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四十七章 捕食盛宴

  这幽蓝吞噬者的真正实力两人总算是见识到了,也明白了为什么这片地下广场的穹顶看起来那么古怪了。
  感情都是被这激光水炮给喷出来的!
  之前它袭击方阳时没有使用这个绝技,两人都很庆幸,是大哥大高抬贵手,放了两个小弟一马。
  或许也是看这两个人太小了,还不够塞牙缝的,懒得使用水炮轰他们了。
  在他们之前的冒险经历中,怪物的能力还大多停留在野兽阶段,靠爪牙撕咬,身体蛮力,稍微高端一点也就黑钻的龙息,和粉钻的毒雾了,但这小打小闹的,并不能让他们太过震撼。
  今天目睹幽蓝吞噬者的水炮,才是让他们大开眼界,刷新了三观。
  这是真实的魔法力量,展现在眼前的结果!
  强如血魔蝠也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只能作为食物的命。
  如果说幽蓝吞噬者是水系大魔导师,那黑钻粉钻之流就只能算是魔法学徒。
  “一鸣哥,这就是你说的,幽蓝吞噬者的觅食吗?”方阳盯着水面,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想一开始,他为了寻找食物还在水边徘徊,可说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不,不是边缘试探,而应该就是再作死,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这么一想,他也算是完成了一个难度系数MAX的任务了。
  “我也说不清楚。”张一鸣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闭眼冥思了一会,“可能只是因为它太强大了,血魔蝠也只是它菜单上的一部分,再等等看,我觉得血魔蝠不会是这么简单的飞出来送人头,应该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今天张一鸣的嘴仿佛是开了光,他话音一落,河对岸突然传来一阵细密的沙沙声响。
  两人定睛看去,只见对面岩壁的裂缝与孔洞中,缓缓出现了一条条白色的事物,它们蠕动着往外钻出,场面似乎一下子有那么一点点恶心。
  张一鸣第一时间联想到了挤青春痘!
  又浓又黏的条状物,随着手指的按压,不断从毛孔中渗出来,让人看的想要抓狂的感觉!
  这些白色蠕虫让人直观的联想到蛆,但又有明显不同,这些蠕虫长着章鱼一般的口器,每次贴合在岩壁上,缓慢的蠕动半天,挪开后就能看见岩壁少了一块。
  【碎岩蠕虫Lv?】
  【品质:劣等】
  “这些虫好恶心啊!它们在吃岩石?”
  方阳捂着嘴巴,感觉胃液在翻涌。
  张一鸣也感觉有那么点不适应,但作为老司机,他的承受能力要强的多。
  据他观察,这些碎岩蠕虫好像非常喜欢吃煤,和三明治岩石中层的“培根”,也就是那层红色的岩石,而它们的皮肤颜色有两种偏向,喜欢吃红色岩石的白里透红,喜欢吃煤的印堂发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可能是喜欢啥,就会渐渐变的像啥。
  张一鸣敏锐的感觉到,这些突然出现的碎岩蠕虫,可能有什么特殊的本领!
  这时,河面突然涌动起来,一圈圈波纹来回激荡,更有气泡咕噜咕噜乱冒,像是整条河突然煮沸了一般,很快,河水的躁动平息下来,整个河面的蓝光突然一齐变的浓郁,大量蓝色的液体被细微的浪花推到岸边,将整个河岸都染上了一圈晶莹的蓝。
  河对岸的蠕虫群们接二连三的抬起头来,在半空中晃悠两圈,口器周围的触须像短小的章鱼触手,在半空扭动着,似乎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再吸引它们,引它们探寻起来。
  有些碎岩蠕虫似有些挣扎,行动带着明显的抗拒,但似乎进食的本能让它们难以抵挡这些幽蓝分泌物的诱惑!所有的碎岩蠕虫都放下了口中的石头,稍微警惕的则是左扭扭右扭扭的,走的很慢,但始终还是都在向着河岸边爬去。
  “它这是要诱捕这些蠕虫?”张一鸣看的分明,河面中央已经鼓起了一个水包,蓝光浓郁到炫目,那头幽蓝吞噬者肯定就潜伏在那里。
  不仅如此,连被赶回大窟窿的血魔蝠也都飞了出来,倒挂在穹顶突出的岩石上,猩红的眼睛紧紧盯着下方白嫩肥硕的蠕虫!
  当大批碎岩蠕虫都靠近了河岸时,隐藏在水面下的猎手终于显出了身形,水面哗啦一声巨响,浑身笼罩在蓝光中的巨兽探出巨大的身子,张嘴当空罩下,密集的碎岩蠕虫顿时被啃出一片空白,只留下蓝色的液体,附着在漆黑的煤炭河岸上。
  高空中的血魔蝠也是看准机会,迅速俯冲而下,翅膀带起阵阵风声,它们鸣叫着,加入了这场饕餮盛宴!
  血魔蝠不敢靠近幽蓝吞噬者的狩猎范围,只敢从两侧进攻,瞄准一旁的漏网之鱼。
  碎岩蠕虫前后受敌,顿时乱滚乱爬,挤做一团,它们因为结构简单,只能本能的感知危险,并没有任何智慧可言,不少碎岩蠕虫一顿乱挤,成功把同伴给挤下了河。
  这些蠕虫体长2-3米,如同星河战队中的脑虫一般,差不多快有一人高,极为肥硕。
  只有幽蓝吞噬者那种巨型生物才能一口吞下一群,血魔蝠也只能一次抓起一条,它们不会在现场直接进食,那会惹恼幽蓝吞噬者,它们短小的钩爪并用,黑灰的指甲直接刺入碎岩蠕虫的肉里,抓起一条就往回飞去,先将猎物搬运回大窟窿后的空间再说,这样进食期间的幽蓝吞噬者才会勉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它们离去。
  这场怪物们的盛宴没有持续很久,幽蓝吞噬者大快朵颐后,继续潜伏进了水中,水面蓝光不显,血魔蝠也获得了足够的食物,躲进了岩壁后的空间中,剩下的碎岩蠕虫也都全部逃回了河对岸的岩缝中。
  整个捕食过程,完美落幕,这片空旷的地下广场,再次归于寂静。
  两位在岩缝后目睹了这一切的人,此刻都没有开口说话。
  方阳还在回味刚才的一切,不知道说什么。
  张一鸣则是在思考,脑中不断回放着刚才的画面,眼中精光连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