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二十八章 水箱

  就如同绿钻之前跟粉钻拌嘴时所说的,毒这东西的杀伤力,来自于量!
  量越多,毒液也就越强!
  跟之前滋水枪一样的毒液箭相比,这一口毒液炮弹何止强了十倍?
  透明的毒液炮弹“啪”的一声打在了黑铠鳄额头前端,如普通雨水一般飞溅开来,但几秒后,黑铠鳄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疯狂甩着脑袋,把长长的嘴巴使劲往泥里供,连缠在身上的绿钻都管不了!这一刻,绿钻的嘶吼与黑铠鳄的惨叫也无法掩盖密集的呲呲声传开,仿佛铁板上的烤肉,并伴随着一股刺鼻的肉腐烂的酸臭味飘来!
  仅仅十来秒,再抬起头来的黑铠鳄,巨大的脑袋已经变的狰狞无比!头部金属质感的表皮铠甲已经被腐蚀的干干静静,一片血肉模糊,露出其下森然的白骨!更可怖的是,黑铠鳄眼眶首当其冲,被毒液腐蚀融化,一只眼或许已经在刚才的挣扎中被扯掉,黑洞洞的残破眼眶中,汩汩的往外冒血,仅剩一只眼球还连着末梢神经,吊在脸颊上,晃来荡去。
  张一鸣也算经过多次生死战斗了,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恶心,这样凄惨的画面!看的张一鸣眼角不住颤动。
  现在如果只是将这脑袋砍掉,恐怕谁都看不出,这是一只鳄鱼的脑袋!
  而粉钻已经再次微仰起头,两侧的毒囊缓缓鼓胀,远不如第一次迅速,它一张嘴,一枚硕大的毒液炮弹再次喷射而出,仍然准确的命中了黑铠鳄的头颅。
  这只巨鳄在一大一小两条蛇的夹攻之下,迅速被打的奄奄一息,陷入垂死状态。
  这一发毒液炮弹也是纯麻痹效果,还在垂死挣扎的黑铠鳄一下子陷入了僵直,如同一台生锈的机械,动作迟缓并不断陷入卡顿。
  “绞杀!”张一鸣站在岸边一声大喝。
  已经有些精疲力尽的绿钻忽然涌出一股巨力,连身躯都肉眼可见的膨胀了不少,肌肉虬结,纹路清晰可见!
  技能与绿钻平时的绞杀,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破坏力,黑铠鳄陷入麻痹状态,挣扎不能,粗壮的脖子迅速被绿钻挤压变形,金属质感的外皮铠甲发出咯吱咯吱,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咔、咔、咔……”
  骨骼断裂的声响传来,黑铠鳄的脖子失去了最后的支撑,被绿钻绞成了一根细长的面条,血肉碎块沿着食道,从它的巨嘴中喷泉似的往外涌出。
  片刻后,这只不可一世的狰狞巨兽,便不再动弹,化为一道白光,被张一鸣的无限魔方吸收。
  张一鸣一下跌坐在地,深深的呼吸了几口。
  他将绿钻收回,一看,刚修复完的卡面,再次变成了深黄色,代表生命值的百分比计数跌落一半一下,或许是刚才离黑铠鳄的头部太近,被粉钻的腐蚀毒液误伤了。
  黑钻在天空忠诚的巡逻,粉钻也扭着身子,爬了回来,似有些疲惫,就这样安静的趴在了张一鸣腿上,张一鸣抚摸了一下它的小脑袋,也查看起无限魔方的信息。
  “消灭黑铠鳄,墨虬巨蟒获得经验值3200点。”
  “消灭黑铠鳄,美人心获得经验值4600点。”
  “可将黑铠鳄转化为无限值5000点,或是进行战利品抽取。”
  按照惯例,现在可以先别急着选无限值还是战利品,张一鸣这才拽过草根,将后面挂着的那个小型的木质宝箱扯了过来。
  “这可真是拿命换的宝贝啊!”张一鸣敲敲了宝箱,有木板的空空声响传来,因为在泥水里泡了太久的缘故,木板表面很是滑腻,并有黑泥附着在上面。按照战棋与野怪都无法触碰这些宝物的尿性,这个宝箱虽然是木头做的,但里面绝对不会浸水。
  开启这个宝箱不需要钥匙,木头锁扣上,插了一根木头插梢,拔下即可打开,但是张一鸣偏不,他选择了用一记猛男直拳,将木头宝箱锤了个粉碎。
  真男人,就是要不走寻常路。
  要让人觉得开宝箱,也是那么的帅,那么的与众不同。
  抛开木屑,宝箱内果然连一点潮湿都没有,但里面只躺了两块拇指大小的白色小方块,和一张用途不明的古旧羊皮卷。
  张一鸣手刚一接触,两块白色小方块,和那张羊皮卷,都化为白光,被收入了无限魔方内。接着他疑惑的打开仓库栏,查看起了三件物品的信息。
  【仓库扩展模块】X2
  【品质:普通】
  【种类:特殊物品】
  【功能:使用后,增加一个额外仓库栏位】
  【说明:这还需要说明?】
  “……”张一鸣无语了一会,才有看向羊皮卷的卡面信息。
  【魔镜合成卷轴】
  【品质:优秀】
  【种类:特殊物品】
  【功能:使用这张卷轴,可将指定材料融合为一面魔镜】
  【材料:镜子(0/1),含魔能的特殊晶体(0/5)】
  【说明:独立于融合系统之外的特殊物品,只能使用卷轴合成】
  “……”张一鸣楞了半晌,不可置信的又翻看了一遍物品信息,不甘的大吼起来,“就给这?这是什么宝箱啊?两白一绿,我随便宰个大肚蛙抽战利品都比这好吧!”
  “当真是放在水里就是注水宝箱了?”
  张一鸣吐槽完之后,深深叹了口气。
  这三件物品也不是说没用,魔镜虽然不知道具体用途,但好歹仓库扩展卷,是某些游戏里充钱才有的道具,也算稍微缓解了他仓库过于小的尴尬。
  但要比的话,与黑铠鳄这种明显超纲的守关BOSS战斗,收获与危险程度显然有些不成正比。
  “难道这魔镜真是童话里的魔镜,是个你问啥它达啥的好宝贝?”张一鸣摩挲着下巴,还是有些想不明白,真要是那种全知的宝物的话,黑铠鳄作为守关BOSS又有些不配。
  “算了。”张一鸣站起身来,也不再多想,“有的收获,总比啥都没捞着好。”
  没错,张一鸣说的就是某打不赢就跑的不要脸青蛙。
  这么一耽搁,天色已经转黑,张一鸣加快了返回的速度,粉钻依旧疲惫的趴在他肩上,只是他没发现,天上默默做着巡逻工作的黑钻,有些闷闷不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