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三十章 再战野外

  秃顶大叔抄着手,皱眉望向远方,手中的香烟似乎也不香了,暗淡的火星燃出一大截烟灰,连身旁的小伙子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张一鸣在街边徘徊着,绕向了铁丝网的一侧,想办法看能不能绕过去。
  往侧面走了一段路后,张一鸣发现铁丝网限制的距离并不长,主要是前往南郊高速的主干道,除此之外,每隔一段距离,都有巡逻士兵加铁丝网或水泥袋的组合,张一鸣仿佛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些士兵与关卡,并不是用来防人的,静海市这么大,想完全阻止人出城,是根本不可能的,哪怕安装监控,安排人手,甚至调用卫星都不可能。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在于监控野怪!
  对脱离野外,进入城市边缘的怪物第一时间进行打击消灭!
  脱离主干道后,想要出城,立刻变的很容易,稍微找个死角,避开巡逻士兵的视线,就能迅速越过关卡。
  就这样脱离防区的张一鸣,渐渐松了一口气。
  “这种规模的戒备,实属罕见啊!野外的情况,似乎比我预想的还要糟。”张一鸣振作精神,挺了挺肩,将背包调整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就要往野外去,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惨叫,引发一阵密集的枪声!
  张一鸣赶紧朝后望去,只见负责这一段的两名士兵正朝一条红色的蟒蛇扫射,被突袭的那名士兵笼罩全身的光罩正在逐渐淡去,因为无限护盾的保护,他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张一鸣忍住了出手的冲动,很能理解那名士兵。用力蜷缩身子,然后弹射起来,用整个身体进行冲撞是赤练角蟒的拿手好戏,被一只恐怖的怪兽糊脸,还被撞飞数米,一般人都是会忍不住大叫的。
  看到两名士兵对于这种突发袭击的状况应对十分熟练,张一鸣也是松了口气,没有机会出场,他也是加快脚步,赶紧溜之大吉!
  远离关卡后,张一鸣终于是能召唤出黑钻了,刚才他不敢,因为怕被不知情的士兵那枪给突突了,包括现在他也让黑钻飞的很低,仅巡视他周围,保证他不被什么鬼东西搞突然袭击就行了。
  前往草海的这段路并不太远,即使没车也无伤大雅,张一鸣忽然想到,要是有人开车出城,说不定会走很远,万一遇上突发情况,真的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只能听天由命,但没车出城,即使有人偷偷跑去野外,也跑不了太远,还会因为畏惧夜晚的黑暗,而提前回来,变向提高了一丝安全性,或许官方设卡,还有这样的考量,张一鸣觉得自己想法不错,很聪明,也很臭屁。
  十分钟左右,他走上了那条熟悉的出城小道,这十分钟期间,他目睹了好几辆军车来回,为了不被发现,他躲进了路边草丛,甚至还看见了一辆加长货车,迷彩的篷布下,勾勒出几支炮管的形状,也不知是大炮还是坦克。
  又往前行了十分钟左右,张一鸣望向四周,疯长的野草几乎已经将这条破烂的小路完全淹没,他不得不拿出指南针来辨别方位。他叹了口气,感觉想要找回之前的车位应该是毕竟难了,他只能努力记下了指南针的方位变化,免得回程时迷路。
  路上好几次遇袭,都是黑钻即使发现,并稳健的将其击杀,张一鸣的无限护盾值没有下降一分一毫,到了这里,他也不用再隐藏了,绿钻粉钻都被召唤了出来。
  他目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三只召唤兽杀怪充能,将技能准备完毕,魔法源石的充能次数他是不打算再提前使用了,突发情况下,这次免费的技能简直就是身家性命的保障!
  随着战斗经验逐渐丰富,张一鸣能提前预料的情况也变得更多,更全面!他也发现,除了战棋品质,星级等级,装备等硬实力之外,棋手自身的策略与经验,真实战斗时的心态与安排,都是非常值得重视的软实力,而这些东西比硬实力更加难得,需要脚踏实地的去战斗,去生死边缘体会,才能真正获得,变成自己的东西。
  今天早晨从起床到穿越野外,他不到十分钟完成了吃饭收拾与检查背包,思考官方的布局,穿越防区,坚定的踏入充满未知的野外,钻进路边草丛时,弄的满身灰尘与蛛网,汗水浸湿眼角,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连他自己都未曾感觉到,他的心态已经在某事某刻,悄然发生了变化。
  几天前的他,还是懒散,浮夸,有些想当然,是一个没什么大理想的宅男,但如今已在现实的逼迫下,逐渐向一个真正的战士在转变。
  他在逐渐适应这样的生活,这样充满危险的操蛋的世界!
  “黑钻高空锁定,自己搞定远距离的怪物,碧影蛇木箭蛙之类,相对弱小的找机会带回来,人头让给粉钻。”
  “绿钻负责击杀漏网之鱼,闯入近身范围的怪物直接宰了!”
  “前进半小时,我们休息两分钟,调整一下方位。”
  张一鸣有条不紊的发布着命令,手持剁骨刀,尽量在沿途留下可见显眼的记号。
  休息时,张一鸣望着太阳的方向,摆弄着手里的指南针,“以草海为起点,偏西南是湿地,东是森林,在往东是大炮与巨兽打架的地方,东南是巨人森林。”
  火焰狐,未知巨兽,五行蛙……一系列曾遭遇过的怪物,依次在他脑中闪过。
  “就剩这草海我还没发现过藏宝地了啊!”张一鸣摩挲着下巴,思考今天该探索哪里比较好。
  他回过神来,突然发现在他面前的粉钻,一直昂着头,静静的盯着他。
  “怎么了?”张一鸣问道。
  粉钻眼神闪烁了一下,微微低头道:“你不骂我吗?”
  张一鸣一愣,旋即笑了起来,“骂你干嘛?”
  “昨天……”
  粉钻刚要说什么,就被张一鸣接过了话头,“昨天你干的不错,要不是你站出来,我们或许都回不来了。”说罢,张一鸣轻轻摸了摸粉钻小脑袋上的白色圆环。
  “大家一起并肩战斗,都是好伙伴!”
  粉钻蓝宝石一样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片刻后,她顺着张一鸣的手臂,再次爬上了他的肩膀,趴下脑袋,闭眼道:“我先眯会,遇到厉害的就叫老娘出马!”
  “这次老娘可不会放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