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二十四章 泥甲鳄

  当无人机飞过时,张一鸣埋着头,假装没有看到。
  被拍到正脸,绝对会被查出身份,无论出于何种情况,他都不想被官方记录在案。
  无人机似乎也是任务在身,很急,并没有因为张一鸣而停留,直接就飞向了远方。
  看着无人机远去的方向,张一鸣摩挲着下巴,想道:“不知道官方知道藏宝地吗?如果无人机发现类似的地方,他们肯定会派人直接全部搜刮吧?我要是有个无人机就好了。”话刚说完,张一鸣就想起了自己的黑钻,似乎是比无人机要高级不少的东西,他根本就不需要无人机。
  他需要的或许是热像仪,声呐探测器之类的,更高级的仪器。
  再次放出黑钻,充当无人机的角色。
  张一鸣也在思考一件事情,一张“地图”是不是只有一个藏宝地?
  “如果真的只有一个,那寻宝这件事就很具体了啊!要抢的!越早探索新地图越好,不过运气也很重要。”张一鸣微微仰头,对黑钻吩咐道:“再飞高一点,看看附近的地形。”
  根据黑钻共享的高空俯视图,张一鸣不断修正着路线,这倒也算是个草海地形的好处,那就是比森林地形有至高的制空权。搜索定位都很方便,也不用担心迷路。
  再往西南方向,草皮逐渐稀疏,土地变的泥泞,从天空能看到大片大片的水洼,应该是一片湿地。
  张一鸣踏入湿地的一刻,心中也升起了些微的紧张感,这是换地图时,一贯会有的心理现象。
  突然,侧面一团灰黑色的事物猛的扑了上来,张一鸣顿时一惊,身子一矮,下意识的扎出了一个弓马步,一个侧身,本能的就是一拳打了出去,两者接触,无限魔方自动浮现,一圈淡蓝护盾如水幕一般笼罩了张一鸣全身,让他免受伤害,同时,这一拳居然将这团灰黑色的事物打飞了出去!
  前方的绿钻发现主人比袭击,巨大的身体迅速一转,滑行移动的同时,血盆大口已经闪电般的探出,一口咬住了袭来的事物。
  张一鸣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跟黑钻差不多大的青蛙!
  【大肚蛙Lv2】
  【品质:普通】
  这只大肚蛙浑身裹着黑泥,一直潜伏在附近的泥潭里,加上黑钻飞的太高,这才让它成了漏网之鱼。只是让它没想到的是,看似是猎物的“没毛猴子”,它也不是对手。
  绿钻用力咬下,这只倒霉的大肚蛙挣扎了两下就没了动静,化为一道白光被无限魔方吸收。
  黑钻也降下了高度,改为低空飞行,免得防御出现漏洞,刚才虽然是张一鸣打了大肚蛙一拳,但无限护盾还是掉了近10点护盾值,毕竟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无限护盾能完全吸收伤害,有些消耗也是应该。
  保险起见,张一鸣将粉钻也放了出来,它不适合正面战斗,所以张一鸣将它放在了肩上,连走路的体力都为它省了。
  黑钻视力尤胜鹰眼,有它在高空索敌,潜伏在水洼中的崽种怪物,再也没了偷袭的机会。
  “嗷!”
  天空的黑钻发出预警,借着它的视野,张一鸣看向了前方黑漆漆的泥潭,不过他看了半天,也没发现黑钻预警的怪物在哪!直到黑钻在天上又飞又比划,张一鸣才从它的视野中看出一些轮廓。
  那是一条浑身灰黑,还裹着黑泥的巨鳄!它安静的趴在泥潭边缘,眼睛虽然睁开着,但有一层深灰色的薄膜包裹,即便黑钻已经明示了,他任然找了这么久才将其完整认出。
  “这题也太难了吧?简直是送命题啊!根本发现不了好吧!”张一鸣连连惊叹,忽然就觉得之前玩的什么大家来找茬简直弱爆了好吗?这些生物在大自然中进化出的保护色,才是真正的给你个放大镜你都发现不了!
