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四十二章 深渊

  现在的情况,似乎又来到了那种糟糕到不能再糟的情况。
  身后的刀锋巨牙龙迅速逼近,在这种崎岖的森林地形,人除非再被无限魔方强化十次,否则绝不可能跑过这些体型巨大,善于奔跑的生物!
  刀锋巨牙龙体型巨大,活像一头头小型暴龙,一步迈出就抵得上张一鸣好几步。
  巨大的脚步轰鸣如滚雷一般,阵阵袭来,并且越来越近,张一鸣感觉自己被震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身后的方阳更是一脸煞白,感觉就快不行了。
  为了活命,张一鸣果断取出了魔法源石,为黑钻充能,再次使用龙息喷出一道火海,以稍微阻挡身后追兵的脚步。
  谁知道这次身后的刀锋巨牙龙根本没有停下,面对燃烧的火海,直接后腿一蹬,巨大的身体高高跃起,凌空穿越了火海,不少刀锋巨牙龙在空中撞在一起,或撞在树上,掉入火海中,发出阵阵惨嚎,但大部分还是稳稳的跳过了火海封锁,直奔两人而来。
  方阳顿时吓的一个激灵,回光返照般,突然加速,向前冲出一大截,当他脚步缓下来时,整个人已经是被汗水湿透,大口喘着粗气,脚步蹒跚,有些难以保持平衡,眼看就要不行了。
  张一鸣也是一咬牙,祭出了粉钻!
  “屏住呼吸!”
  “粉钻,麻痹毒雾!”
  这个时候用致命毒雾,想要大片收割这些BOSS,显然不太现实,威力致不致命真不好说,可能他们两人都等不到生效,就已经变成龙牙中的碎尸了!
  张一鸣也是但求活命。
  粉钻缠在他肩膀上,昂起头,小嘴两侧气囊瞬间鼓起,接着一大片淡粉色的雾气喷出,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
  刀锋巨牙龙紧跟着就从这片毒雾中穿过,随着一头头龙从这毒雾中穿过,空气中的粉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变淡!
  “一鸣哥,怎么回事?没效果?”看着身后的狰狞巨兽越来越近,方阳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张一鸣没有答话。
  下一刻,冲在最前面的刀锋巨牙龙粗壮的后肢出现了短暂的僵硬,极速冲刺中的它瞬间失去平衡,狠狠摔倒在地上,撞断了几颗大树,身后的刀锋巨牙龙一刻不停从它身上碾过,很快这只倒霉的家伙就被同类踩的奄奄一息了。
  渐渐的,麻痹毒雾开始生效,不时有冲在前面的刀锋巨牙龙倒地,绊倒身后一片,而这些倒下的倒霉蛋,立刻重复了之前的惨事,被刀锋巨牙龙的潮水碾过,浑身是血的躺在原地!
  麻痹毒雾只是稍稍拖慢了一下身后的追兵,缓过来的群龙,再次追了上来。
  方阳喘着粗气,已经到了力竭的地步,即使强化过后的身体,也禁不住这样全力奔跑,同时还要做许多高难度跨越障碍的动作,但他还在坚持,尽力奔跑,因为他相信,手段层出不穷的一鸣哥,还有底牌没展示出来!
  但真的是这样吗?
  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张一鸣知!
  他已经真的没有底牌了!
  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群龙,心里已经变的拔凉拔凉的。
  难道今天真的要栽在这吗?
  我还是个处男啊!
  我还不想死!
  一定还有办法!
  张一鸣用尽最后的力气,跨过一道粗壮根茎,眼前视野顿时变得开阔起来。
  一截横跨百米的巨大树桩横亘在前,根须插入地下,一些露出的部分如龙蛇般虬结,其内已中空,没有木头,没有年轮,只剩枯朽的树皮围成一圈,中央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深坑!
  张一鸣看着眼前这个深坑,脑中忽然联想到了什么。
  他拾起一截断枝,冲到深坑前,丢了进去。
  这截枝丫以违背物理常识的缓慢速度向下落去,最后融入坑底的一片黑暗中,消失不见!
  “一鸣哥,快走啊!”方阳不明白,都这个时候,还在这看什么呢?
  不要命了啊?
  张一鸣二话不说,一把拽住方阳的衣领,将他拉了回来,不顾他的挣扎,拖着他十分果断的跳入了这个恐怖的深坑中!
  “啊!”
  整个深坑都在回荡着方阳的惨叫,直至两人缓缓飘落,融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身后的刀锋巨牙龙追至,却发现目标不见了,有些疑惑的凝望着眼前的深坑,不解的摇了摇头,仰天嘶鸣一声,龙群迅速四散,返回巨木林中,不见了踪影。
  ……
  南郊高速收费站,雷达车。
  负责监控的士兵再次拿起对讲机报告。
  “队长,那两人跳进了006号‘深渊’,无法再进行追踪了,请指示。”
  “……”对讲机传来一阵沙沙声,对面沉默了好几秒,才又响起了声音。
  “不用追踪了,收回武装无人机。”
  ……
  黑暗,四周是一片深沉的黑暗。
  黑暗之中,只剩两个男人的喘息声。
  张一鸣感觉这个画面充满哲学气息,所以站了起来,准备做点什么。
  脚下的土地很软,给他一种不舒服的黏腻感,他耸了耸肩,感觉背包还在,伸手摸了下背包底部,确认了没有任何破洞的地方,他将背包取下,放在地上,凭感觉摸索起背包里的手电筒。
  淅淅索索的声音在黑暗中非常清晰的传出很远。
  方阳突然动了一下,略带哭腔的开口道:“一鸣哥,我、我们已经死了吗?”
  “这里就是地狱吗?好黑啊!”
  “啪!”
  黑暗中突然亮起一束光!灯光至上而下,映照着一张诡异的脸孔!仿佛恐怖片中的鬼魅显形!
  “啊!!!”
  黑暗中突然响起方阳荡气回肠的尖叫声。
  张一鸣将手电筒的光打向方阳,“叫够了,叫够了就赶紧起来!”
  方阳一脸惊恐,惊魂未定的缩在角落,好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没死的事实。
  “卧槽……”
  方阳再也绷不住,怒骂一句。
  “一鸣哥,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张一鸣收拾好背包,重新背上,手里拿着手电筒,借着光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头顶是岩壁,整体灰白,高约20米左右,有很多尖锐突起,类似钟乳石,但具体是什么岩石,张一鸣看不出来,只能说这不是花岗岩。四周布满大大小小5个洞口,再往里手电筒光照不到,只有一片黑暗,像是一张张怪物的嘴,让人有些不敢细看。
  脚下泥土微微泛红,张一鸣伸手扒拉两下,感觉有点像黏土。
  方阳休息了半天,终于缓过劲来,撑着站起来,发出了问题三连。
  “我们不是跳下来了吗?”
  “洞呢?”
  “我们这是在哪啊?”
  张一鸣瞟了他一眼,感觉他随时会问出‘能吃吗’这种问题。
  “洞已经不见了,我猜我们是被传送到了地下某个地方。”
  张一鸣沉吟道:“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回不回得去,也是未知。”
  方阳顿时呆立当场。
  “至少我们活下来了。”方阳抚平了胸中的一口气,试着接受了这个事实。
  从目前看来,这两位都是挺会安慰自己的类型,至少不用担心他们在绝境中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