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四十四章 幽蓝吞噬者

  顺着“三明治”石阶跳下,张一鸣谨慎的又观察了一遍周围,方阳则是有些按捺不住,走到了张一鸣前面,一边看着张一鸣对周围环境做确认,一边缓缓往水边挪去,见大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方阳的胆子也渐渐大了些,迫不及待的走向了水边。
  张一鸣紧跟其后,步入开阔的河滩,他伸手捡起一块细小的黑色颗粒,放在指尖轻轻搓揉一下,黑色颗粒瞬间瓦解成更细小的黑色粉末,从张一鸣指尖飘落,只留下一抹黑色的痕迹。
  “这是煤?”张一鸣眉毛一挑,当即就有了开发这里的冲动,做一个财大气粗的煤老板,天天美酒美食,美女相伴,岂不美哉?
  当他四下望去时,突然发现方阳这小子已经接近了那天泛着蓝光的地下河,他当即一声大喝,“别过去,回来!”
  这声吼在空旷的地形广场传出老远,还不断有回声激荡。
  方阳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拍了拍胸口,转头道:“一鸣哥,你吼那么大声干嘛?差点吓死我!”
  仿佛是鬼片中最经常使用的吓人桥段,在方阳转头的一瞬间,原本静静流淌的地下河,突然掀起波澜,蓝光迅速变的浓烈,如同舞台正在升起开幕的聚光灯,将方阳整个人都染上了一层耀眼的蓝色背景光!
  “快跑!”
  如同潜艇破开水面一般,蓝色的水面突然鼓起一个大包,接着“哗啦”一声,一头看不清形状的巨兽,浑身被浓烈的蓝光包裹,破开水面,朝方阳所在的方向投下巨大的阴影!
  张一鸣想要直视巨兽最上端,不自觉的就仰起了头,眼睛嘴巴都是一齐张开,脑中只回荡着两个念头!
  太大了!
  真尼玛的太大了!
  被阴影笼罩的方阳只犹豫了0.1秒,在听到张一鸣吼声的同时,他就已经撒开腿,拼命的往岸边跑去,在刚才身后光芒变浓烈的瞬间,他就本能的察觉了不对,跟鬼片中反应迟钝的献祭型角色不同,方阳反应可谓非常之迅速!
  也正是这份机敏,让他在一张血盆大口罩来前,逃出了攻击范围。
  怪物的大嘴直击地面,里方阳的后背只差毫厘!
  身后剧烈的震颤带起一阵无形的冲击波,方阳下意识的跳起,往前扑了出去!
  轰隆的水声就像是镇魂的音符,方阳猛的扑到在地,迅速翻身坐起,手脚并用的向后飞速挪动了近十米,连裤子磨破了都不自知。
  高高腾起的水波落回水面,哗啦啦的像是下了场雨,河水如海浪般涌向四周,又快速褪去,带走了一些煤屑染黑了水面,但很快就又变的清澈。
  只留下一大滩蓝色粘液,在漆黑的煤河滩上散发着盈盈辉光,尤其的显眼,提醒他们刚刚经历的是真实的恐怖,而不是什么梦境。
  浓烈的蓝光与水花,让张一鸣没能看清这头巨兽的样貌,只能说非常巨大,甚至是伟岸,初步估计至少也是二十米开外,如同海中巨兽鲸鱼一样,光凭体型就能让人觉得无比恐惧,什么黑鬃王、黑铠鳄,在它面前,就是绝对的弟弟,什么刀锋巨牙龙,也就是一口一个的货!
  不但张一鸣没看清,无限魔方也好像没看清一样,给出了一串问号数据。
  【幽蓝吞噬者Lv??】
  【品质:??】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方阳瘫坐在地,惊魂未定的盯着又变得平静的水面,大口喘着粗气,眼中更是难掩惊恐。
  他显然也收到了无限魔方的信息提示。
  常年混迹野外的大佬张一鸣,一样懵逼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无限魔方无法解读怪物的基本信息。
  “不知道,但至少能说明两点,这怪物等级肯定超过5级,并且品质或许也在完美之上!”
  方阳惊诧莫名,“还有完美品质之上的怪物?”
  张一鸣点点头,“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我们之前来时,一路都没有遇到怪物,我还以为是地底没有收到异变的影响,所以这里没有怪物。”
  “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地底分明属于更危险的区域!比地面的异变要严重十倍!”
  “或许地球,真的已经……”
  张一鸣神色严峻,连拳头都不自觉握紧了。
  方阳心底也不禁涌起一股悲观情绪,他摇了摇头,强自镇定道:“没事,这些怪物再强,我不信它们还能强的过飞机大炮?必要时核弹了解一下?等我大吃货国稳定下来,直接给它们吃成濒危动物!需要靠人工养殖的那种,还什么入侵物种,小龙虾就是它们的先例!”
  方阳发泄似的说了一通,张一鸣也勉强一笑,“也对。”
  “不行就用机枪堵它们菊花!”
  方阳下意识的摸了摸火辣辣的屁股。
  “好狠!”
  缓过来后,张一鸣将他拉上石阶坐下,将背包里的饼干掏出来,毫不犹豫的拆开,一人一半,分食了。
  大口咀嚼食物的快感,让他们暂时安定了下来,方阳猛灌了一口水,仰躺在石阶上休息。张一鸣则站起来,继续四下查看,这个地下广场,只算能摸到的洞口,都有近百个,他想要检查每个洞口的通风情况,初步判断一下,哪些洞口是死路,哪些是能继续探索的。
  地下河里存在一头未知巨兽,想要吃河鲜怕是不现实,这也断绝了他们目前能想到的唯一食物来源,所以为了不饿死,他们还得继续探索一下。
  如果实在不行,那也就只能去河边冒险了,一个人做诱饵,引开巨兽,一个人负责找食物。
  “方阳,你过来。”张一鸣站在最高一级石阶之上,对方阳招了招手。
  张一鸣拉着他的肩膀吩咐道:“你就在上面观察一下,那头巨兽究竟藏在哪,会不会移动,还有河里到底有没有能作为食物的东西。”
  这条地下河清澈见底,但因为河床两侧参差的怪石,有许多地方都有隐蔽的空间,氤氲的蓝光更是一层天然的保护色,看久了有点让人头晕目眩。