  【泥甲鳄Lv3】
  【品质:优秀】
  这瞬间,无限魔方才终于给出提示。
  “看来无限魔方的鉴定术也不仅仅是要看到啊,还要人的主观意识“确认”其存在才行。”又是一个新发现,张一鸣记了下来。
  从空中稍微对比了一下,这只巨鳄,是真的巨大,体型应该只比三级精英的绿钻小上一些,体长已经接近十米了。但就品质来说,它可能连个小BOSS都算不上,不过一看就战斗力很强的样子,不禁让张一鸣思考起得失来,与这条鳄鱼战斗到底划不划算。
  “还是上吧!不打就啥都没有,不上不行啊!”
  张一鸣以对待BOSS的态度,绿钻正面,黑钻骚扰,粉钻辅助,准备好进攻了。
  泥甲鳄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但它并没有逃,看到绿钻上前,它终于发动了酝酿已久的第一次突袭,十分迅猛的张开血盆大口咬了过来。
  鳄鱼的起身突袭是真的很快,如果在没有发现的情况下,这一击绝对是必中!但很可惜,以上假设是不成立的。绿钻的白骨装甲已经变成了全覆式,它稍微昂起身子,并没有如何闪躲,故意让泥甲鳄咬在了中段肋骨甲上,反之一口咬在了泥甲鳄的脖子上,绿钻的撕咬并不是它的拿手绝活,这一下只是为了限制泥甲鳄的行动,接着尾巴一甩,狠狠砸在了泥甲鳄的背上,拥有蛇牙皮甲,白骨骨锤的尾巴,这一击之下附加了额外两重伤害!
  穿刺,钝击!
  让张一鸣意外的是,绿钻尾巴抬起之后,泥甲鳄背上并没有穿刺的痕迹,钝击的伤害也不太明显,那厚厚的一层泥浆略有凹陷,代替泥甲鳄承受了大部分伤害,缓冲功能十分明显!
  这跟黑鬃王皮糙肉厚,又是完全不同的防御手法了。
  “绿钻,别松口,把它给我按住!”
  “粉钻,腐蚀加麻痹毒液,喷它的眼睛!”
  泥甲鳄被制,剧烈的挣扎起来,绿钻咬合力一般,几乎被掀飞,它再次抬起尾巴,换了个落点,瞄准了泥甲鳄的前肢关节砸了下去,虽然准头有些歪,没能成功砸中,但巨力附加的冲击,还是暂时让泥甲鳄的支点失衡,挣扎小了些。
  黑钻也落了下来,龙爪也是对准了泥甲鳄的前肢关节,一扫之下,仅仅留下几道血痕,泥甲再次发挥了作用,以至于龙爪的横扫效果都不是很好,而被攻击的位置,撕开的黑泥正在缓缓愈合,覆盖伤口,泥甲鳄名字中带有泥甲两字,似乎皮肤能自行生成泥浆,并非一定需要在泥地里打滚才行,这是它的一种本能。
  泥甲鳄巨大的尾巴一甩,将黑钻逼的飞起,用力摆头,咬住了绿钻侧面的身体!
  “嘶!”
  好在张一鸣带着粉钻已经就位,一次精准的中距离喷射,毒液命中泥甲鳄的眼睛,深灰色的眼膜能阻挡水浸入,却无法挡住毒液的腐蚀,这层膜直接被腐蚀干净,露出了里面深黄色的竖眼,不过很快,它的眼瞳也被腐蚀,涌出粘稠的血痕。
  很快,泥甲鳄的挣扎从疯狂,慢慢变的迟缓,僵硬,最后就像一台生锈的机器,想要做出一个完整的动作都难,它似乎还想努力转身,艰难的朝泥潭迈步,想要逃回去。
  绿钻被咬的地方,皮肉已经被撕裂,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它,蛇躯在它身上缠绕两圈后,缓缓发力,密集的骨骼断裂连续传来,绿钻将泥甲鳄的身体都绞到变形了。
  大嘴里不停溢出鲜血的泥甲鳄终于停止了挣扎,僵硬的定住了。
  泥甲鳄化为一团白光飞来,被无限魔方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