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三十四章 毒雾

  张一鸣站在这个异常的天坑前,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深处的黑暗中,不停有泥浆空水母飘上来,最低等级都是3级,加上其没什么战斗力,张一鸣完全将其视作了移动经验包。
  “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
  既然不用踏足危险的天坑内部,那么这些跑出来的移动经验包,该收还是要收,只是这些怪物悬浮在半空,只有黑钻能攻击到他们,来回收割,也将黑钻累的够呛。
  张一鸣坐在地上,将雨伞从背包中拿出来,暂时充当一下遮阳伞,吃吃喝喝,好不悠闲,身旁有绿钻粉钻守护,不需要担心其他,安心的当一个没有感情的无限值兑换机就行了。
  黑钻偶尔休息一下,从天坑下飞出的泥浆空水母都要积攒成群了,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继续让黑钻一只一只的杀,恐怕要不了多久,它又得累趴下,这时,张一鸣的目光看向了趴在一旁晒太阳的粉钻。
  粉钻的毒雾技能,就描述来看,应该是个范围杀敌的利器,况且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用过粉钻的技能,或许是时候试一试了。
  但一想到这些经验怪的奖励是如此丰厚,他就想让黑钻一个人全吃,早点升到5级,看看一星满级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几番权衡之下,张一鸣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如果黑钻就此次满级,那么今后如果还有BOSS,那他可能就无法分到他那一部分经验了,不太划算,四舍五入就是血亏。
  所以经验还是均分的好,节俭才能造就强者。
  “黑钻!”张一鸣一招手,黑钻飞了过来,落在他面前,“粉钻,你去它背上,待会你们飞到天坑中央,你使用技能,看看能不能直接秒掉那一片怪物。”
  突然被分配工作,粉钻有些不情愿,清小怪这种事情,交给其他两个小弟不就行了吗?
  说好了遇到厉害的大BOSS再叫我呢?
  粉钻尽管不太愿意,但主人既然吩咐了,它还是扭着身子,缓缓爬上了黑钻的背脊,对着张一鸣吐了吐可爱的小蛇信。
  “面子只给你!”
  黑钻平稳起飞,进入天坑中央,周围的泥浆空水母被它吸引,纷纷滋尿一般喷出一股股泥浆,黑钻灵活的闪避,但由于背上背着粉钻,它也不好做动作太大的躲避,大不了被滋两下,只有小孩子才会被泥浆滋哭。
  张一鸣带着绿钻远离了下风口处,立刻向天上吩咐道:“致命毒雾!”
  一口毒液中饱含的属性越单一,越纯,效果也就越好,这是张一鸣自己总结的规律。
  粉钻得令,嘴巴两侧的气囊猛的鼓胀起来,接着它一张嘴,一口浓郁的粉色雾气喷出,在天空迅速扩散,粉雾笼罩了大半个天坑上空,随着空气缓缓流动,但始终不离这片区域。可爱的色调看起来很像某个小公举在开趴,就差放上音乐,来点彩灯蛋糕烟花了。
  黑钻驮着粉钻,迅速拔高,从侧面飞了回来,将粉钻送回地面。
  一分钟过去了,粉雾开始变淡,张一鸣看着任然飘在天空中的众多泥浆空水母,疑惑道:“难度毒对它们没效果?”
  粉钻撇了他一眼,不高兴的吐了吐蛇信。
  就在这时,一个粉雾中央的泥浆空水母突然僵住,下面的触须不再摆动,突然就栽了下去,在半空中就化为一道白光,飞向了张一鸣的无限魔方。
  这就是个开始,剩下的泥浆空水母紧跟着一个接一个的僵住,坠落下来,整个场面就像下饺子一般,大片白光接二连三的飞来,张一鸣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割草的感觉,顿时爽到不行,脸上笑开了花。
  粉钻的经验值与无限值一起飞涨一大截。
  张一鸣心中一动,取过无限魔方,却发现想要的信息并没有来。
  “哎,我还以为……看来想取巧是不太可能啊。”
  没错,他想的就是以技能养技能,一次杀伤超过十个,是不是就能无限释放技能了呢?
  事实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
  技能消灭,或是技能持续期间消灭,都不会算作技能充能。
  不然AOE技能想要充能也太容易了,很简单就能达成无限循环释放。
  经过粉钻这么一次团灭,泥浆空水母的数量暂时被稍稍压制了下去。黑钻也再次上场,不断收割起新出现的怪物。张一鸣一个不漏的转换,无限值始终保持稳步上涨。
  很快就从4000左右,飙升至9000+,并且持续保持着这个步调,顺利突破了一万大关!
  张一鸣枕着绿钻冰冷的身体,安逸的长舒了一口气,他还是头一次觉得,升级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只要接下来几天继续来这里刷怪,十万无限值,也并不是那么难以达到的事情。
  时间渐渐的接近了傍晚,张一鸣很不愿意离开这个宝地,但还是不得不走,他脑中浮现了想要在野外呆上一晚上的想法,但很快就被他否定了。
  夜晚在野外活动绝对不明智,哪怕从前没有这些异界来的怪物,在野外度过夜晚也十分危险,何况是现在?
  黑钻刷掉最后一波怪物,再后来从天坑中飘起的泥浆空水母他看也不看,带上三只召唤兽,转头就走。
  到此时,他的无限值已经有16000+,黑钻拿到了近两万的经验,粉钻也是8000多经验,离四级也就一个小BOSS的距离了。只有绿钻因为“手短”的原因,收获很少,但它已经冷酷,只懒洋洋的睡觉,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回程的路上,张一鸣再次给粉钻让足了人头,为它将技能准备就绪。
  开阔的地形,有黑钻这个比无人机还好用的导航在,根本不存在迷路的问题,湿地也日渐熟悉,张一鸣行进的速度很快,稍微弥补了天坑旁因为贪而消耗的时间,踏入草海后,天色已经有些朦胧,张一鸣的心情,却轻松起来。走了一段距离后,更是找到了绿钻来时压出的蛇道,行进速度再次翻倍。
  只是带头冲锋的绿钻有些疑惑,一路上,它不解的瞟了几次地面的蛇道,它在上面滑行而过,总觉得有些不太适应。
  直到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求救声传来,张一鸣才猛的抬起头,望向了远方。
  前面远处似乎正在发生着什么恐怖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