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十四章 无限值的用途

  张一鸣跟在火焰狐后面,往森林更深处行去。
  目前他两员大将都在刚才的战斗中重伤,自己的无限护盾也耗尽,实力降到了最低点,本来他应该就此回家,抽取黑鬃王的战利品,但火焰狐似乎要带他去寻宝的样子,他还是想跟去看看,万一真有什么宝贝呢?所以目前的情况他实在没啥选择的余地,将黑鬃王的灵魂转化为3000点无限值后,张一鸣试探性的将1点无限值转换为了护盾值,然后护盾值肉眼可见的……上涨了1点!
  张一鸣惊了,“无限制与护盾值的兑换比例居然是1比1?这也太坑了吧!”他扫了一眼属性栏,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护盾值居然涨了一大截,足有818点之多,他之前不过420点护盾值,现在几乎翻了一倍!
  “啥时候涨的?”张一鸣挠头,有些奇怪,“升级的时候应该看一眼属性的。”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升级带来的好处,但这个带有零头的数据,似乎又有些不对。
  有了发现的张一鸣,不敢再大意,十分认真的扫完了所有属性栏,有了几个发现,第一是他的升级经验,从100变成了1000,现在已经具备了升3人口的条件,但是没有能上的卡。
  另外,战斗栏位的两张卡牌,发生了一些变化,此刻战斗后,两张卡都被渲染了不同颜色的边框,幼年黑龙的卡牌边框是黄色,代表受伤程度较为严重,实力大打折扣,但依旧可以出战,墨虬巨蟒的卡牌边框是刺目的红色,整个卡面都暗了下去,代表伤势近乎致命伤,完全失去了行动力,短时间内无法再出战,当然,这仅仅是系统提示,如果强行要其出战,也是可以的,比如召唤出垂死的召唤兽,让它作为靶子牺牲,为自己抵挡致命的攻击。
  同时,两张卡的卡面上还有一个百分比计数,代表伤势的修复进度,也可以看做是召唤兽的生命值,黑钻目前百分比计数为53%,而绿钻是8%,真的是差一点就深藏功与名了。
  损失一只精英召唤兽,那张一鸣亏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更关键的是,一天相处下来,张一鸣还蛮喜欢这条懒洋洋的大蛇的。
  张一鸣暗呼一声侥幸。
  他又试着将1点无限值作为加快伤势恢复的助剂,充入绿钻的卡牌中,然而表面上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8%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张一鸣咬着牙,又将1点无限值充了进去,还是没有变化。就这样,1点1点的不断投入,在第7点时,绿钻的百分比计数,终于上涨了1%。
  “7点无限值修复1%伤势,那恢复到满状态岂不是要近700点无限值?”张一鸣展现了强大的数学计算能力。
  张一鸣默默一估计,突然就感觉无限值充能护盾,修复战棋的伤势,似乎都是些坑到不能再坑的功能!
  “升级需要无限值,充护盾需要无限值,恢复伤势需要无限值,购买卡牌还是需要无限值,这简直就是个无底洞啊!”张一鸣急的直挠头,“然而拼死拼活杀个小boss才给3000点,根本不够用。”
  而更恐怖的是,张一鸣发现黑钻与绿钻修复伤势需要的无限点还不一样。
  绿钻7点无限值修复1%,黑钻则是9点无限值修复1%。
  “越高的稀有度,修复起来越贵?”
  张一鸣有些肉痛的看着剩下的无限值,一咬牙,将黑钻修复到了70%,绿色边框的轻伤状态,让无限魔方自行慢慢修复护盾与两卡的伤势,剩下的无限值他要留下生猴子。
  火焰狐在林间穿梭,行动迅速,张一鸣也是一路小跑,这么一会,四周的景色起了些微的变化,树更高更大了,树叶更加茂密了,阳光几乎难以渗透,四周光线变得昏暗,到处是破土而出的根须,时不时需要翻越拱起老高的巨大树根,行进变得很艰难。
  张一鸣心中有些压抑,那种仿佛在游戏中换地图一般的情绪再次出现,他忍不住问道:“小狐狸,还有多远啊?这地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呜呜!”火焰狐叫了两声,伸了伸头,示意要去的地方似乎不远了。
  张一鸣看了看时间,时针刚过4点,离天黑倒是还有段时间,反正也跟了这么远了,他沉住气,耐着性子继续往前,没多久,火焰狐突然停在了一颗大树前。
  “怎么了?”张一鸣奇怪道:“难道是到地方了?”他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大树,足有五六人合抱的粗细,但四周也都是这种巨树,外表上并没有任何两样。
  火焰狐朝张一鸣叫了两声,似乎在说让他跟上,然后就猛的往树干上一跳,四只脚爪露出尖锐的指甲,直接扣住树皮,开始往上攀爬。
  “……”张一鸣仰头看了看这棵巨树的高度,有些无语,但没办法,来都来了呗。至少爬上去刻个张一鸣到此一游嘛。
  背着背包,张一鸣爬的依然不慢,巨树表面崎岖,很好抓手,顺着纹路一直爬到大约三四层楼高的位置,张一鸣望了一眼地面,心底有些发虚,手却抓的更稳了,踏上巨树中段分叉的枝丫,张一鸣突然就看到了树干上一个一人高的巨大树洞,三道粗壮的枝丫挡在前方,加上茂密的树叶遮挡,无论人处于上方还是下方,都是无法直接观察到这个树洞的。
  宝物?神器?
  张一鸣搓搓手,脑中已经冒出了无数美滋滋的猜想。
  “好狐狸,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宝贝?”张一鸣贼兮兮的笑起来,就见火焰狐点头,当先就进入树洞中,张一鸣掏出手电筒,跟着就要进入,谁知他刚一踏入树洞,心中就突生警兆,头皮如有电流穿过,一直麻到背脊!
  他想也不想,瞬间窜出树洞,只见大树上方忽然生出了一张蜘蛛网,将上方枝叶完全包裹,一只灰白色的巨大蜘蛛正于蜘蛛网中央由浅变深,渐渐从虚幻变成实体,八只猩红的复眼,冰冷的盯着下方的猎物!
  “妈的!有怪!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