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二十九章 封路

  张一鸣手中有指南针,天上有黑钻高空定位,但因为在湿地绕了一圈的关系,回到草海的路稍有偏差,最终还是没能找回绿钻来时开辟的蛇道,加上黑夜将近,野外的怪物活动更加频繁,时不时就会遭遇袭击,严重拖慢了张一鸣回程的时间。仓库栏渐渐被填满,张一鸣还不得不进行了一波融合,但结果就像下午说的一样,他已经花光了运气,融合基本都失败了,连废料的融合,都失败了不少,最后剩下的几件白装,张一鸣一气之下,全部进行了二次融合,然后又获得了一堆残渣。
  当张一鸣回到小面包车上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路迷迷糊糊,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张一鸣感觉自己就像注满无限值,瞬间活了过来。
  做了顿丰盛的方便面,张一鸣躺回床上,打开手机,想要搜索一下今天的新闻,但今天依旧没有网络,张一鸣看着不断转圈的屏幕,只感觉一阵倦意袭来,双眼一闭,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张一鸣又是早早醒了过来,这几天体力消耗巨大,他基本上是倒在床上就闭了眼,睡的很沉,所谓睡的早就起的早,张一鸣这两天沉迷野外刷怪,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看了一眼窗外的漆黑巨塔,今天倒计时已经过半,张一鸣想到昨天仅仅是换了个地图,就遇到了如此厉害的野怪,心中不由升起了一阵紧张感和挫败感,想要横行野外的如意算盘还打的太早。
  虽然目前已经算是一个实力的巅峰期,但未必在从满未知的野外就能讨了好去。
  粉钻算是稍微隐藏了实力,但张一鸣整容整体的实力还并不算很强,看似战法牧全齐,但遇上有特殊能力的厉害野怪,以他目前的实力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那只五行蛙就给张一鸣上了生动的一课。
  “它仅仅是一只精英品质的怪物,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特殊能力?就连完美品质的战棋都不具备这样的属性。”
  张一鸣对这只奇怪的五行蛙,始终百思不得其解。
  连稀有精英也无法解释这种现象。
  “又或许是因为那块地图等级太高,目前不是我能顶的住的?”
  张一鸣摩挲着下巴,又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在心里产生“换地图”这个奇异的感觉时,其随之产生的危机与紧张感,最多也就比森林稍微强些。他对这种感觉很在意,并没有简单的将其当作心理作用。他甚至预感,这或许是野外对于人类棋手的无声提示。
  “关于粉钻的用法,应该可以在灵活一些。”
  多想无益,还是实践出真知,直接上手,经验才能涨的更快,张一鸣起身,开始收拾起行装,将两天份的食物补上,清点了一下背包里的物品,准备出发,继续前往野外修炼,倒计时还剩下五天,不能自满,要尽量提高实力,不能自我设限。
  张一鸣再次背上背包时,心态似乎都变的不一样了。
  “应该是昨天的好运气让人有点膨胀了。今天一冷静下来,就感觉任重而道远啊!”
  魔法源石已经充能完毕,绿钻也基本恢复,驱车前往野外的路上,张一鸣忽然发现今天外面的人多了起来。
  一直行进到郊区,通往高速的大道前,两侧街道居然停满了军车!
  荷枪实弹的士兵在此设了卡,道路中央被堆起了沙袋,两侧则架起了铁丝网,一直延伸到很远处,还有工兵在继续架设,看样子是要将这条出城道路完全封闭。
  张一鸣沉着脸,开车缓缓接近了关卡,他早想过官方会有所动作,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看到小面包车开了过来,立刻有抱枪的士兵上前,敲了敲他的车窗,示意他离开。
  张一鸣将车窗摇下,皱眉向这名士兵询问道:“怎么回事?这里为什么把路堵了啊?”
  士兵道:“从今天起出城的道路封闭,普通市民禁止出城,请原路返回市区。”
  张一鸣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急道:“我舅舅一家还在郊区呢,我得去接他们。”
  士兵表情冷峻,根本不为所动,“郊区及附近市县,乡镇都会有相应安排。”说罢,士兵一摆枪口,再次示意他离开。
  此刻这条路上相当拥挤,大部分人都对官方强制封路的做法相当不满,但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但基本没有几个人敢上前挑衅,毕竟谁都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真有不开眼的想要闹事,也直接被士兵按倒,带走了。
  张一鸣调转了车头,缓缓驶向来路,出了隘口视线范围后,找了个角落,将车停了下来。
  他走到路边,远远望着有士兵持枪巡逻的边界线。
  那边围满了人,也有很多明哲保身的,在远处眺望,默默观察形式发展。
  张一鸣走到一位有些秃顶的大叔旁边,闲聊似的问道:“这啥时候封的路啊?外面现在闹的这么厉害了?”
  秃顶大叔瞟了他一眼,深有所感似的,快速说道:“是啊!我是宁南市来送货的,结果遇上交通管制,本来想的是待几天,事情过去了就回去,没想到这搞的越来越严重了!我在静海快一周了,回不去!但封路好像是昨天夜里才开始的,我就睡在车里。”
  秃顶大叔说着一边指了指前面街边的一辆大货车,他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这几天一直被困在这里,恐怕也没人跟他聊天,憋了不少话。
  张一鸣听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但他从来不抽,只给别人散的面子烟,也可以叫做搭讪烟。为刚丢掉手中烟头的大叔续上。
  秃顶大叔看到抵到面前烟,目光扫过烟的牌子,顿时满脸堆笑,双手接过了香烟。
  “小兄弟你也是要出城?我跟你说,这几天是真的不太平,你可一定要小心了,昨天我看这些士兵在架铁丝网时,好像有人遭到了袭击!”
  大叔说着,忽然眉头一皱,脸上挂满了担忧,他猛的深吸一口烟,红亮的火星直向后烧了一大截,“呼…听人说好像是外面的怪物在到处乱跑,也不知道宁南市那边怎么样了。”
  “我的老婆孩子,我的家人朋友,可我都还在那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