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四十三章 地底

  张一鸣手机依旧显示无信号,继续呆在原地,无非就是饿死,或是困死在这里。
  落到这样的绝境中,方阳没有任何抱怨,这一点倒是非常难得,换做其他人,说不定早对张一鸣满心怨忿了,将后悔全表现在脸上了,也能从侧面说明方阳这小伙子,心还挺大,他也明白,抱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赶紧思考如何解决问题才是真的。
  并且来之前他也说了,有危险,他认,是个男人,就该说到做到!
  这一点上,倒是让张一鸣对他刮目相看了,换做是他自己,也未必能如方阳一般洒脱。
  两个劫后余生的人休息的差不多后,站了起来,开始选择将要去的道路,也就是从5个不知道通向哪的洞口中选择一个。
  “你挑一个。”张一鸣扬了扬头,示意方阳挑洞口。
  “我没这方面的经验,要不还是一鸣哥你来挑?”方阳看了看几个除了大小都差不多的洞口,有些为难的挠挠头。
  张一鸣白了他一眼道:“你觉得我能有这种经验?让你挑是因为你运气好!”
  初始抽紫卡的人,能不是欧皇?
  张一鸣除外,除外昂!
  开挂人的事……
  方阳突然就笑了起来,“你别说,我运气还真挺好的。”
  “从小同桌都是美女,每次大考分数都是刚刚好上重点,刮刮卡经常刮到钱,买股票就涨,卖了就跌,转发抽奖就能中,对了,我吃饭刮发票,还刮出过5000块钱呢?诶,诶诶,一鸣哥,你踢我干什么?”
  张一鸣大义凛然的使出一记飞天大草!
  “当时是替群众消灭你这个万恶的托!”
  方阳一脸委屈的揉了揉屁股,学会了闭嘴,他将目光投向了洞口处,凭直觉筛选了一遍。
  “就这个吧!”
  方阳指了指靠左边,一个略小的洞口。
  “行。”张一鸣也不墨迹,踩着崎岖的岩石,当先走向了那个洞口。
  因为地形的原因,张一鸣没有召唤绿钻,而是将粉钻放在了肩头。
  张一鸣来到洞口,借着手电筒的光,往里面照了照,洞里的路朝下,除了岩石表面有些湿润之外,其他没有发现什么危险,洞内也足够宽阔,不存在要弯腰或匍匐等情况,四人并排走都没问题。
  地底世界错综复杂,一条道好几十公里都是常态,本来已经做好了顺着岩洞走几个小时的张一鸣,没想到仅仅半个小时后,就迎来了一个……分叉口。
  “再选一个,这次是二选一,简单。”
  方阳挠了挠头,再次指了左边。
  不知过了多久。
  “再选一个!”
  “这次右边吧!”
  不知又过了多久。
  “选一个。”
  “左边吧。”
  ……
  “选。”
  “左边。”
  ……
  “...”
  “左。”
  张一鸣跟方阳分了食物,召唤出不需要睡觉的亡灵生物,幽冥刀鬼守夜。
  不知睡了多久,他们昏昏沉沉的醒来,都有一种生命在被被缓缓吸走的错觉,地下世界静的让人发慌,空气流通很差,氧气稀薄,张一鸣感觉自己在这一成不变的地穴中行走,意识都开始模糊了。
  最恐怖的是,他们走到现在,连一只怪物都没有遇上。
  每次换地图时,都会出现的危机感,在地下行走了这么久也未曾出现过,所以可以说这里仍然属于同一片区域。对于这个危机预感,张一鸣目前还是相当笃定的,每次在踏入时,都会出现这样的感觉,就可以确定这应该是他一种隐藏的能力。
  反观方阳,在踏入刀锋巨牙龙巢穴时,好似完全没有类似的感觉一样,这也说明,张一鸣的这项隐藏能力,并非只是第六感这么简单。
  于是,张一鸣对这地下世界有了一定猜想。
  或许地球目前的异变仅存在与地表,地底并没有受到影响?
  虽然感觉自己有些头昏脑涨,但勤于思考的习惯还是没有因此丢掉。
  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目前已经是黑色巨塔降临后的第七天,上午11点。他们已经在这巨大的地下迷宫里迷失了快两天了。在这个湿润的洞窟中,时不时能从悬吊的钟乳石上取得滴水,得到一些水分补充。
  只是食物却没有来源,张一鸣背包里虽然有应急的备份,但两个人吃也相当捉襟见肘。
  张一鸣拿出最后一点饼干,交到了方阳手上。
  “老年人,饿的慢,这些你吃吧。”
  方阳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将食物推了回去,“还不饿,还能顶一会,这些先放着吧。”
  张一鸣叹了口气,将饼干收了起来。
  “那就继续走吧!”
  越往前,洞口越是狭窄,渐渐的需要一人侧身才能通过,大大增加了被卡住的危险,就在方阳差点脱口询问要不要换条路时。突然洞口的空气流动变的明显,就像有风从中穿过,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喜,动作明显加快了不少。
  张一鸣于前方探路,从一道狭窄的缝隙钻出后,立马看见了一个宽敞的地下洞窟,清新的空气迎面而来,让他缺氧的大脑顿时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这处洞窟,空间巨大,说是一个地下广场也不为过,穹顶之上怪石嶙峋,离地面至少有50米以上,一条宽阔的地下河从中将这片广场截为两段,河水清澈见底,水中不知有什么物质,整条地下河的河床都散发着盈盈蓝光,成为一道奇特的光源,借此张一鸣也看清了这里的构造,两侧是阶梯式的高台,一层黄一层红,有些饥饿的张一鸣自然而然的就联想到了夹了培根的三明治,目前他们就处于右侧最高一阶的一道小裂缝旁,地下河两边是河滩一样的平地,不知名的黑色晶石呈粉末状,散布在河滩周围,与河中的蓝光交相辉映,反射出星星点点的神秘辉光。
  张一鸣将背包从裂缝拖出,重新背上,方阳也随后钻了出来,刚露头,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他差点高声呼喊,但想起之前遇到的危险,他趋于成熟理智的心态,及时忍住了。
  方阳低声感叹道:“这也太神奇了吧!”
  张一鸣点头道:“重要是有水有光,空气清新,河里说不定还有鱼!”说到这里,他不禁也露出了笑容。
  吃!
  两人就像感染了病毒的丧失,脑中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