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明狩猎游戏 > 第27章 你的小仆人到货了么?

  在家点了一份早餐外卖,不练级,李无居然觉得无事可做,便上网浏览起了新闻。
  想了想,他尝试着在搜索网站输入“生物变异”四字。
  可惜,除了最普通的诸如双头蛇、连体猫这种最多只能算是基因突变的,并没有看到老马他们描述的那种生物变异例子。
  看来,对于生物变异,各国官方都有意封锁了消息。
  又看了一会新闻,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外卖到了。
  李无当即起身,前去开门。
  令他有些惊讶的是,门外站着的居然不是外卖小哥,而是昨晚那个吸血鬼小妞,李冬儿!
  这劳伦斯,办事效率可以呀!
  见李冬儿摆着个臭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李无顿时乐了。
  “昨晚才刚刚分开,这么早就迫不及待地来找我?”他调笑道。
  “……混蛋!”李冬儿冷着个脸,也不管李无同意不同意,拎着行李箱便进了门。
  “到底谁混蛋?”李无嬉笑道,“昨晚好心放你走,你倒好,居然跟劳伦斯打起小报告来了,我什么时候对你动手动脚了?是不是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怎么昨晚偏偏就遇到你了!”李冬儿愤愤打断了他。
  说话间,李无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来电显示,他顿时笑了,对着李冬儿晃了晃手机,“劳伦斯的,要接么?”
  听到劳伦斯的名字,李冬儿下意识地站好,随即又摆出臭脸,“你爱接不接。”
  李无笑了笑,点开免提:“喂,劳伦斯。”
  “亲爱的无,你的小仆人到货了么?”劳伦斯的语气一直这般热情。
  李无倒没什么,一旁李冬儿的眼睛却突然瞪得很大,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真是那个威严冷漠,对自己人都杀伐果断的劳伦斯大人?!
  “到了到了,劳伦斯,你这真的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啊,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李无回道,对李冬儿挤了挤眼睛,很是得意。
  “不不不,事实上黄志明跟我的关系很不错,他已经告诉了我你的灵魂潜力,亲爱的无,这是她的荣幸!”劳伦斯夸张道,“相信我,我的朋友,如果我是一名女性,我非常乐意取代她的位置!”
  “别这样,劳伦斯,我的朋友,相信我,你永远是我最亲密的伙伴和战友。”李无学着劳伦斯的语气道。
  “这是我的荣幸!”劳伦斯当即道,隔着电话都能听出他的惊喜。
  二人的对话,听得一旁的李冬儿一愣一愣的。
  怎么感觉……劳伦斯大人在刻意奉承这个混蛋?
  这混蛋,到底什么来头?!
  “对了劳伦斯,你是怎么跟李冬儿说的,怎么感觉她并不太乐意的样子?”李无故意道,“千万不要勉强她,真的。”
  “没有的事,这是她这一生中最为幸运的事情!”劳伦斯当即道,“她在你身边么,让我跟她通话。”
  李无耸了耸肩,将电话递给了李冬儿。
  “劳伦斯大人,我是李冬儿……”李冬儿当即关掉了免提,走到一旁。
  李无倒是可以听到电话的内容,不过此刻又响起了敲门声,外卖真的到了。
  他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去偷听电话,开门拿外卖去了。
  事实上听不听都一样,电话的内容,他甚至都能猜出个大概。
  打开外卖吃起了早餐,不一会儿,便见李冬儿面色平静地走过来。
  李无对她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打完了?”
  又举了举手中的食物,“吃不吃?”
  “……血族只能喝血!”李冬儿拒绝道,将手机放在桌上,随即便开始翻动行李箱,将东西往一间空着的房间里搬。
  这下轮到李无愣住了,“你要住这?”
  “当然,不住这,我怎么能随时听从您的差遣呢?我的主人!”李冬儿磨牙道。
  “嘿,这称呼……虽然听着有些不习惯,但感觉似乎不错。”李无露出坏笑,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仆人的工作范围是到哪里,亦或者,根本就没有范围?”
  “你休想!”李冬儿脸都吓白了。
  她想到了一些自己坚决无法接受的场景。
  见她气愤的小脸上满是惊惧,李无知道玩笑再开下去就过了,正了正颜色,道:“看把你吓得,真以为我要拿你怎么样呢?”
  “以后你的工作就是我的私人助理加洗衣烧饭,至于其他的,你才想得美!”
  “放心,有酬劳的。”李无忽然神色一动,思忖道,“根据你任劳任怨的程度,我可以考虑……偶尔放点血给你尝尝。”
  这不是自虐,而是一种尝试。
  他忽然想在李冬儿这个吸血鬼身上,尝试一下生物自然进化的可能。
  不是说血族以血为能量源泉么?
  那么,像自己这种解开基因枷锁的生物,血是否能促进她的进化呢?
  应该是可以的,总不能除了游戏玩家,其他生物都无法进化吧?
  这显然不符合生物的进化规律!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如是做了决定。
  “真的?”李冬儿不知道李无的算盘,见他突然这么好说话,有些不敢相信。
  “什么真的假的,难道你还真想侍寝不成?”李无撇嘴道,“抢了老子的初吻,还没找你算账呢!”
  李冬儿闻言一愣,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真的是初吻?”
  “如假包换!”李无骄傲道,也22岁的人了,这种事,也不知道他骄傲个什么劲……
  “超凡的血,应该会让我的实力很快提升吧?”李冬儿没有纠缠这个话题,而是舔了舔嘴唇,面露期待。
  “要不……试试?”李无意动道,“算作是提前给你的酬劳。”
  “好!”李冬儿自然极乐意,小脑袋快速点着。
  说做就做,李无找了一圈也没在厨房找到任何刀具,干脆直接召唤出了灰鳞豹的爪刃,对着自己的手指划了一道口子。
  也对,寻常刀具,恐怕还真割不破他的皮肤。
  由于身体的恢复力很强,这么一点小口子很快就能愈合,李无没有耽搁,用力挤了挤,猩红的血液滴在玻璃杯中,待大概有五六毫升左右的时候,血液不再滴出,手指的伤口已然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