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三十七章 夜晚的野外

  方阳这一手裤裆掏紫卡的行为,张一鸣是没有看懂的。
  不过言归正传,他从【幽冥刀鬼】的卡面信息中,也看出了,亡灵似乎是个大种族,羁绊从2到10,特效一个比一个强力。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亡灵族的战棋,感觉还挺厉害的,只能说不愧是完美品质的战棋。
  两人抹黑向前,路途中有群怪阻拦,严重拖慢了行进速度,因为黑暗的关系,方阳辨认了好几次方向才渐渐找到了位置。
  也亏的张一鸣够强,在这些怪物不要命的连续冲击下,他的无限护盾都被生生打去了300多点防护值,这要是换个人,恐怕已经顶不住了。
  聊天之时,张一鸣也发现方阳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大学生,不像社会人一样心眼多,从他啥都不带,就敢来野外单闯,能看出他身上有着年轻人的莽,但并不蠢,也没有眼高于顶的坏毛病,总的来说,是个还不错的新时代青年,张一鸣也是乐于传授了一些资深者的野外生存经验,让方阳听的抓耳挠腮一阵窃喜,直呼张一鸣大哥有东西。
  “到了,就是这里。”方阳终于找到了地方,他指着一片从中折断的野草道:“我当时一边走着,一边用手扒开前面的草丛,这几根草刚被我折断,我就发现前面出现一条巨蟒,吓的我赶紧跑,后面的事你也知道了,我的战棋重伤,我被你救了。”
  张一鸣点点头,走到那片折断的野草旁边,拨弄两下,接着一把握住草茎下端,用力将这束野草连根拔起。
  “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个5级精英怪物追杀你吗?”拔起的草根连着一团泥土,张一鸣左右看了看,用力在地上摔打起来。
  “不知道。”方阳挠挠头,感觉一鸣哥的提问方式就好像知道答案一样,他也耐心的站在一旁,一脸求教的模样。
  “因为你触动了这里的机关!”张一鸣扬了扬手中的那束折断的野草,然后扔到了一旁。
  “机关?”方阳更加好奇了。
  张一鸣道:“每个‘地图’,嗯……地图你能理解吧?草海,森林,湿地,都有一个藏宝地,这些藏宝地都处于看似平常,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一旦接触跟藏宝地有关的事物,就相当于触发了机关,附近会立刻刷新一个守关BOSS,就像那条银色巨蟒。”
  “这些BOSS都有个共同特点,都是5级精英。”
  张一鸣一边说着,一边将两样事物从泥土里分离出来。
  一根断掉的细嫩根茎,一枚黑漆漆的圆石。
  “选吧!”张一鸣指了指面前的两件物品。
  “这是啥?”方阳疑惑的瞧了两眼。
  张一鸣道:“这个藏宝地的宝物。”
  “宝物?”方阳想都没想就立刻摇头,“不要不要,BOSS是你打死的,战利品也该都是你的。”
  张一鸣笑了,道:“但地方是你找到的,你应该有一份。”
  方阳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说什么都不肯要,张一鸣也不坚持,将两样物品都收了起来,绿钻开路,黑钻护航,加紧往外赶路。
  周围怪物们疯了一样的进攻,不断有突破绿钻防御圈的攻击到来,张一鸣下了死命令,不许回头,一路向前,后面袭来的怪物都交给黑钻和粉钻处理,方阳处在中间,基本没收到什么伤害,但依然看的心惊肉跳,同时感觉后面这位大哥的实力有些深不可测,无限护盾遭受这样的冲击,居然没有丝毫崩溃的迹象,构成了后方坚挺无比的防线大闸。
  张一鸣心中默默估算着,感觉护盾值破千之后,恢复速率好像提高了一丝,出了草海范围后,他的护盾值还剩下200多,加上无限值也可以转化护盾值,他当真是一点也不慌,他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的样子,更让方阳笃定他的实力是真的强悍。
  回到主干道时,方阳回头看了一眼这条因为野草疯长,而显得有些隐蔽的小路,感觉自己又长了一波见识。
  进了城市范围,两人顿时放松下来,穿越防线时,被拿着枪的士兵严厉也倍感温暖。一番检查与口头教育后,两人还是被放了回来,张一鸣看了一眼时间,已经10点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夜晚降临后于野外活动,白天他几乎不掉的护盾值在夜晚被生生打入破碎的边缘,危险程度何止高了几倍。
  “好了,就到这吧,我要回家了,你也赶紧回学校吧。”进了城,张一鸣也不打算再送他了,他不想浪费宝贵的汽油去当好人,又不是妹子,送回去也不会发生故事。
  要真有那也是事故。
  “诶,一鸣哥,你明天还去野外吗?”方阳赶紧问道。
  “不去,明天休息。”张一鸣随后答道。
  方阳又追问道:“那你啥时候再去啊?”
  张一鸣撇他一眼道:“不带新手,别想抱大腿。”
  方阳尴尬的笑笑,“我这不是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吗?”
  “别了!”张一鸣赶紧拒绝,“你要是个妹子以身相许我可能还会考虑考虑。”
  方阳一拍大腿,“我们静海大学是出了名的美女多啊!一鸣哥你喜欢啥样的?我给你介绍!”
  “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拉皮条呢!”
  方阳追问道:“那一鸣哥,要是你去的时候遇到我,就带带我呗?”
  张一鸣想赶紧打发他走,于是敷衍道:“遇到了再说吧!”
  “我要走了。”张一鸣说着,已经走到街边角落,打开了小面包的车门,坐了上去。
  打燃火后,张一鸣一踩油门,小面包车一溜烟的开了出去。
  “诶!一鸣哥,你顺便捎我一程啊!”
  方阳的声音逐渐被抛在身后,张一鸣的尾灯迅速消失在了远处。
  ……
  回到家,张一鸣爬上了八楼,发现不仅停电,水和气也都停了,热水澡和热腾腾的食物都没了,张一鸣只能开了一罐黄桃罐头,抱着一盆自热火锅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一片漆黑的城市,叹了口气,“生活真的是太艰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