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六章 抢购与战利品抽取

  第二天午间,忙碌了一夜的张一鸣才悠悠转醒,看着满屋子的存货,心中安慰不少,只是浑身还有些酸疼,要不是他经常混迹健身房,恐怕昨晚这作业量,他还真完成不了。
  只是视线透过窗户,依然能看到那座漆黑的巨大尖塔耸立在外,证明这两天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一时间张一鸣心情又有些沉重。
  习惯性的起床,打开电脑,洗脸刷牙,张一鸣这才发现,昨天才通知的断水断电,今天就已经开始了。手机网也变得非常差,加载了几分钟都没能连上网页,张一鸣叹了口气,无法上网看新闻,只能关屏保电量了。
  出了门,张一鸣好巧不巧的再次遇上隔壁的美女邻居。
  “一鸣哥!”
  杨晴气喘吁吁的从楼道冲上来,饱满的胸脯剧烈起伏着。
  “怎么了?”张一鸣看了一眼电梯,发现电梯已经停用了,这小姑娘肯定是走楼梯上来的。
  “能用下你的手机吗?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手机没电了,昨晚看小说不小心睡着了,忘记充电,没想到今天刚好就停电了。”
  杨晴化了淡妆的脸上看起来非常精致,不过今天却没了以往甜美的微笑,她秀美微蹙,看起来有些着急。
  “没问题。”张一鸣大方的掏出了满电的手机。
  “谢谢。”杨晴接过手机,就转到一旁拨起号。
  “喂!”
  “妈,你们没事吧?我没事,就是手机没电了,静海市已经全市停电了,你们那边怎么样啊?哦哦,那就好,你跟爸赶紧出去买些吃的喝的屯起来,据说这次停水停电是全国范围的,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你们都买好了?动作还挺快啊,你放心吧,我正要去呢,哦,好的,公司也没说放几天,我能买到票就回来,好的,我先挂了。”
  通完电话的杨晴拍了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是露出了笑脸,将手机还给了张一鸣。
  “谢谢你,一鸣哥。”
  杨晴双手递过手机,再次道谢。
  “不客气。”张一鸣接过,问道,“你也要出去买东西吗,要不要一起去啊?”
  “可以啊!但你能不能等我几分钟?”杨晴掏出钥匙开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要不进来坐坐吧!家里有点乱。”
  “行。”
  张一鸣本来已经抱着进门就看见一堆衣服,或者满桌生活垃圾的心态走了进去,但没想到杨晴的客厅收拾的还挺整洁,脏衣服没见着,生活垃圾更是一点没有,垃圾桶才换过塑料袋,白色的地板看起来也是才拖过不久。
  得了,原来人家刚才那句家里有点乱只是一句客套话罢了。
  客厅很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张一鸣甚至能听到卧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换衣服声,他心里不知怎么的有点小紧张,在沙发上坐的端端正正的。
  “好了,我们走吧!”
  脱下了职业短裙黑丝袜,换上了白色短袖与牛仔短裤,杨晴又从职场丽人,切换回了青春无敌美少女形象,扎起的马尾,欢快的来回摆动,看的人心神荡漾。
  “电梯没电了,等下还得走上来,哎,早上我就是走下去的,算起来今天至少得来回四趟,累死了。”
  张一鸣顿时有些庆幸,自己昨晚上就完成了囤货大业。
  “就当锻炼了吧。”张一鸣瞟了一眼杨晴标致的身材,将差点脱口的减肥换成了锻炼。
  杨晴一边跟他吐槽自己公司这两天连续放假的通知,一边又想到这两天发生的异常事件,还有自己远在老家的父母,担惊受怕的心情溢于言表。
  而张一鸣,像个闷葫芦,只会不搭边的安慰两句。
  到了小区楼下,张一鸣立刻见到了一副非常热闹的景象,一群大妈大爷聚集在楼下,缠着物业保安要说法,诸如断水断电啥时候恢复,电梯啥时候能修好,问的一脸无辜的小保安有些怀疑人生。
  “还好我们住8楼,上下楼还不算高,这些住20楼30楼的人没有电梯,怕是要疯掉。”
  杨晴叹了口气,望了望远方的黑色尖塔,眼中尽是忧虑。
  “还好吧,只要活着,就会有办法。”
  张一鸣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想起昨天傍晚的炮火声与巨兽嘶吼,就感觉心情沉重,目前的情况,似乎还只是一个开始。
  杨晴听了他的话,觉得有些好笑,但似乎又觉得其中蕴藏了更加悲观的情绪,一时间也不知作何表情。她甩了甩头,将烦恼先丢开,展颜笑道:“你今天也不开店吗?两天不做生意真的没关系吗?”
