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六十六章 进击的超阶魔兽

  如果说5级精英,对普通市民来说,是困难级别的话,那么5级完美,就是地狱级别了。
  一般没去过郊外的市民,聚集个5-10人,差不多也能靠数量堆死一头5级精英,但5级完美的话,至少也要时常混迹野外,战棋等级3级左右的有经验者,一齐围攻才有可能击杀。
  或是有机炮、高爆手雷、单兵火箭筒、坦克炮之类的重武器才能消灭。
  5级完美品质怪物的刷新,无疑是将整个城市拖入了噩梦!
  想凭实力安然度过这个夜晚,除非人人都是张一鸣!
  “不应该啊!这也太超模了!”张一鸣双拳捏的死死的,目光投向那神秘的黑色巨塔,这就是它带来的末日,真的是要将人类赶尽杀绝吗?
  一旁的方阳也此刻也是眉头紧锁,脸上流露出浓浓的不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张一鸣率先发问。
  方阳沉默了片刻,说道:“一鸣哥,我还是想会学校看看!”
  张一鸣没有问原因,只是点了点头。
  “可以,你自己注意安全。”
  说完,张一鸣将手中的骨剑转换成了卡牌,交给了方阳。
  “这件装备跟你的幽冥刀鬼契合度很高,拿着防身!”
  方阳也没有推辞,双手接过,说了声谢谢。
  “一鸣哥,你也要小心,等事情结束了,你再带我闯荡野外吧!”方阳说完,转头就跑向了街边,抓过一辆倒地的共享单车,一拳打坏了二维码锁,跟张一鸣待久了,他似乎也学会了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暴力解锁后,他骑上单车就往静海大学的方向飞驰而去。
  张一鸣默默摇了摇头,“这算是立flag了?”
  ……
  南郊,收费站防御阵地。
  雷达车内,带着耳机专注盯着显示屏的监控士兵,正一脸紧张的咬着嘴唇,满屏雪花,雷达信号受到了强烈干扰,几乎无法显示,他任是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从偶尔一闪而过的画面中,提取要素信息。
  他取下耳机,立刻拿起旁边的对讲机,大吼起来!
  “队长!它们的路线改变了,它们往东区的方向去了!”
  “滋滋……哗啦……”
  对讲机响起吵杂的电流声,好半天才断断续续传回一句话。
  “用电台……联络……东区……”
  监控士兵迅速打开了旁边的电台,将输出功率扭到了最大!
  “这里是南区信息站,刀锋龙巢穴涌出大量怪物,正朝东区方向赶来!收到请回复,再重复一遍……”
  忽然,满屏雪花的雷达再次闪了一下,他一撇间,一下就愣住了,手心与后背迅速浸满了冷汗!
  一片赤潮之中,似乎簇拥着两个巨大的红点!
  而这红点,他曾经见过一次,而那一次,几乎完全摧毁了一个坦克连!
  他猛的抓起电台,几乎嘶吼的大喊!
  “东区东区!怪群中有两个巨大红点,疑似超阶魔兽!收到请回答,请回答!”
  “……”
  雷达车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只有电台沙哑的电流声不停嘶嘶作响。
  好半天后,对面传回了一句短促的回复。
  “收到!”
  监控士兵,终于是双脚一软,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
  ……
  东郊的密林中,大群刀锋巨牙龙迅速穿行,朝着东区的防御阵地飞奔而去!其中还混杂了一种体型更大的龙,从上到下是棕色到白色的渐变,喉咙处有一块耷拉吊着的皮袋。
  密林中,轰隆的脚步声如同背景音乐,两道有节奏的,区别于其他脚步的震响,成为了洪流中的主旋律,只见几十米高的大树被拦腰截断,两头三十米以上的巨大暴龙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它们体型偏流线型,没有力量型怪兽的臃肿感,浑身有着整齐的外骨骼结构,仿佛套着一层铠甲!一只偏向淡蓝,幽邃的反光透着一丝淡薄的死气,前端龙爪很长,四只手指并排,微微弯曲,如一柄柄巨大的镰刀!另一只则偏向暗红,浑身有着形态差不多的外骨骼铠甲,微微翻涌的红色气息,如地狱的狂暴的魔气,双手双足与背脊上,分别有着5片巨大的血红刀锋!
  如果有棋手在旁,得到的信息应该是这样。
  【死镰龙Lv?】
  【品质:?】
  【冥刀龙Lv?】
  【品质:?】
  接到了南区通知的东区防御阵地已经提前摆好了阵型,水泥墩,沙袋,壕沟,铁丝网,构成了开阔的防线,密林也被扫出一片空地,就地取材做了很多木拒马,坦克与火炮构成了中坚力量,严以待阵的士兵们,或多或少都有些紧张,只是他们比普通人更加喜怒不行于色,只板着脸,忠实执行命令。手中现代化武器冰冷的触感,让他们内心安定了不少,但一想到这些专注杀人的武器,有一天会被用来屠龙,他们就有一种不太真实的魔幻感。
  防御阵地后几公里位置,是静海市的教育招牌,静海市大学!这里目前也处于一片混乱,但好在大学生们都是一些思想前卫,敢想敢拼的存在,黑色巨塔降临后,这里的学生们虽然被困,无法离开静海市,但大部分学生都有组织的进行了野外探索,基本都是2人口2级战棋,厉害一点的诸如学生会会长,已经是3人口两2一3的阵容了。
  这里各个小团体抱的很紧,5级精英勉强能应付,但好死不死,前几分钟刷出了两条5级完美怪物!一下子冲散了人群,带来了不小的损伤,学生会长趁机吸纳了不少散开的学生,将小团体变成了一个大团体,抵抗着周围怪物的冲击。
  “这货不是很强吗?为什么他待在中间,我们出来拼命?”赵立皱着眉头,十分不满的回头看了一眼,立于人群中,白色T恤纤尘不染,背梳的发型没有丝毫散乱的年轻男人,他一边指使着别人对抗怪物,自己却连战棋都没有召唤出来,他口气虽然不是趾高气扬的类型,但举手投足似乎带着一种天然的优越感,轻描淡写中更像是对旁人的一种轻蔑,对着刚加入团队的人颐指气使,只在怪物快要死亡时召唤出战棋补上一击,其他时候完全没有自己出手的打算。
  “听说袁俊熙跟方阳很不对付,该不会是故意刁难我们吧?”李华超和赵立都是方阳的大学室友,这一点作为学生会长的袁俊熙肯定也很清楚,刚被抢了人头的赵立可谓是不爽到了极点,自己与李华超拼死拼活的宰了个BOSS,这货屁事没干就平白无故分一份战利品走,他简直有冲上去揍人的冲动。
  “算了算了,还是忍一时吧!”李华超拽了拽有些上头的赵立,摇头道:“方阳之前是在很多人面前不给他面子了,但方阳现在人都不在了,他还记仇呢?”
  ……
  他们不知道的是,已经被记录在失踪人口档案上的方阳,此刻正猛蹬着自行车,朝这边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