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四十章 带人

  张一鸣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静海大学好像离东区比较近吧?那边是什么情况?”
  方阳叹口气道:“还不都一样吗?东郊出城后是一片跟这边差不多的森林,有个几个学生社团招募了人手出去,但都没回来,报了警也没啥动静,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这么没安全感。”
  张一鸣忍不住笑了笑,“那你应该跟学校的人抱团啊!往南边跑什么?”
  方阳面露不屑,“切,跟着那群弟弟能有什么出息?屁球不懂,还爱摆官架子!动不动就我是学生会长啥啥的,还有一群脑残跟着,我真是被恶心坏了!”
  怨念很深啊。
  张一鸣不再说话,他们已经来到铁丝网边缘,在哨兵没注意这个方向时,迅速翻过铁丝网,溜了出去。
  越过防线之后,张一鸣第一感觉就是,郊外真的热闹了不少,主干道上随时都能遇到人,偶尔来往的军车看到路边行人也没有停下驱赶,路人也没有想张一鸣昨天一样躲避,毕竟在夏国,只要聚集齐了一波人,就连红灯过马路汽车都要给你让道。
  主干道两旁野草疯长,时不时还会听到远处传来枪声,或稍近一些的惨叫声,张一鸣能肯定,这些人只是受到了惊吓,但大白天的频频听到这样凄惨的叫声,也是够让人毛骨悚然的。
  进入小路行进一段时间后,四周的声响逐渐归于沉寂,只剩草海被风吹拂的哗哗声。
  “你的战棋恢复了吗?”
  方阳拿出无限魔方,查看了一下,“刚刚一半,能出战,但战斗力的话……”
  “不急。”张一鸣想到了幽冥刀鬼的特性,“等下我可以给你让几个人头,让你先把技能准备就绪,记得不要选战利品抽取,全部转换无限值。”
  说着,张一鸣将手里的剁骨刀也递给了方阳。
  “拿着。”
  方阳笑逐颜开,屁颠屁颠的接过了剁骨刀,“好勒!一鸣哥!我在前面帮你开路!”
  方阳拿着剁骨刀走到绿钻后面,劲头十足的劈砍起周围的枝枝丫丫。
  随即他又询问起技能的事,何为准备就绪。
  张一鸣也不藏私,将技能释放的原理跟他讲了一遍,反正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信息,来野外的人多了之后,这些小规则迟早会被有心人总结出来。
  出于之后的考虑,张一鸣顺便也将如何升人口告诉了他。
  听完之后,方阳瞬间明白了一鸣哥的意思,这是要带他升级啊!
  方阳顿时惊喜的手脚都无处安放了。
  当黑钻提着猎物回来,将濒死的猎物丢到方阳面前时,方阳才真的感觉到,这一趟没白来!这一夜没白蹲!
  当舔狗又怎么样?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他美滋滋的召唤出幽冥刀鬼,此刻幽冥刀鬼已被无限魔方的缓慢自动恢复修复过半,送一条垂死的碧影蛇上路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这是一个皮肤浅紫,眼睛、上臂、膝盖与脚腕都缠着绷带,肩膀与腰部有着残破盔甲的类人型亡灵生物,幽冥刀鬼八分像人,之所以称为类人型,是因为它的双手自小臂处向下,都变异为了略显透明的浅紫色刀刃!轻微佝偻着背脊,却给人一种随时准备扑击的感觉。
  张一鸣因为战棋技能全部准备就绪,前面捕获的猎物都交给了方阳收割,第六条被幽冥刀鬼一刀斩为两段后,方阳浑身一震,随即惊喜道:“一鸣哥,我技能准备就绪了!”
  张一鸣点点头,“好的,升级的无限值应该也差不多了吧?等完事了,你可以把它先收回去,等完全恢复了再放出来。”
  几只小怪,对于现在的张一鸣来说自然是手到擒来,绿钻将最后一只垂死的木箭蛙放在方阳面前后,幽冥刀鬼也是手起刀落,将这只可怜的木箭蛙劈成一道白光,飞入了方阳的无限魔方中。
  方阳按照张一鸣说的操作,将100点无限值全兑换成了个人经验,一股无形能量瞬间从无限魔方中涌出,顺着方阳头顶灌入,方阳从喉咙中发出一阵舒爽的呻吟,浑身肌肉绷紧,线条变的更加明显了。
  “这是……”方阳也跟当初的张一鸣一样,不可置信的感受着身体涌出的力量,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每次升级,无限魔方都会加强棋手的身体素质。”
  张一鸣没有过多解释,只亮了一下自己强壮的二头肌,留下方阳自行体会。
  接着两人加快了进度,张一鸣没有选择再去那个经验天坑,一方面是因为带着方阳,另一方面他是想更多的探索周边区域,在天坑里刷怪虽然舒服,但并不是他目前最优先需要做的,他大可以瓶颈期再去进行一成不变的刷怪,没有飞行单位,即便想刷也刷不了,他根本不担心那里被其他人发现。
  而且他也发现了,怪物越强,等级越高,给的经验和无限值也越多,其他高等级的地方就未必会比在天坑刷怪效率低。
  比如……
  张一鸣微眯着双眼,终于将目光投向了东南方。
  那夜听闻炮火与嘶吼之后,他一直没敢涉足那片区域,他怕那幻想中的巨兽没死,他怕脸一黑,刚好就被他遇上。
  如今他实力已经到了一个巅峰期,在黑色巨塔倒计时结束之前,他恐怕很难再有提升,他必须向着更危险的地方摸索前进。
  因为危险,也代表着机缘。
  “今天我要去的地方很危险,你可要想好了!到底跟不跟我去!你要是半路想会,我恐怕只有一脚把你踢走了!”
  张一鸣表情严肃,表明自己并不是试探。
  方阳一愣,回答却是意外的耿直,“是我自己要跟来的,多危险我都认了!”
  “况且救命之恩,不得不报!”
  方阳说的也很认真,也很真诚,少年人的血性,很莽,也很单纯。
  张一鸣笑了笑,“这个就免了,又不是古代人,啥救不救命之恩的,遇到危险你可以先跑,免得我还要顾及你。”
  从草海进入森林后,张一鸣握着指南针辨认了一下方向,同时吩咐提着剁骨刀的方阳在沿途的树上作下记号,森林不比草海的开阔地形,黑钻的高空导航在这里也变得不好使了。
  野怪最近很是躁动,频频跨界,当初见人就跑的岩裘鼠现在也敢钻出来咬人了,绿钻也是毫不客气的将扑上来的怪物们砸成了两个小饼饼。
  森林比草海要麻烦的除了视野外,还有就是偶尔会遭遇来自头顶的攻击,来自地底岩裘鼠的攻击,这种全方位立体式的袭击导致绿钻都被偷袭了好几次,两人的无限护盾也或多或少有些损耗。
  跨过森林进入巨木林的范围,再往东不远就是南郊高速的收费站,那里如今已经驻扎着部队,估计现在已经算军事禁区了,不能太靠近,张一鸣看了看指南针,继续向南行进。
  很快,张一鸣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空气中有种肃杀的气氛在蔓延。
  又走了一段距离,张一鸣看到了被截断的高速公路,旁边还有倒在地上的绿色路牌,距离静海市还有500M。
  在前方,树木大量折断倒在地上,地面坑坑洼洼,布满焦黑的痕迹,这里应该就是当时火炮与巨兽的战场,只不过又被明显清理过的痕迹,一个个大坑似乎是巨兽的脚印,还有履带碾过的痕迹,仅剩需要六七人才能合抱的树木大量倒在地上,看起来也依然足够惊人,大概能联想到当时惊心动魄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