  张一鸣咂咂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道:“不开,没心情的时候,就不想工作。”
  杨晴噗哧一笑,“不愧是老板,真羡慕有钱人的生活。”
  张一鸣一本正经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真的是那种,很随性的,不想受约束的,啧,对,就是这样。”
  杨晴一副我懂的表情,笑道:“我明白,这就是钞能力!”
  到了街上之后,张一鸣才发现,今天不止是他,街边大多数商店都没开门,开了门的,基本都聚集了大量的人,街上的行人明显比平时多了不少,仿佛过节一样。很多人是因为停水停电,公司又放假不用上班,只能来街上溜达溜达,也有很多人奔着市中心的巨大尖塔去了。
  “你去看过市中心那座尖塔了吗?”张一鸣突然向杨晴发问,他心里其实也很想去那尖塔旁看看究竟。
  “没有呢,我只从窗户里望过两眼,那东西黑漆漆的,我看着感觉心里渗的慌。那天晚上这东西突然出现,吓了我一大跳呢!”杨晴说着缩了缩脖子,旋即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张一鸣笑了笑,又想起什么似的,继续道:“我在公司还听同事说了一些传言,有的猜测这巨大尖塔意味着人类末日的来临,还有说是神降下的神罚啥的,传的很玄乎。神佛啊什么的说法我是不太信的,只不过那上面倒计时一样的东西,弄的我很害怕。”
  张一鸣则是深有同感的点头道:“我也是,我总觉得这东西会带来什么不好的事。”
  “等有空再过去看一看吧,听说那边已经全部戒严了,寻常老百姓好像不允许靠近那座尖塔。”张一鸣说着又向黑色尖塔的方向望了望,那种高度,身处静海市无论哪个角落,肯定都能直接看到其轮廓,整个城市都被渲染了一层奇幻色彩。
  “今天还是先采购一些必需品吧!昨天我去过加油站和几家便利店了,物价都是大幅上涨,而且我感觉接下来几天,这些生活用品的价格还会更高。”
  杨晴拍了拍自己的小挎包,苦着脸道:“我可怜的钱包啊,又要受罪了。”
  附近几家小超市基本不是歇业,就是被抢购一空,华夏人的购买力堪称恐怖,两人走了几条街,才来到一家大型连锁超市,这里也是人山人海。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抢盐时的场景。”杨晴看着收银台争先恐后的人群暗暗咋舌,有些战斗力强悍的大妈甚至能一把将年轻小伙子推一个跟头。
  “走吧!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
  张一鸣甚至扭了扭脖子,开始活动筋骨了,杨晴看的有些好笑。
  进了超市,两人才发现,大部分生活物资都只能限量购买,但即便如此,每个人的购物车也依然都是满载,经过几番抢购与挤位大战后,两人终于是推着两辆满满当当的购物车来到了收银台前。
  “一共3298元,目前无法刷卡,我们只接受现金付款。”收银员已经是忙的满头大汗,将所有商品扫码之后,指了指旁边的一块大告示牌,上面写着只收现金字样。
  正要掏包付钱的杨晴一下子愣住了,“多少?3000多?你们也太过分了吧!这跟抢有什么区别。”杨晴也是经常逛超市的人,她所买这些东西,她估计平时最多就500左右,如今直接就翻了六七倍!
