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十六章 兔死狐悲

  “消灭鬼纹蛛。”
  “幼年黑龙获得经验1200点。”
  “墨虬巨蟒获得经验2100点。”
  “可将鬼纹蛛转化为无限值3000点,或是进行战利品抽取。”
  看到无限魔方传来的消息,张一鸣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接连两场战斗,让他这个猛男也有点吃不消,说好的棋手不下场,但形势所迫,他还是不得已加入了战斗。
  也就是他有一只会飞的黑龙,换做其他人来,即便也有完美级的召唤兽,也绝对赢不了这两只小BOSS。黑鬃王力量之强,可谓一力降十会,鬼纹蛛的立体机动加麻痹蛛丝更是恶心,别看这一战貌似没有太大损伤,但他们却是时刻都在生死边缘徘徊,一旦黑钻出现失误,绝对连跑都不要想跑。
  当然,火焰狐带出来的魔法宝石,更是关键中的关键。
  再次为火焰狐松绑之后,张一鸣召唤出无限魔方,直接将鬼纹蛛转化为3000点无限值,作为一个非酋,赌运气抽战利品是不理智的行为。他现在剩余无限值已经高达5000多点,完全满足了升级条件,但目前还没有多余的战棋上场,想到树洞里的宝贝,他决定先暂且缓一缓。
  “走,再爬上去看看。”
  麻痹效果依然没有减弱,让张一鸣感觉十分的不舒服,他现在完全感觉不到左手的存在,心里都有些发虚,这只手该不会废了吧?以后还怎么当传统手艺人?
  费了好大劲才爬上树梢,张一鸣试探着一只脚迈进树洞,这次再没有刷新怪物出来,他这才拿出手电筒,放心的钻了进去,树心中空,里面空间挺大,稍稍布置一下,做个安逸的小树屋绝对没有问题,外侧是一圈向上的木质阶梯,只有四五圈就到头了,让张一鸣惊喜的是,沿途一侧的树墙上,还镶嵌着两枚白玉球,张一鸣手掌一接触,白玉球立刻化为了两道白光,进入了无限魔方内。
  【魔法宝石】X2,get√!
  再往上木梯就到头了,正当张一鸣疑惑时,木梯尽头突然开始生长,四周带着新绿嫩芽的枝条缓缓探出,在树洞中央形成了一个枝条搭建的平台,一片散发着翠绿微光的叶片,从平台中央缓缓生长出来。
  张一鸣踏前一步,将叶片摘下,这片奇异的树叶也化成了一道白光,被无限魔方吸收。
  四下搜索了几遍,确认没有其他宝物遗漏之后,张一鸣走出树洞,召唤出无限魔方,查看起刚才的收获。
  【向阳之新叶】
  【品质:优秀】
  【种类:特殊物品】
  【功能:于卡牌商店中抽卡时使用,从【木】【叶】【绿】【藤】【植】中选择一项关键字,该次抽卡只会出现与关键字相关的战棋卡,并使优秀品质以上的战棋出现几率额外增加5%。】
  【说明:注意,这张卡可以与战棋,或是其他定向卡组合使用。】
  “卧槽!”张一鸣大吼,“定向抽卡?”
  “哈哈哈哈哈!非酋福利啊!”
  一旁的三只召唤兽都十分奇怪的望向了突然大吼大叫的张一鸣。
  “不枉我冒着团灭的危险拼这一把了!”
  同样是5级精英,黑鬃王可就小气多了,还把我两员大将都搞成重伤。
  同样是5级精英……
  嗯?
  张一鸣脑中突然闪过了什么,他突然安静下来,一只手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思考,他的思维仿佛穿过了重重迷雾,灵光一闪,抓到了其中的关键!
  “对啊!同样是5级精英,为什么黑鬃王是这个亚子?”
  黑钻他们3级所需的升级经验就已经达到了10000,以这座森林地广兽稀,资源匮乏的样子,想要自然成长到5级,基本不太可能,那么这只5级精英的黑鬃王,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结合鬼纹蛛刷新的经验,张一鸣如同破案中的柯南一般,很快理出了一个猜想。
  “真相只有一个,这只黑鬃王也是刷出来的!”
  “我们赶紧回去!”
  张一鸣一提背包,收回了体力较差的绿钻,带着黑钻与火焰狐,就往回赶去,借着沿途留下的记号,半小时后,张一鸣终于是赶回到了黑鬃王惨死的案发现场。
  此时时间已经接近5点半,太阳西斜,即便是夏天,离天黑也已经不远了。
  张一鸣灌了口水,稍微犹豫了一秒,还是决定先看看再说,他走到黑鬃王追捕电光狐时,一开始撞断的那颗大树前,仔细研究起了黑鬃王的走位,探寻它来时的路,进行了一波反向追踪。
  张一鸣思维转的很快,但实际行动却很慢,追踪术什么的他肯定是不会的,但好在黑鬃王体型巨大,所过之处草木倾斜,枝丫折断,泥土较软的地方还有蹄印,痕迹十分明显。
  “只要这样找回去,它来的地方,应该就是它刷新出来的地方。”
  当然,首先黑鬃王,它要真的是刷新出来的才行。这个假设有很多漏洞,但不妨碍他就这样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宝贝什么的还不是任他拿,毕竟守关的黑鬃王他都已经击杀了,如果跟他的设想不一样,大不了跟着标记返回就行了,最多消耗一些体力。
  年轻人嘛,最不值钱的就是体力了。
  一路追踪还算顺利,更幸运的是黑鬃王的老巢似乎离的并不太远,越往前,四周黑鬃王的活动痕迹也越多越明显,终于,张一鸣来到一颗普普通通的大树前,让他心惊的是,这里到处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他一抬头,发现树枝上似乎挂着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走近一看,居然是块破碎的布料,明显是现代人穿的衣服上扯落下来的。为了确认他又走近了一些,才发现树干上有几道血手印,下方的血痕被拉成了条,有明显拖拽的痕迹,树上的鲜血已经干涸发黑,显然有一段时间了,血手印下有几道深深的抓痕,甚至将树皮都抠落,露出了里面微白的木质部,掀翻的指甲插在上面,显得尤其狰狞。
  张一鸣看的心底发颤,血手印的主人,死前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恐怖,那几道抓痕,完全就是人类面对死亡时求生欲的体现。
  张一鸣暗自咽了口唾沫,四下一看,发现草丛中多有残骸,衣物碎片等东西,树下有块大石头,微微露出一道缝隙,下面能看出是一个大洞,或许就是这人在此休息,无意间触发的boss机关。
  如果之前不是张一鸣实力够强,够拼,或许他此刻也跟这不幸者没两样,化为一地白骨,从此消失,无人再记得。
  想到这里,他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悲凉。
  他掏出剁骨刀,挖了个大坑,将能找到的残骸衣物等都埋了进去,做这些时,他甚至没有感到一丝恶心。
  双掌合十,做了简单的祭拜,张一鸣深吸一口气,呼出了胸中的郁闷,召唤出了绿钻,准备挪开大石头探宝了。
  “人生如戏,谁也不知道何时谢幕,及时行乐,及时行乐!”
  “接下来,还是愉快的挖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