过没有直接证据,这些年古天帝隐藏的非常深。
  “你想借我的手杀古天帝?”棱兵传承者杀机一闪而逝,森然质问道。
  公子纯却淡淡的回道,“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本座也是堂堂帝之传承,你就算也是,也是个不纯的帝之传承,也不过是仗着一品堂才有资格和我说话,但是你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亵渎太古帝!”
  “你!”棱兵传承者铁拳一攥,手中出现一柄大道之棱兵,虽是仿制品,但是威力不输给真正的大道之棱。
  哗!!
  惊天棍传承者立了拉住了棱兵传承者,轻轻摇了摇头,低语说道,“不要冲动,任务要紧。”
  哼!
  公子纯和棱兵传承者同时冷哼一声,看来真正的帝之血脉传承和这些一品堂培养的帝之传承之间仇恨还挺大。
  “公子兄说的是实情,诸位若是不敢清理门户,尽管回去复命,我等也不会嘲笑你们。”又一个上一代的帝之传承冷淡的激将道。
  咔嚓!!
  那个四角鼎传承者铁拳一攥,一直不曾说话的他深吸一口气,直接说道,“清理门户而已,不必搞的剑拔弩张,古九天是古九天,古天帝是古天帝,幽暗神将传承者是幽暗神将的传承者,这三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我们不能听这些人的胡言乱语,我们去找到古九天和幽暗神将传承者洛无痕询问一下便知道了,若他们两个真敢帮助炎族人,就出手清理门户,至于古天帝,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背叛了古神和古仙信仰。”
  其他二人顿时点了点头,不过临走之前都冷冷的看了公子纯等人一眼,似乎是在警告,看来他们之间也有嫌隙。
  哗哗哗!!
  咻咻咻——————————
  三人夺空朝大后方疾驰。
  此刻古九天和幽暗神将传承者在录武系统总部,消息来的特别快,当棱兵传承等人出现的时候,他们二人便得到了消息。
  三大高手朝录武系统总部疾驰,二人便知道不好,但是他们也没有想过退!
  这三千年,二人没有闲着,洛无痕的修行不说更精进,彻底炼化神格,战斗力已经趋近于当年的幽暗神将,更是参透了太古大罗仙典剑术,战斗力比当年的幽暗神将比起来只强不弱!
  古九天得天独厚,血脉似乎有了返祖的迹象,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已经有了当年太古神念主神年轻时候的气质,给人一种难以亵渎的气息。
  幽暗莽蛟在录武系统内不知道吞噬了多少资源,当年的暗伤皆已经修复好,战斗力更近一层,战斗起来绝对怕人,它可是少有的参战太古战争的存在。
  “派人通知我父亲,他爱来不来!”古九天冷哼说道。
  洛无痕一脸漠然,不过还是派人传讯古帝学院。
  古天帝这些年低调的很,完全不像当年的那么高调了,似乎参透了什么,三千年了,一直没有出现。
  不过消息刚刚传走,三道恐怖的气息便笼罩了录武系统总部,无人敢动弹半步,仿佛陷入了别人的领域中,谁敢乱动就必死无疑。
  咻!!!
  哗!!
  古九天和洛无痕夺空而行,出现在录武系统总部外,看着三大高手目光凌厉,以更强势的姿态对峙,不愿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