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三章 冰山少女与她的三枚战棋

  张一鸣没想到的是,他们带过来的,居然是一个女孩。
  这是一个容貌清丽,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的女孩,她揣着双手,神色冰冷的走了进来,微微偏头,一头乌黑柔顺披肩长发微微摆动,她看了张一鸣一眼,眼神淡漠,没有任何波动。
  张一鸣也在打量着她,微微有些愣神,他没想到,这宁南市通关第五层的人,居然是个年级不大的女孩。
  女孩被盯的有些不爽,微微哼了一声,阳光下,她热裤下白嫩的大长腿有些晃眼,她两步走了过来,冷声道:“看够了吗?有什么事赶紧讲!”
  张一鸣回过神来,倒是没觉得尴尬,因为这妹子看起来实在太小了,或许还未成年呢?他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冒犯,只是看你这么年轻,不知道妹子你几岁了啊?居然就能通关第五层了?”
  女孩眉头一皱,张一鸣就感觉不妙,想着或许会听到,干嘛随便问女孩年龄之类的答复,他又没想到的是,女孩直接冷声回道:“19,怎么?通关跟年龄有关?”
  年轻的女孩果然就是自信啊,张一鸣暗自感慨。
  “不是,我就随口一问,看你好像挺年轻的,我还以为是未成年呢!这么小能有通关的实力,姑娘你真是条汉子。”
  女孩秀眉几乎拧成一团,嘴唇轻抿,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
  一旁领着女孩进来的中年眼睛男,简直傻了,没想到这个人直接把天聊死了,他赶紧走了上来,推了推眼镜,赔笑道:“哦,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宁南市通关第五层终焉之塔的巾帼女英雄,名叫蓝奕云,这位是……”
  眼镜男躬着身子,看向了张一鸣。
  “我叫张一鸣,静海市来的,你好你好。”张一鸣赶紧接道,伸出手,想跟蓝奕云缓和一下关系。
  蓝奕云却是双手插兜,根本不想理他。
  “你要问什么赶紧。”
  张一鸣也不耽搁,“主要是问一下终焉之塔里的情况,看看两边是不是都一样,还有你的战棋信息,好确认一下难度,当然,战棋信息你愿意说也没关系。”
  蓝奕云一言不发,召唤出无限魔方,将战棋信息展现在张一鸣面前,同时语气冰冷,语言简练到极致的简单说明了塔内的情况,对张一鸣的嫌弃根本不加掩饰,似乎不愿意多说一个字。
  【黑金霰螳螂】
  【品质:精英】
  【等级:4(2333/50000)】
  【种族特性:千眼,拥有极佳的广角视力,但对光特别敏感】
  【技能:黑金一闪,短暂的蓄力后,发动一次破坏力强大的极速冲刺斩】
  虫族杀手,黑金霰螳螂的攻击对于虫族怪物格外致命,击杀虫族生物可提升其些微的能力值。二星解锁
  【羁绊:虫】
  虫数量不少于2时,小幅提升生命与体力恢复速度。
  虫数量不少于4时,中幅提升生命与体力恢复速度,并提升少许生命力。
  虫数量不少于6时,大幅提升生命与体力恢复速度,提升中等量生命力,获得经验增加,小幅提升对精神控制效果抵抗力。
  虫数量不少于8时,巨幅提升生命与体力恢复速度,提升大量生命力,获得经验大幅增加,大幅提升对精神控制效果抵抗力。
  虫数量不少于10时,巨幅提升生命与体力恢复速度,提升巨量生命力,获得经验巨幅增加。并可与其他虫族共享生命力,免疫精神控制效果。
  【羁绊:多足者】
  多足者数量不少于3时,所有多足者大幅感知力。
  多足者数量不少于6时,所有多足者大幅感知力,弱点淡化,更不容易死亡。
  多足者数量不少于9时,所有友军大幅提升感知力,弱点基本移除,更不容易死亡,移动速度小幅减少,力量倍化。
  【铁腐萤】
  【品质:精英】
  【等级:3(790/10000)】
  【种族特性:尾部拥有可调节亮度的器官,但无法熄灭】
  【技能:铁冲击,大幅提升身硬度与速度,发起一次惯性强大的撞击】
  钢体,大幅提升身体硬度,大幅增加物防魔防,二星解锁。
  【羁绊:虫】
  略
  【羁绊:多足者】
  略
  【织网蛛】
  【品质:精英】
  【等级:3(233/10000)】
  【种族特性:蛛网专精,拥有两个网孔,蛛丝粘性韧性成倍提升,短时间大量消耗蛛丝会陷入极度虚弱状态】
  【技能:茧缚柩,激发潜力,短时间内无副作用的大量喷出蛛丝,将敌人束缚成茧,完全抑制其行动力】
  蛛网专精强化,额外增加四个网孔,蛛丝量大幅增加。二星解锁
  【羁绊:蜘蛛】
  蜘蛛不少于2时,小幅提升行动力,蛛丝量增量两倍。
  蜘蛛不少于4时,中幅提升行动力,蛛丝量增加三倍,增强蛛丝特性。
  蜘蛛不少于6时,大幅提升行动力,蛛丝量变为无限,所有蜘蛛共享,并增强种族特性。
  【羁绊:虫】
  略
  【羁绊:多足者】
  略
  ……
  张一鸣读的很认真,多了解一点未知战棋的信息总是好的,继亡灵之后,他再次看到一个大羁绊,虫!这位少女居然拥有一张四级的战棋卡!想来也是在野外获得了一定奇遇的。
  更让张一鸣惊讶的是那个【织网蛛】,他对此有些熟悉,似乎在终焉之塔第十层见过类似的生物,不知道那个【天网蛛】是不是它的完美品质版?看完这只蜘蛛的卡面后,他还惊异的发现,这是一张极其稀有的,三羁绊卡!
  “好强!”张一鸣暗自惊讶,这蓝奕云的实力,已经跟方阳差不多了。
  听到张一鸣情不自禁的赞叹,蓝奕云也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只冷冷问道:“还有什么问题?”
  “没了没了,你去忙吧!我收拾一下,准备进塔了。”张一鸣生怕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再惹别人不愉快。
  蓝奕云听完,却是停下了脚步,一丝疑惑从她眼眸中一闪而过。
  “你要进塔?”
  张一鸣点头道:“对啊,怎么了?”
  蓝奕云转过头,抄起手来,冷笑一声,戏谑道:“大叔,他刚刚话,你是没听清吗?第五层我已经打通了!你进去送吗?呵呵……”
  张一鸣一愣,送?你要是这样说,我可就不能忍了啊!
  键来!
  冰山毒舌少女?你这是在玩火!?
  “哦?听没听到有什么关系?我是去打第五层的?”张一鸣也来了兴趣,故意往椅子上一仰,轻描淡写的打着问号,“不好意思,我要去的是,第十层!”。
  我愚蠢的妹妹啊,在你面前的可是钮祜禄氏丶静海第一人丶贵族丶脏丶一鸣君!
  你告诉我!
  装逼,我怕过吗?怕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