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十二章 莽

  “5级的精英怪!我运气到底是好还是背啊?”张一鸣一秒区分了两条信息,电光狐应该就是黑鬃王口中那只浑身是血的可怜猎物了。
  看到黑鬃王,张一鸣反而松了口气,直觉告诉他,黑鬃王绝不是那天袭击军队的巨兽,它个子虽然也算巨大,但正面挨上个几炮,绝对会当场扑该(街)。
  5级精英现阶段绝对是boss级别的,可遇不可求,当然实力也绝对是远超当时的墨虬巨蟒,但富贵险中求,危险也代表着同等的收获,如果能击杀这只黑鬃王,奖励绝对少不了!
  张一鸣被这个大胆的想法诱惑着,紧张中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他在思考,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
  张一鸣低声问道:“有把握拿下它吗?”他转头看向黑钻,发现小黑龙睁大了眼睛,龙眼中满是跃跃欲试的兴奋,他暗觉不妙!
  果然,他问完这句话,黑钻仰天就是一声嚎叫,这一声居然不再是奶声奶气的,而是隐隐有了龙吟之声!
  张一鸣想要拦住它,但为时已晚,黑钻龙翼一振,已经朝正在进食的黑鬃王冲了过去!
  张一鸣顿时大惊,“小兔崽子,比我还莽?”
  得了。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黑钻低空掠击,快如闪电,一记龙爪狠狠招呼在黑鬃王的背上,留下几道血口,再次飞了起来。
  “那就上吧!”张一鸣自然不可能冲过去,黑鬃王肉山一般的体型,一撅蹄子就能给他踹回娘胎里去,他迅速往树上爬去,果然,吃痛的黑鬃王拿天上飞的黑钻没办法,转头就看向了他,一声怒哼,就朝他冲了过来,黑鬃王的野猪冲撞带上了一抹黑光,直挺挺的撞在了树干上。
  又是一声巨响,正在爬树的张一鸣差点被震的脱手,但这并没什么紧要,因为他现在爬的这棵树,已经拦腰被撞成两段,他就像坐上了跳楼机,感觉心脏一空,跟着上半截树,整个就摔了下去。
  这一摔他胸口顶在树干上,差点没给他摔背过气去,好在他及时召唤出了绿钻,挡住了黑鬃王的去路,黑鬃王狂暴无比,此刻一切挡在它面前的事物,它都会发动攻击。
  黑鬃王吼叫一声,抬起前蹄对着绿钻就是一阵乱踩,绿钻昂起头,躲过了前面几下,但之后却被结结实实跺在了身上,黑鬃王超乎寻常的重量给绿钻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它张嘴发出痛苦的嘶鸣,巨大的身体一甩,一记扫尾猛的抽在黑鬃王后腿上,差点将黑鬃王给抽翻,身为一条巨蟒,它的力量也不可小视,加上尾部戴着【蛇牙皮带】,装备的反伤效果似乎还能做攻击用途,黑鬃王的后腿被扎出几个血洞,顿时血流如注。
  两头精英级别巨兽都被激起了凶性,互相撕咬起来,身体各个部位都化作了武器,无情的往对方身上招呼过去,可因为级别的关系,绿钻处于逆风,被压着打,连它引以为傲的力量都不及对方,巨大的身躯逐渐皮开肉绽,变得鲜血淋漓。
  黑钻趁它们打的不可开交之时再次飞落,以鹰击长空之势,龙爪狠狠掏向了黑鬃王的眼睛!攻击方式跟之前狩猎绿钻时如出一辙。
  “呜!”黑鬃王发出一声惨嚎,一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一个血窟窿,它脑袋用力一甩,将黑钻狠狠甩了出去,撞在了一颗大树上,它一低脑袋,还想发动野猪冲撞追击,但绿钻适时一记扫尾打在它腿上,让它一个踉跄,失去了追击的能力。
  张一鸣眼见战况焦灼,他却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退到一旁,转头四顾,脑中极速思考着对策,他将背包放下来,迅速翻找着里面的东西,砍山刀,水果刀,这样的武器怕是派不上什么用场,对于黑鬃王这样的巨兽恐怕只能划破一点油皮。他看向一旁倒在地上的大树,选了一根粗壮的枝丫,抄起砍山刀就上去猛砍起来。
  另一边在黑钻的配合下,绿钻也是终于找到了机会,整个缠上了黑鬃王的身体,但由于对手体型实在太巨大,它十米左右的体长,也只够缠上两圈,这让绿钻的杀招威力大打折扣,随着它肌肉逐渐绷紧发力,伤口也止不住的流出鲜血,黑鬃王也是行动大大受限,极致的压迫让它发出阵阵哀嚎,但由于这绞杀并非是绿钻发动的技能,所以威力并不足以致死。
  黑鬃王再次甩开袭来的黑钻,挪着步子走到一颗大树前,开始用身体狠狠撞击大树,缠绕在它身上的绿钻首当其冲,几乎是硬吃下了黑鬃王的巨力撞击,很快绿钻口中也喷出了鲜血,腰身整个被撞断,凹陷下去,缠绕的力量也逐渐变小,渐渐从黑鬃王身上滑落在地。
  看到绿钻重伤,锤死到底,张一鸣也是急的双眼通红,抄起削尖的粗枝就冲了上去!
  “黑钻,掩护我!”
  得到主人命令,黑钻毫不犹豫的俯冲而下,龙爪深深抠入黑鬃王的背脊肉里,对着黑鬃王的大脑袋狠狠撕咬。
  黑鬃王刚刚学到了一招,对处于它背上的黑钻也是如法炮制,一矮身子,狠狠向树上撞去,一声脆响,黑钻一双龙爪顿时被撞的骨折,口中发出了凄厉的嘶吼,但它居然不逃,龙眼之中全是凶性,狠狠一口咬在黑鬃王背上,借着刚才造成的伤口,用力撕下一大块血肉,几乎要露出里面发白的脊柱骨!
  “给老子死!”
  已经偷偷摸到近前的张一鸣用力跳起,手中尖头粗枝如一杆长矛,猛的插进了黑鬃王仅剩的一只眼中,黑鬃王一边惨嚎一边甩头撞树,将这颗大树的树干都撞的裂开了!
  透明护盾亮起,张一鸣仗着有无限魔方护体,根本不退,双脚踩在黑鬃王的獠牙上,用力将手中的粗枝往前顶去,一边顶一边乱搅,活生生弄出了一个两倍大的血窟窿。
  “就是现在!”
  “龙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