  收银员今天估计也是遇到过很多次这样的情况了,只是很无奈的解释一句,“这是特殊情况,还请谅解。”
  不止是这个柜台如此,每个柜台的客人在结账时都是类似杨晴的反应,他们看到账单时或惊诧,或愤怒。脾气火爆的人甚至直接开骂,或是吵闹着要打电话投诉,慑于后边一排手持警棍的保安,倒是没有一个动手的。
  只不过闹归闹,大部分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倒是没有心疼钱,只是心中揣着对发灾难财的黑心商人的诅咒,一边付钱拿货走人。
  那些闹事的人,拨打了几次投诉热线,要么打不通,要么迟迟没有收到任何成效,眼看着货架上的货物越来越少,他们最终还是妥协了,骂骂咧咧的,随大流付款走人。
  杨晴也分的清情况,忍住气翻起了包,越翻脸色就越差。
  这个时候张一鸣很有眼力见的站了出来,“我来吧!”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摸出一叠钱,这是他昨晚就取好的现金,点出3300后交给了收银员。
  “谢谢一鸣哥了,等下我去趟银行,取了钱就还给你。”杨晴认真的道谢了。
  “不着急。”张一鸣笑着将买的东西放回购物车内。
  如今情况特殊,两人花了几倍的钱,也就老实不客气的将购物车推出了超市,免得太多东西提起来不方便,载着满满的物资回到了小区。
  上楼前,张一鸣还将小区门口的药房扫荡了一遍,将各类药品买了个全。
  当张一鸣终于将两人的东西提到家门口时,已经累的心头打鼓,气喘吁吁了,杨晴一个劲的向他道谢。
  关上门,张一鸣虚弱的躺倒在了沙发上,好半天才缓过气来,看着满屋子的生活必需品,心中也是一阵满足,光是吃的,省着点都能吃个大半年。
  他拿出无限魔方,召唤出黑钻,升了一级的黑钻比之前大了一圈,已经塞满的客厅顿时显得有些拥挤。
  【名称:张一鸣】
  【种族:人类】
  【等级:1(0/100)】
  【剩余无限值:80】
  【拥有卡牌:幼年黑龙,一堆有毒的渣滓】
  一闲下来,张一鸣又再次把玩起了无限魔方,“你到底是从哪来的呢?要把我们的世界变成啥样呢?”
  无限魔方显然无法回答他的问话。
  张一鸣叹了口气,开始试验起无限魔方的功能。
  他将10点无限值转化成了等级经验,用自走棋的游戏术语来说,就是升人口了!
  光芒一闪,经验值与无限值一栏同时出现了变动,10点无限值转化成了10等级经验,一比一的转换比例。
  “那80点无限值就等于80点经验,我离升级也只差一点点了啊。”
  无限魔方还锁定着墨虬巨蟒的信息,转换240点无限值,或是进行战利品抽取。张一鸣一咬牙,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战利品抽取!”
  经验值只要杀怪始终能挣回来,但稀有的素材不一样,那能合成等级更高更强大的装备,属于可遇不可求的资源。
  六张包裹着灰雾的卡牌飞了出来,在张一鸣面前一字排开。他激动的搓了搓手,开始了筛选!
  灰雾慢慢在他眼中淡去,显露出了六张卡牌本来的信息。
  “蛇肉,灰色;蜕去的蛇皮,灰色。”
  “墨绿蛇胆,绿色;尖钩牙,绿色;蛇牙,白色。”
  依次读来,张一鸣没有感到一丝惊喜,甚至还隐隐有些失落,直到看到最后一张牌时,他的嘴巴一下张成了0型!
  “墨虬巨蟒卡牌,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